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寧夏:探索“互聯網+教育”示范區
2019-12-14 08:46:08 來源: 中國教育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寧夏回族自治區涇源縣涇河源鎮高峰教學點,學生正在通過網絡在線課堂,和幾公裏外的中心校同上一堂音樂課。本報記者 歐媚 攝

  “發展‘互聯網+教育’,促進優質資源共享。”2019年兩會,“互聯網+教育”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並迎來黃金發展機遇。

  寧夏,中國西部省區,2018年7月,獲教育部批準成為全國首個“互聯網+教育”示范區,作為西部地區首先實現縣域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發展的省份,“互聯網+教育”能給寧夏帶來什麼?

  “建設‘互聯網+教育’示范區,有利于解決我區優質教育資源不足、配置不均衡等問題,實現西部教育‘彎道超車’。”寧夏回族自治區教育工委書記,教育廳黨組書記、廳長李秋玲介紹,寧夏計劃到2022年,在教育資源共享、創新素養教育、教師隊伍建設、學校黨建思政、現代教育治理5個方面引領示范,形成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新時代“互聯網+教育”模式。

  “示范區建設沒有現成的模式和經驗可循,是一場全新的探索。”李秋玲説。

  一朵“雲”,實現資源共享

  為什麼寧夏會成為教育部批復的首家“互聯網+教育”示范區?寧夏教育信息化管理中心主任索峰打開寧夏教育雲平臺,給出了答案。

  “這是全國首個以省級為單位建設、涵蓋各級各類教育的教育雲平臺。”索峰介紹,2014年寧夏自治區黨委、政府提出建設智慧寧夏,教育雲是其中的“八朵雲”之一。與其他省份不同的是,寧夏所有學校都在這一個平臺上實現數據互聯互通,資源共享共用,避免了重復建設,打破了各自為戰導致的信息孤島、資源孤島和應用孤島,為開展“互聯網+教育”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提出,到2022年實現“三全兩高一大”發展目標,“一大”就是指建成“互聯網+教育”大平臺。

  在寧夏教育雲平臺上,教師可以使用海量的教學資源,進行網絡教研、學生輔導;學生可以在平臺上進行課前預習、課後查缺補漏;家長可以通過平臺實現家校互動,及時了解孩子在學校的學習情況;學校可以借助雲平臺實現教務管理、班級管理等。

  “在寧夏教育雲這一個平臺上,就能解決學校所有的教育需求和管理活動,學校的特殊需求也可以無縫對接平臺。寧夏目前已經基本建成‘互聯網+教育’大平臺。”索峰説。

  在寧夏教育雲上,目前已經有2300多萬件教學資源、100余個教學和管理應用、400余個虛擬倣真實驗、490多個網絡名師工作室。全區所有中小學均開通了學校空間,76%的學生和92%的教師在教育雲上開通了網絡學習空間。

  “和東部沿海地區比,寧夏既沒有經濟優勢,也沒有人才優勢,拿什麼做示范?那就必須立足寧夏的自身優勢。”索峰的計劃是,對平臺的優化升級完成後,基于教育雲平臺寶貴的海量數據資源,聯合高校、企業制定省級教育雲平臺的建設標準,“你要做示范,就得有標準”。

  在寧夏,推進“互聯網+教育”已經成為市縣政府和校長的“一把手”工程。寧夏將“互聯網+教育”示范區建設納入省級黨委、政府對市縣黨委、政府的效能考核,同時開展“互聯網+教育”推進情況的專項督導。在學校,教師使用信息技術開展教學活動的情況是績效考核、職稱評審、崗位晉級的重要依據。

  為了降低學校使用互聯網的成本,寧夏以縣為單位,政府採取與運營商統談統付的方式,開展聯網攻堅行動。目前,寧夏“雲—網—端”服務架構初步形成,全區所有學校全部接入網絡,76%的學校互聯網帶寬達到100M以上,97%的班級配備數字化教學設備。

  一根網線,促進教育公平

  彌補優質師資不足的短板、擴大優質資源輻射范圍、促進教育公平,是推動“互聯網+教育”的重要目的。

  “小雞説話嘰嘰嘰,小鴨説話嘎嘎嘎……”冬日的清晨,清脆的童聲從六盤山腹地的一個鄉村教學點傳出,冬季蕭索的大山頓顯生機。

  涇源縣涇河源鎮高峰教學點只有一二年級共7名學生,正在通過網絡在線課堂與幾公裏外的白面民族小學中心校、白吉教學點同上一堂音樂課。

  “我們請第二組的馬浩楠同學為大家示范一下。”在主課堂,白面民族小學音樂教師張建霞看著右前方的屏幕説。屏幕上是輔課堂——高峰教學點和白吉教學點課堂的實時畫面。

  馬浩楠拿起話筒,跟著老師的節拍響亮地唱起了兒歌《動物説話》,3個教室同時響起掌聲。

  這是寧夏在中南部9個縣區推進網絡在線課堂“一托二”模式的典型應用場景,即一個中心校帶兩個教學點,統一作息、統一課表、統一進度、統一評價,通過互聯網共享優質資源。

  以涇源縣為例,全縣7個鄉鎮中心校全部搭建了具有遠程互動教學功能的主課堂,14個教學點和小規模學校搭建了遠程互動教學輔課堂,400M以上網絡帶寬覆蓋全縣所有中小學,確保畫面和聲音不出現延遲和卡頓。

