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顏面智能:“南潯工廠”背後的信任反轉
2019-09-17 08:49:49 來源: 環球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8月底,馬斯克赴滬,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綜合驗收合格。此時,距項目拿地不到12個月。較常規汽車工廠18-24個月的建設周期,這種“中國速度”被馬斯克驚嘆為“瘋狂”。

  同期,紀錄片《美國工廠》在社交網絡上火熱。福耀玻璃老板曹德旺盡管無比佛係,仍在感慨“美國工人效率低,産出低,不能管”。

  同為制造業,生産基地的選址對特斯拉和福耀玻璃都至關重要。它們有著或同或異的選址邏輯,並將經受由此産生的一係列影響。

  在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瘋狂建設”期間,顏面智能(蘇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顏面智能”)正在上演“瘋狂搬遷”。

  與聲名赫赫的特斯拉和福耀玻璃相比,顏面智能的“南潯工廠”故事,或許更有“平民溫度”:産業邏輯的約束、效率的壓迫、信任的缺失……

  清晰的邏輯與殘酷的現實

  顏面智能雖是精密加工領域“新人”,但以CEO王力為代表的創始團隊卻都是浸淫制造業多年的“老兵”。

  “兜兜轉轉,我們這群人發現,除了制造業什麼都不會。”王力笑稱。玩笑背後是難忘初衷。

  “我們也做了幾年投資,但越來越理解制造業的強盛對一個國家的重要性。”王力説。

  2017年,顏面智能成立。

  此時,行業龍頭歌爾聲學、比亞迪等已是國內外知名的上市公司;同時,由于人工成本增加等因素,一些大制造企業陸續將重心轉移到東南亞等地。

  顏面智能的機會在哪裏?

  “中國是第一大手機、汽車生産和銷售國的地位不會改變,而5G、新能源等新技術的發展也將給行業帶來很大變化,一些大企業的出走恰恰是我們的機會。”王力堅信,只要保證工藝水平,持續降低成本,制造業不該是個利潤微薄、灰頭土臉的生意。

  兩年來,顏面智能快速在江蘇連雲港、鹽城、昆山、南通建廠,配備高精加工設備2000余臺,搭建了以高端金屬零部件加工制造、半導體切割、硅膠及橡膠制品制造為主體的業務框架,具備年承接20億元以上訂單的能力。

  強大的研發生産能力、精益求精的加工工藝要求,讓顏面智能的規模隨訂單成幾何倍數增長。但是,快速奔跑的顏面智能還是趕不上市場發展的速度,産能滿足不了訂單需求。

  謀求迅速擴張以建立産能優勢、降低成本並吸引資本介入的顏面智能,亟需擴大事業版圖。

  王力開始四處奔走,調查,選址。

  顏面智能是深嵌在供應鏈網絡中的企業,在謀劃選址時最重要的決策依據是産業邏輯:離上遊主機廠近便于承接訂單,離周邊配套廠商近便于協同。

  面對蘇浙滬區域主機廠日益增長的訂單需求,顏面智能希望在蘇通大橋以南建立生産基地。王力介紹,公司現有的生産基地都在蘇通大橋以北,離上海等地相對較遠。新的選址一定要離上海更近、交通便利,還要有足夠的土地空間,完善的配套設施。

  選址的邏輯很清晰,但現實很殘酷。王力帶領團隊考察了多個地方,但結果都不理想。

  “要麼是地理位置不太好,要麼是土地空間不夠,要麼是當地人力成本太高。”王力坦言。

  與“最不信任的人”合作

  快速選址的效率壓迫襲來,顏面智能需要尋找外力支持。

  2018年年底,華夏幸福杭州區域的産業發展團隊聯係上王力,提出可以幫助選址。

  然而,王力並不熱心。

  “説實話,我們的每一個工廠都有很大的投入,為穩妥起見我們都是直接跟政府部門對接。對于‘招商型的企業’,我們是最不信任的”,王力説,在他的定性中,這些“招商型的企業”就是“打電話公司”,不能也不會解決任何實際問題。

  此前,王力接到過多家産業園區招商人員的電話,“都是打電話溝通的”,一個到工廠面談的都沒有。

  今年1月,華夏幸福杭州區域産業發展團隊負責人來到顏面智能南通工廠。

  實地考察並對接需求後,華夏幸福産業發展團隊向顏面智能推薦了南潯産業新城。

  南潯地處滬杭蘇都市圈,位于長三角城市群的中心腹地,距上海、杭州、蘇州等大城市均為100公裏左右,是服務長三角大客戶的黃金節點和重要樞紐。更重要的是,南潯及其周邊正在形成新能源汽車産業基地,百公裏范圍內聚集了上汽、吉利、華域、萬向等知名企業,以及動力電池、汽車電子、核心零部件等諸多配套企業。

