一鍵分享

減稅降費,政府今年這麼“出招”

導讀: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政府財政收入增速也明顯放緩,一邊要減掉數以千億計的企業稅費,另一邊是社保、教育、扶貧等民生領域支出持續提標擴面,如何才能兼顧這兩個看似矛盾的目標?

  新華社北京3月7日電 題:“三招”應對政府支出難題

  新華社記者韓潔、程士華、姜剛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政府財政收入增速也明顯放緩,一邊要減掉數以千億計的企業稅費,另一邊是社保、教育、扶貧等民生領域支出持續提標擴面,如何兼顧實現這兩個看似矛盾的目標,成為擺在政府面前的課題。

  “要做到預算收支平衡很不容易,在預算安排上只能想盡各種辦法做好‘加減法’。”7日舉行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記者會上,財政部部長肖捷説,“所謂做好‘加法’,就是要對扶貧、農業、教育、社會保障、醫療衛生等領域加大保障力度;所謂做好‘減法’,就是要牢固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

  政府節用裕民,“擠”出減稅降費空間

  “今年赤字率保持不變,主要是為了進一步減稅降費。”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要壓縮非重點支出,減少對績效不高項目的預算安排。各級政府要堅持過緊日子,中央部門要帶頭,一律按不低于5%的幅度壓減一般性支出,決不允許增加“三公”經費,擠出更多資金用于減稅降費,堅守節用裕民的正道。

  對此,肖捷表示,今年安排3%的財政赤字率是積極的,赤字率雖然和去年相比沒有變化,但是赤字規模隨著GDP的增長相應增加。經測算,今年赤字規模與去年相比增加2000億元,能夠滿足實施減稅政策和保障重點領域的支出需要。

  要讓人民過上好日子,政府就要過“緊日子”。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永州市江華瑤族自治縣縣長龍飛鳳説,面對財政收支矛盾,政府部門要過緊日子,“三公”經費在恪守“節約不浪費”的前提下,因地制宜制定壓縮辦法,保證正常工作開支。

  盤活沉淀資金,把“沉睡”的資金用起來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深入推進政府預決算公開,倒逼沉淀資金盤活,提高資金使用效率,每一筆錢都要花在明處、用出實效。

  財政部預算司有關負責人説,針對目前財政收支矛盾突出的客觀實際,將著力解決支出項目只增不減的固化格局,2017年財政部將嚴控一般性支出,加大政府性基金轉列一般公共預算力度,推進取消一般公共預算中以收定支、專款專用的規定,根據事業發展實際需要安排預算,推進項目預算安排有增有減,動態調整,充分應用績效評價結果,對績效不高的項目,減少預算或者不再安排預算,加大盤活存量資金力度。

  突出重點、有保有壓,花錢公開問效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財政預算安排要突出重點、有保有壓,加大力度補短板、惠民生。對地方一般性轉移支付規模增長9.5%,重點增加均衡性轉移支付和困難地區財力補助。”

  “財政資金公開透明很重要,提高使用績效更重要。”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財政廳廳長羅建國説,我國要逐步建立完善績效評價報告制度和信息公開制度,促進預算部門提高績效評價報告水平和資金使用效益,用追責問責倒逼預算部門建立起從預算編制、執行到監督的績效管理閉環鏈條,把每一分財政資金都花得透明、花在實處。

全 文

  3月7日,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會,邀請財政部部長肖捷、部長助理戴柏華就“財政工作和財稅改革”的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的提問。這是發布會結束後,肖捷同記者交流。新華社記者 費茂華 攝

  新華社北京3月7日電(記者鬱瓊源、韓潔)根據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目標,今年減稅降費共約5500億元。財政部部長肖捷7日表示,今年財政部將在官網公開中央和省級的基金和收費目錄清單,接受社會各方面監督。

  肖捷在當天舉行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記者會上回應了社會關注的減稅降費問題。此前,國務院明確提出,要抓緊建立收費目錄清單制度,切實減少涉企收費自由裁量權。

  關于降費,他説,財政部將全面清理規范政府性基金,包括取消城市公用事業附加等基金,授權地方政府自主減免部分基金。改革措施到位後,全國政府性基金還剩21項。同時取消或停徵35項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中央涉企收費項目減少一半以上,剩下33項。進一步清理規范經營服務性收費,適當降低“五險一金”有關繳費比例,全年預計減少涉企收費約2000億元。

  關于減稅,肖捷説,2017年將繼續完善營改增試點政策,將增值稅的稅率檔次由4檔減並至3檔,目的是營造更加公平的稅收環境,減輕企業負擔,擴大減稅效應。

  今年有更多中小微企業能享受企業所得稅減半徵收優惠,將政策適用范圍從年應納稅所得額30萬元以下擴到50萬元以下。

  新華社北京3月7日電 題:讓減稅降費真正抵達企業——代表委員熱議減稅降費

  新華社記者侯雪靜、韓潔、張辛欣、賴星

  去年以來,國家出臺一係列措施減稅降費。今年,又有扎實的計劃。代表委員在審議討論中提出,要讓這些減稅降費措施真正惠及企業。

  經濟下行壓力容易加重企業稅收感受

  “這些年經濟下行壓力比較大,國際環境也不一樣了,企業對稅費更加敏感。”4日舉行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新聞發布會上,大會發言人傅瑩説。不少業內人士指出,企業“稅收感受”明顯,與經濟下行壓力有很大關係。

  過去一年是世界經濟和貿易增速7年來最低、國際金融市場波動加劇、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一年。

  “當企業盈利能力變弱時,企業納稅能力減弱,對稅收負擔更為敏感。”全國人大代表、江西省地稅局局長張和平説,當前不少企業感到負擔重,有稅負原因,也有成本上升的原因。

  張和平説,對稅負最敏感的要屬初創企業,由于尚未産生足夠的現金流,但面臨剛性的稅收及居高不下的土地成本等,加之企業抵扣較少,稅收感受就相對明顯一些。

  新華社北京3月7日電(記者韓潔、鬱瓊源)翻看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和預算報告,涉及減稅降費的篇幅超過往年,一項項硬舉措支撐政府作出的今年為企業減稅3500億元左右、減費約2000億元的承諾,釋放出政府堅定為企業降成本、助力實體經濟、鼓勵雙創的積極信號。

  ——落實和完善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政策。簡化增值稅稅率結構,由四檔稅率簡並至三檔,營造簡潔透明、更加公平的稅收環境,進一步減輕企業稅收負擔;

  ——擴大小微企業享受減半徵收所得稅優惠的范圍,年應納稅所得額上限由30萬元提高到50萬元;

  ——科技型中小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由50%提高到75%;

  ——繼續實施2016年底到期的物流企業大宗商品倉儲設施城鎮土地使用稅等6項稅收減免政策;

  ——繼續落實固定資産加速折舊、眾創空間等稅收優惠政策,積極支持大眾創業萬眾創新;

  ——全面清理規范政府性基金,取消城市公用事業附加等基金,授權地方政府自主減免部分基金;

  ——取消或停徵中央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35項,收費項目再減少一半以上,保留的項目要盡可能降低收費標準,各地也要削減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