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鍵分享

3月3日

關注民間投資新局

導讀:
過去一年民間投資先降後穩的原因何在?未來如何進一步激發民間投資熱情?出席全國兩會的不少代表委員對此發表了見解。

  新華社北京3月3日電(記者 安蓓、吳雨、齊中熙)1至2月同比增長6.9%,1至3月增長5.7%……1至8月增長2.1%,2016年,民間投資增速從上一年10%以上的增長平臺逐步滑落。

  轉折點出現在2016年9月。民間投資增速連續4個月回升,將全年增速水平拉升至3.2%,業界普遍認為已實現階段性“築底”。

  過去一年民間投資先降後穩的原因何在?未來如何進一步激發民間投資熱情?出席全國兩會的不少代表委員對此發表了見解。

  解決需求不足,扭轉民資“擠出效應”

  2016年底,浙江臺州,一條長269公裏、總投資449億元的高鐵項目開工,其作為中國首條民營資本控股的高鐵,令人矚目。

  杭紹臺高鐵由民營資本、中國鐵路總公司、浙江省交通集團和地方政府共同出資建設,其中復星集團牽頭的民營資本佔51%。

  “剛確認復星集團牽頭這個項目,就有很多民營企業表示希望參與。”全國政協委員、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説。

  杭紹臺高鐵並非個案。廊涿城際鐵路作為京津冀城際鐵路網的重要組成部分,去年通過公開招標確定民企華夏幸福基業為社會投資人,資本金佔比60%。

  “明確民營企業絕對控股,能有效解決‘玻璃門’問題,有助于確保民營企業真正能參與、能投資;有助于在項目中充分發揮民營企業的創新、管理、運營優勢,推動項目更好實施。”國家發展改革委副秘書長、投資司司長許昆林説。

  近年來,民用機場、基礎電信運營、油氣勘探開發、配售電等領域逐步向民資開放,激發了民間投資熱情。然而現實也存在不少問題,當前真正破除困擾民資多年的市場準入難題,仍在路上。

  “國際市場疲軟出口不振,國內産能過剩擠壓實體投資回報率,公共投資‘擠出效應’顯現等,這些因素是去年民間投資增速一度下滑的重要原因。”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辜勝阻説。

  他建議,進一步放寬民間投資市場準入。“建立行業準入負面清單制度,逐步消除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等領域設置的各類門檻;引導扶持民資進入醫療、養老、教育等民生領域;‘十三五’重大項目和地方規劃的重點項目,有條件的都要創新機制,鼓勵吸引民間投資進入,並保護其合法權益。”

  遏制成本上升,“組合拳”為民資減負

  “全國兩會前,我走訪了很多企業,發現經營普遍向好,特別是很多物流企業,春節一過就開工,而且業務量都增加了。”全國政協委員、傳化集團董事長徐冠巨説,“三去一降一補”五大任務持續發力,倒逼企業轉型升級,過剩産能退出騰出市場空間,企業效益好轉及減稅降費讓企業投資意願有所增強。

  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統計,通過簡政放權、減稅降費,2016年我國降低企業成本1萬億元左右。其中,全面推進“營改增”為企業減負約5000億元,涉企收費減負560億元,企業用能成本減少約2000億元,前11個月利息負擔減少787億元,物流成本降低350億元左右,制度性交易成本進一步下降。

  國家統計局問卷調查顯示,去年四季度,在2.3萬家受益各類優惠政策的企業中,受益減稅降費政策的企業比例在40%以上。在調查收到的逾萬條建議中,有近八成涉及減稅降費。

  “企業的土地、資金等要素成本較高。”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常務副院長白重恩建議,要引導地方政府更多出臺降低企業成本普惠性政策。“企業成本減輕,將拉動更多有效投資,改善企業盈利,進而增加居民收入、促進消費,一舉多得。”

