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核酸檢測員:實驗室裏的“緝毒人”
2020-10-16 07:55:3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北京10月15日電題:核酸檢測員:實驗室裏的“緝毒人”

  新華社記者楊洋

  吱,一面潔白的鐵門被推開,地面上黃色的箭頭指向了“污染區”……

  一條將近百米長的走廊,將她的世界劃分為“污染區”和“潔凈區”。

  麻利地扎起頭發,洗手消毒,戴工作帽和防護口罩,穿防護服,戴內層手套。接著,穿外層隔離服,戴外層手套,戴護目鏡,穿防水靴套,穿外層鞋套……

  被包裹在厚重防護服裏的她,即將進入“污染區”核心地帶,拿起“武器”,“緝捕”病毒。

  ——把病毒“揪”出來

  她叫呂虹,1977年出生,畢業于首都醫科大學,如今是北京天壇醫院實驗診斷中心副主任,同時也是一名核酸檢測員。

  17年前,她曾參加“非典”核酸檢測,現在又幹起“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檢測,擔任北京天壇醫院核酸檢測小組負責人。

  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現,讓“核酸檢測員”這個原本“小眾”的職業,出現在大眾的視野。

  今年5月,人社部將“核酸檢測員”列入新增職業,核酸檢測員正式成為一種職業。

  形象地説,核酸檢測員就是最終把病毒“揪”出來的人,憑借一雙“火眼金睛”,讓病毒無處遁形,就像是在實驗室裏的“警察”。

  核酸檢測員還要給標本出“報告”。我們新聞上看到的疫情通報,都離不開核酸檢測結果。

  近日,記者跟隨呂虹進入新冠病毒檢測實驗室,見證接收樣本到報告發出的全過程。

  “來接標本了!”走廊的另一頭,一個響亮的聲音打破了這裏的沉寂。呂虹和同事一起接過剛剛採集的檢測標本,送進PCR實驗室。

  PCR實驗室,即臨床基因擴增實驗室,用于放大特定的DNA片段,通過DNA基因追蹤係統,迅速掌握體內病毒含量。

  記者看到,實驗室被分為試劑準備區、樣本制備區、基因擴增區等不同房間,而每一個房間又被分隔為緩衝區和實驗區兩個區域,每個區域都有嚴格的操作要求。

  ——手掌的距離,她每天與病毒“交鋒”

  距離病毒最近不到10厘米,與病毒共處在10平方米左右的封閉空間,高峰時期日均檢測量超過1萬人份……

  “為什麼説新冠病毒的核酸檢測不好做?因為不能有一丁點污染。”呂虹説,要有非常強的生物安全意識,各個房間的物品絕對不能共用,包括儀器、衣物,甚至是拖把抹布,都只能在一個房間內使用,否則會增加院內感染的風險。

  最危險的環節,就是提取樣本的時候。“我們要親手去打開樣本,距離最近的時候不到10厘米。”

  今年6月北京新發地發生疫情,呂虹工作的北京天壇醫院,距離新發地步行距離僅3.8公裏。

  平時日均500多人份檢測量,瞬間上升到日均1萬多人份,經常出現陽性結果……

  “同事們説我是病毒的‘捕快’。”呂虹説,疫情高峰時期,每天要檢測1萬多份標本,有時會遇到陽性結果。

  第一次遇到陽性樣本時,呂虹有點“擔心”,“同事家孩子很小,不想讓同事一起冒險”。

  後來,當核酸檢測結果出現陽性時,她和同事反而覺得“安心”。“這樣,患者就可以及時接受治療,也避免了病毒更大范圍的傳播”。

  呂虹坦言,無論是身體上,還是精神上,承擔新冠病毒的核酸檢測任務,都不是一件輕松的事。

  ——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恐怖”

  “可怕,又不可怕”這種看似矛盾的觀點,是呂虹和同事們的真實感受。

  可怕,在于對病毒的未知帶來的恐懼;不可怕,源于核酸檢測技術的發展,以及日趨理性的認識。

  “只要你充分做好防護,嚴格遵守操作流程,被感染的風險很小。”呂虹解釋道,比如,實驗室有負壓環境和生物安全櫃,確保氣流不會外溢。

  如今,核酸檢測的重要性日益凸顯,作為一線核酸檢測員,呂虹也感受到了切實的變化。

  過去,由于核酸檢測的需求量比較穩定,且考取核酸檢測相應資質證書的成本較高,專門從事核酸檢測的人員比例並不高。

  呂虹説,“疫情之前,我們60余人的團隊裏,具有核酸檢測的資質的只有幾個人,佔比不到1/6。經過疫情,現在有40多人具備了核酸檢測資質,佔比超過2/3。”

  隨著大規模核酸檢測的普及,未來,核酸檢測員將成為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不可或缺的人才儲備。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坤朔
加載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飄香收獲忙
稻田飄香收獲忙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17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