  對于已有“刻板印象”的顏面智能而言,實地到訪雖然提升了印象分,王力對合作仍然“根本沒抱希望”。

  由于選址的巨大壓力,王力抱著試試的態度,安排人去了解華夏幸福的業務模式、了解南潯産業新城。

  在這種“調查”和互動中,顏面智能團隊對華夏幸福産業發展團隊的專業能力有了更直觀地了解。

  “他們對機床、3C、汽車零部件等行業的了解不亞于我們,在各個領域都有專家。”王力説,他們甚至能對我們購買哪個型號的機床給出具體建議。

  對行業的深刻理解來自多年積淀。華夏幸福産業發展團隊核心成員都是來自各個細分産業領域的資深人士。服務顏面智能的兩位團隊負責人,曾在日立、西門子等公司擔任高管多年。

  這支高水平産業發展團隊站在行業前沿,結合顏面智能發展戰略提出布局建議,給王力以極大啟發。

  專業提升了信任。天平開始向南潯傾斜。

  做制造業的務實,促使顏面智能提出了一些很實際的問題:因為有客戶訂單,需要在年內進場生産;員工進駐南潯,要有安置方案……

  王力坦承,提出這些問題是帶有“考驗”的意思,他並不相信華夏幸福會解決這些問題。

  “瘋狂“的南潯工廠

  很快,華夏幸福産業發展團隊提出了解決方案:提供過渡廠房,滿足快速投産需求,協調在南潯産業新城提供新建廠房用地;員工可以就近安置在産業新城。

  王力説,在這個方案中,甚至考慮到公司工程師小孩兒的上學問題。

  今年6月,顏面智能與華夏幸福簽約,入駐南潯高端智能制造裝備産業園。

  兩個多月後,顏面智能400臺精密加工設備搬進華夏幸福提供的近萬平米臨時廠房。在馬斯克的上海超級工廠“瘋狂建設”的同時,顏面智能正在進行“瘋狂搬遷”。

  “這一速度比預期快了近三個月。”王力很慶幸,當時沒有因為偏見而錯過華夏幸福。因為除了通過這一“剛性考驗”,華夏幸福産業發展團隊還提供一係列服務,幫助解決了工商注冊、水電氣、財務、員工安置等問題,讓“我們團隊可以專注搬遷,盡快投入生産”。

  王力説,不到一年,通過不斷的發現問題、解決問題,與華夏幸福建立起了很強的信任關係。

  如同一個關于獲取信任的故事。

  美國重金屬樂隊“范·海倫”每次演出的設備都非常復雜,在跟場地方簽合同時涉及大量合作細節。為了考驗主辦方的能力,樂隊想出一個近乎于刁難的辦法:在厚厚的合同中添加第126條款,在一個非常不顯眼的地方,要求在後臺休息室放一碗巧克力豆,不允許有任何一顆巧克力豆是棕色的。在他們看來,如果連這項條款都能被完美執行,那麼其他條款自然不在話下。

  事實上,由于長年專注“為城市導入先進産業集群”,華夏幸福産業發展團隊熟悉企業投資選址的各個關注點,不但挑出了所有“棕色巧克力豆”,而且超額滿足了顏面智能的各種要求。

  王力説,臨時廠房將首先滿足現有汽車零部件等客戶的需求。後期,將建設5.4萬平米的新廠房,並將公司總部設在南潯。

  在這裏,顏面智能將繼續發力主攻3c和新能源汽車行業精密零部件的CNC數控精密制造,以及以手機指紋識別等核心芯片的切割、封裝為主的集成電路芯片加工。

  5.4萬平米的新廠房建成後,年輕的顏面智將邁上一個新臺階。

  雖然距離“巨頭”尚遠,但正如每一個零部件對一臺機器都必不可少一樣,顏面智能也將成為“中國制造”不可或缺的“零部件”,實實在在,行穩致遠。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一嫣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仙人洞裏説豐年 海昏遺址看文化
仙人洞裏説豐年 海昏遺址看文化
四川甘孜格薩爾機場通航
四川甘孜格薩爾機場通航
秦始皇兵馬俑首次在泰國展出
秦始皇兵馬俑首次在泰國展出
袁隆平出席湖南農業大學開學典禮
袁隆平出席湖南農業大學開學典禮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2112138397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