  繼續提振信心,掃清民資發展障礙

  去年以來,國家出臺一係列支持非公經濟發展的重大舉措,讓民營企業家備受鼓舞。

  全國政協十二屆五次會議新聞發言人王國慶説,“親”“清”新型政商關係提出一年來,出現一些新氣象。“企業發展有了魂,越來越多企業家明白,企業成功靠市場、靠科技、靠創新、靠管理、靠真正的企業家精神,而不是靠關係。”

  “從‘親’‘清’政商關係,到出臺完善産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産權的意見,民營企業吃了‘定心丸’。”全國政協委員、大唐西市集團董事局主席呂建中説,“希望盡快出臺産權保護實施細則,讓企業家安心、放心、順心,專注于打造百年企業,加強研發投入、發展實體經濟。”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保護企業家精神,支持企業家專心創新創業。

  “民營經濟是改革開放最大的受益者之一。當前,民營經濟正經歷轉型期。”郭廣昌説,國家一係列政策致力于掃清民營經濟發展障礙,有利于民營企業突破發展瓶頸。

  傳化集團去年抓住生産性服務業發展機遇,投資上百億元建設公路港,實現超過30%的投資增長率。“不斷改善的營商環境,讓企業家投資的信心更堅定。”徐冠巨説。

全 文

  新華社北京3月3日電(記者 于佳欣)前來出席全國政協十二屆五次會議的全國政協委員、福耀集團董事長曹德旺3日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做企業要有信心,對中國經濟更有信心。今年還要在國內投資20多億元。”

  福耀投資大頭在國內

  2016年福耀在國內外投資共20多億元。

  “福耀每年將三分之二的投資放在國內,三分之一的投資放在國外。”曹德旺説。

  曹德旺透露了今年的投資計劃:公司投資總預算為42.5億元人民幣,將在遼寧本溪建3條浮法生産線,在通遼建2條生産線,在蘇州投資一個工業園。另外還有十幾億元投在美國、德國、俄羅斯三國。

  選什麼行業、什麼地點投資,是企業家需要面對的重要抉擇。曹德旺投資看重什麼呢?

  “我首先看重當地政府官員的素質,是否開明、好打交道;第二看當地市場需求,我們的産品是否與之相吻合;第三看是否方便我們産品流向,比如有沒有方便出口的港口等。”他説。

  對于“親”“清”政商關係,曹德旺深表讚同。“我是利稅大戶,就是對當地最好的支持。”他説,“如果把一個地方比作一枚勳章,企業就好比上面的星星,星星越好,勳章就會越亮。”

  新華社北京3月3日電(記者安蓓、張辛欣)作為中國經濟的一支重要力量,2016年民間投資增速一度持續回落。在一係列穩增長政策拉動下,9月份以來,民間投資增速開始回升,從2.1%的低點回升至全年3.2%的水平,但依然比上年下滑近7個百分點。

  圖表:下大力氣解決制約民間投資增長突出問題——專訪國家發改委副秘書長、投資司司長許昆林 新華社發 大巢制圖

  一年來,國家為穩定民間投資採取了哪些舉措?民間投資出現哪些變化?能否保持企穩勢頭?記者專訪了國家發展改革委副秘書長、投資司司長許昆林。

  新華社北京3月3日電(記者齊中熙、安蓓、于佳欣)穩定民間投資不僅對保持宏觀經濟持續穩定健康發展意義重大,還有利于補短板、擴就業。持續營造良好投資環境,開創民間投資新局面,要切實用改革手段破除壁壘,讓民間投資有更多“獲得感”,不斷積聚信心。

  2016年上半年,投資增速特別是民間投資增速持續回落,引起廣泛關注。隨著企業效益的持續改善以及相關政策效應的逐步顯現,民間投資增速自去年9月份起連續4個月回升,階段性築底跡象明顯。

  向好局面能否持續,關鍵在于是否落實好中央關于民間投資的一係列政策措施,把不斷累積的積極因素轉換為民間投資的真正動力。

  首先要破除民間投資的各種障礙,進一步放寬市場準入。要按照國務院的要求,在社會需求大、群眾呼聲高的領域如醫療、養老、教育、文化、體育設施等,盡快有所突破。在審批手續上方便企業,在經營上給予引導,在市場上給予同等待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