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零售盯上服務消費“蛋糕”
2019-07-12 07:50:22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線下單預約時間,騎手小哥上門取送——24小時便利店品牌便利蜂近期推出洗衣服務,覆蓋京津等地200余家門店周邊的社區及商圈。無獨有偶,阿裏巴巴旗下的盒馬鮮生也在部分門店悄然上線生活服務館,提供洗衣、理發、維修、配鑰匙等便民服務。

       新零售時代,便利店、連鎖超市走向本地化,搭載更多接地氣的社區服務成為一種新趨勢。

       上門服務 便利店“走出去”

       成立兩年多,如今便利蜂在北京已躋身主流便利店行列。近日,便利蜂繼打印服務後,又推出洗衣服務,目前已覆蓋超過200家門店周邊的社區及商圈。在已經開通服務區域,打開便利蜂小程序,點擊“便利蜂洗衣”按鈕,就可以進入預約界面。下單後,騎手會上門收取衣物,約在3天至5天送還。

       記者登錄發現,目前便利蜂洗衣實行全場7.6折、訂單原價滿50元免運費的促銷活動。以風衣、西褲、短款雪地靴為例,原價分別為47元、17元、87元。與互聯網洗衣相比,目前便利蜂的價格較為便宜,如果算上折扣價,在價格上更有優勢。

       盯上服務消費這塊大“蛋糕”的新零售業態不止便利蜂一家。在盒馬鮮生十裏堡店,包含洗衣、改衣、鞋包護理、名表維修等服務的匠心工坊已悄然出現。這家第三方洗衣品牌在北京已有多家連鎖店,此次入駐盒馬鮮生後同樣提供上門取送服務。從價格看,匠心工坊價位略高于便利蜂、e袋洗,如長款風衣清洗價為70元,普通風衣也要55元。

       一店多能 拓展服務消費

       據業內介紹,目前日本便利店為消費者提供的服務多達1000多種,包括零售、公共、金融、健康等服務。將便利店打造成服務項目更豐富的綜合基礎設施,也是中國城市發展的一大趨勢。

       從北京的情況看,隨著支持政策不斷出臺,便利店早已不限于單純零售。去年10月,本市提出“連鎖便利店可按有關標準申請零售經營乙類非處方藥”,這種“一店多能”的嘗試收獲不少好評。如今,隨著洗衣服務等功能的拓展,便利店、商超等零售業態更充分地挖掘出服務消費的潛力。

       “隨著人們消費水平和消費觀念的轉變,對洗衣服務的需求已經成為一種剛需。有數據統計,洗衣旺季時一家互聯網洗衣平臺一天訂單量可達10萬件,但仍有很多消費者的需求沒有被滿足。”便利蜂相關負責人介紹,“除了洗衣、共享單車、門店打印,未來跟品質、便利相關的業務我們都會嘗試。”

       從4月中旬試營業到6月中旬,便利蜂的訂單量周環比增長已超過160%。

       盒馬方面沒有向記者透露生活服務館的經營數據。而通過調查,記者得知消費者對新開設的便民服務比較滿意。“上次就在他們家洗的衣服,優惠價59.9元可以任意洗兩件,感覺洗得很幹凈,所以這次又來體驗9.9元洗鞋子。”市民安女士説,“比起純互聯網運營的模式,還是有實體門店的更放心。”

       謹慎擴張 吸取前車之鑒

       依托門店區位優勢,挖掘並抓住周邊社區居民需求,越來越多連鎖便利店、商超從過去功能單一化轉型為“一店多能”。然而,多業態的拓展也讓企業自身經受重重考驗。一度被稱為社區商業擴展“急先鋒”的國安社區,在今年5月已全面收縮,前後只有短短3年時間。

       市民馬女士反映,國安社區之前也有上門取送的洗衣服務,她還專門購買了洗衣卡。今年5月,國安社區通知用戶停止線上業務。最後洗衣卡還沒用完,那家門店就關張了。目前,國安社區APP仍可在應用商店下載,但裏面僅有部分到家服務,其中保姆月嫂等服務僅可在線免費咨詢,無法下單。

       “國安社區前期的戰略貪多求大,沒有認真考慮過社區居民的需求,也沒有特色商品,無法吸引客流量形成高黏性用戶。”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教授表示,消費者的剛需一直存在,但是攤子鋪得太大,難免出現多而不精的情況。

       此外,不同類型的生活服務也有自己的行業門檻。在社交網站上,針對互聯網洗衣服務“洗不幹凈”“洗壞貴重衣物”“串色”的吐槽屢見不鮮。曾火爆一時的諸多洗衣O2O平臺也從2017年開始日漸式微,如今仍存活的屈指可數。

       據了解,目前便利蜂洗衣採取的是直營模式。匠心工坊則在洗衣門店中搭載改衣、修鞋、配鑰匙、修表等多種便民服務平衡成本。機遇與挑戰並存,社區商業仍在尋求可持續發展之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帆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9北京玩博會開幕
2019北京玩博會開幕
醉美阿尼瑪卿
醉美阿尼瑪卿
奧克蘭大霧彌漫
奧克蘭大霧彌漫
“樂”動喀什古城
“樂”動喀什古城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21131382194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