  涇源縣教體局局長馬志清介紹,目前網絡在線課堂形成了鄉鎮中心小學托教學點、縣城示范學校托農村薄弱校、區內優質校托縣城薄弱校、區外示范校托縣域中小學4個層次,逐級牽手避免了被托校和引領校之間因基礎差距過大而導致“水土不服”。

  從全區范圍來看,“互聯網+教育”示范區建設以來,寧夏加快推動網絡在線課堂建設,在線互動課堂教室覆蓋全區60%的中小學校,1000多所優質學校和薄弱學校網上結對、線上牽手,開展跨縣區、跨學校的“一托二”互動教學教研,解決薄弱學校教師結構性短缺,開不齊、開不好課的問題。

  “校園裏又有了歌聲,娃娃們也活潑起來了。”高峰教學點教師陳大慶説,不僅學生學習素養提高了,他自己也通過中心校“一托二”提升了教學技能。

  對于職業院校的學生來説,“互聯網+教育”給他們帶來的是另一種體驗,直接關乎職業技能和職業素養。

  在寧夏財經職業技術學院國家級生産實訓基地——匯財代理記賬中心,“遠程視頻教學+企業真賬實操”讓學生在企業導師指導下,對接實際工作需求,開展線上真實業務工作,為小微企業進行代理記賬和保稅,很好地解決了會計專業學生前往企業頂崗實習難度較大的問題。

  “對西部地區的職業院校來説,産教融合有著先天區位劣勢,大型企業少,學生頂崗實習資源有限,互聯網在這方面能有效彌補短板。”寧夏財經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李潤安説,教學、生産性實訓和現代學徒制與互聯網技術的有機融合,為西部職業院校發展提供了一個極大的機遇。

  如今,“互聯網+”已經成為寧夏職業教育的常態,一定程度上解決了西部地區優質職業教育資源不足、配置不均衡問題。

  一塊屏幕,催生課堂變革

  技術的發展給學校和教師提供了審視教學的新視角和更廣闊的教學創新平臺,在信息技術和教育教學深度融合的驅動下,傳統課堂正在發生變革……

  走進銀川市興慶區回民二小的教室,你會發現教室設置是這樣的:每4張桌子擺在一起,桌子上放有號碼牌,學生們面對面坐著形成小組,有組長、記錄員、聲控員、監督員。課堂上,以小組為單位的討論、展示經常發生。

  從2014年起,回民二小先後建成和使用未來課程中心、智慧魔方科技中心、人工智能創新實驗中心,五年級12個班全部建成智慧教室,學生人手一個平板電腦終端。空間有了,技術有了,教師也培訓了,但是校長黃莉發現期待中的變革並沒有發生。

  “硬件有了,不代表就是‘互聯網+教育’了,只有打破傳統課堂才能真正發揮工具技術的作用。”黃莉和同事們決定建構一整套適應信息技術發展、匹配“互聯網+教育”的教學模式,“發起一場技術支持下的課堂變革”。

  為培養學生自主學習、自我思考、自主探究和自我評估的能力,回民二小設計開發了博雅4A智慧課堂:學生通過微課提前預習,教師收集學生課前疑問作為課上探究的起點和主線;課上教師設置典型任務,學生通過小組協作或自主探究完成學習任務;教師通過寧夏教育雲平臺教學助手及時反饋,並為學有余力學生布置挑戰性任務,真正實現了因材施教。

  “原來是教師備課教學生,以教為主,現在是圍繞學生的問題引導學生以學為主,課堂知識容量更大、效率更高了。”回民二小五年級語文教師王菊蓮説,技術的發展倒逼教師走出舒適區,改變一塊黑板、一支粉筆、一本書的傳統課堂模式。

  技術催生的課堂變革不僅發生在回民二小一所學校。在銀川十五中,依托寧夏教育雲平臺,打破了學生自主預習後教師手工批閱反饋不及時、效率不高的困境;課上,教師依據學情檢測大數據,有針對性地靶向教學,教學效率極大提高,同時借助教學助手、移動講臺等技術,小組合作、展示探究有了更多可能;課後,同步錄制的授課微視頻幫助學生查缺補漏,學生評價不再單一,變為個人評價、小組評價、學情評價等綜合表現評價。在技術的驅動下,學校構建了以“自主、合作、探究”為核心,以校本“講學稿”為載體,線上線下相結合的高效教學模式。

  挂牌“互聯網+教育”示范區一年多來,對于如何開展“互聯網+教育”寧夏召開了幾十次推進會,組織基層教育局長、校長、教師交流觀摩,目的就是要打開思路,破除信息技術和教育教學“兩張皮”的現象。

  “推進‘互聯網+教育’,本質上就是要通過互聯網思維、模式、方法推進互聯網及其相關技術與教育深度融合,實現教育變革,創造教育新業態,實現更高質量的教育。”李秋玲説。(本報記者 歐媚)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一嫣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21121386299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