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尖子生之劫
2017-11-20 08:32:4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優等生之劫

  小圓(化名)對高一下學期期末考試的一幕印象深刻。一名平時成績優異的男生在考場上突然劇烈咳嗽,面容扭曲,“像是要把肺咳出來”,最後提前離開考場。

  當時正在答題的她,只匆匆看了一眼,並沒有多想。

  直到一年多後,一場結核病聚集性疫情席卷了她所在的班級,她才回憶起那天的情形,覺得可怕。

  今年8月6日開始,小圓所在的364班89名同學中有3名相繼被檢查出感染肺結核或疑似感染,此後這一數字不斷增多。湖南省桃江縣11月19日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此次肺結核聚集性疫情中接受治療和管理的72名學生中,已有50名學生達到復學標準,其余22名學生定期復查,一旦達到相關標準即可復學。

  在這個離長沙不遠的小縣城裏,桃江四中是縣屬市級重點高級中學,每年都有大批中考排名居前的學生在此就讀。唯一的文科重點班——364班更是老師和家長眼中的“重中之重”。

  但如今,一群來自這個班的學生更願意稱呼自己為“0806事件”受害者。在他們看來,8月6日那天發現的3例肺結核病例是痛苦的開端。

  “自己什麼症狀都沒有,可世界往往會跟你開玩笑”

  8月正值暑假,天氣炎熱,學校為教室安裝了空調,冷風從四個角朝教室灌入。因為人數過多,為了得到更好的制冷效果,教室門窗緊閉,很少通風。

  在8月6日之前,學校破天荒地給高三學生放了10天假,讓他們“喘了口氣”。

  為了學習自己喜歡的播音主持專業,小圓交了3萬元學費,去長沙參加專業課集訓,在這10天的假期裏,她只有空余時間才會和同班同學聯係。

  8月6日當晚,班主任把剛剛從家中回到學校的3名男生叫到辦公室,大家以為他們是去搬剛發的新書。然而,3名同學回來後,面色沉重地收拾書本,晚自習還沒上完就離開了教室,之後再也沒回到課堂。

  3名同學中的一名是張明(化名)的同桌。在此之前,同桌經常咳嗽,定時吃藥,還囑咐張明“不能吃我的飯”。但在那時,包括張明在內的大部分人並不知道這3名同學具體得了什麼病。

  “他們得了肺結核”的消息在班級裏慢慢傳開。這時張明和同學才意識到,“肺結核”這個看似古老且遙遠的疾病正在逼近他們。

  根據桃江縣11月18日發布的通報,8月10日至19日,桃江縣疾控中心對該校全體學生及部分教師、家長共2942人進行結核抗體篩查,發現91個抗體檢測陽性。

  楚向(化名)參與了那次檢查,在她印象中,這次檢查就是常規的扎血檢查,此後老師通知他們説發現“4個疑似(病例)”。

  部分學生選擇自行請假前去檢查。

  8月17日,在外務工的父親王林(化名)聽説女兒班上有人檢查出肺結核,著急地打電話給妻子,讓她帶著女兒王可(化名)去醫院做檢查。在他的童年記憶裏,一個鄰居感染了肺結核的慘狀令他記憶猶新。

  由于沒有出現肺結核的症狀,王可不情不願地請了假,跟著母親去當地醫院檢查。然而結果讓她們震驚——“結核可能”。

  聽到這個消息,王林緊急從外地辭工,回家照顧女兒。

  8月18日,364班的同學接到了放假一周的通知。根據學校當時的要求,只有體檢合格拿到健康證明的學生,才能在8月27日回校復課。

  小圓在8月19日集訓結束後回到桃江,沒來得及回學校,母親張麗(化名)就收到班主任的信息,讓小圓去做個檢查,拿到健康證明才可以復學。

  她以為只是去做個例行檢查。但醫生的答復是“繼發性肺結核”,母親立馬就暈倒了,醒來時聽見女兒在旁邊喃喃地説著:“不可能,不可能。”

  “自己什麼症狀都沒有,可世界往往會跟你開玩笑。”另一名被檢查出肺結核病的女孩在日記本裏寫道。

  “你什麼時候來拿藥”“灌腸了嗎”“你要護肝了”

  被檢查出感染肺結核後,楚向説,自己最初的感覺是“終于可以放假了”。

  在這所以紀律嚴格著稱的學校裏,多名學生告訴記者,體育活動在該校並不受重視,日常的體檢也不多。半個月只有1天半的假期。

  364班是唯一的文科精英班。班裏人數最多時,不足50平方米的教室裏塞了約90張課桌,相互挨著,學生只能側著身子行走其中。

  因為考過班級前十,王可被老師寄予厚望。她向記者回憶,雖然自己不敢想太遠,但班主任把她叫進辦公室裏,讓她“好好考,一定沒問題”。

  保證不被精英班淘汰的方法就是努力學習。楚向告訴記者説,她從來不敢請假,“發燒要燒到40攝氏度才行”。實在難受,她就在高高堆疊的復習資料後面趴一會兒。

  夏天早上5點30分起床,冬天6點起床,中午吃飯15分鐘,這是楚向從高一開始雷打不動的作息時間。

  她覺得這樣的苦是值得忍受的,“因為從高一開始就習慣了,總會熬過去的”。

  但如今,這份作息表被更加嚴格的吃藥時間代替。在前兩個月的療程裏,正在接受肺結核治療的她給自己設定鬧鐘:每天早上6點30分空腹吃藥,7點30分起床吃早飯,上午10點吃第二次藥,下午4點吃第三次。一天49粒藥,一粒都不能少。

  張麗每天陪著脾氣越來越暴躁的女兒,她安慰自己:孩子遭了這麼大的罪,又不能向別人發火,就朝著自己來吧。

  一開始治療肺結核時,楚向並不覺得恐慌。當她看到説明書上的不良反應有三四行之多,才感到一陣驚慌。

  以前楚向體育很好,中考體能測試都是滿分。但是最近只要進行劇烈一點兒的運動,她都會大口大口地喘氣,好一陣才能平息。

  她掰著指頭,跟記者數著她經歷過的副作用:“惡心、頭暈、頭痛、過敏、肝功能損害、視力下降……”曾經交流著學習和玩樂的同學們,現在最常用的問候語是“你什麼時候來拿藥”“灌腸了嗎”“你要護肝了”。

  如有失職瀆職行為將嚴肅問責

  多名學生告訴記者,由于被檢查出的肺結核感染人數不斷增多,到了8月下旬,教室裏只剩下四五十人。

  在家裏待久了,小圓想回去上課。10月17日,學校聯合疾控中心組織了一次復查,稱“如果復查結果為陰性就可以復課”。

  國家衛生計生委聯合教育部修訂印發的最新版《學校結核病防控工作規范》顯示,“菌陽肺結核患者須經過規范治療完成全療程”,這意味著須經過6~8個月的治療。而即使第一次檢查結果為菌陰性結核、意味著無傳染性,依然需要至少4個月的治療和檢查方可復學。

  此次復查距離8月那次大規模放假檢查只過去兩個月。

  在是否回去上課的問題上,小圓和母親發生了激烈的衝突。

  那時,家長已經開始聯合起來,希望找學校討個説法,“懷疑學校和疾控中心有鬼”。

  小圓告訴記者,當時老師打電話勸她回校上課,但最終她還是拒絕了老師,繼續在家休養。

  在家長的強烈要求下,學校開始採取遠程教學。第一次安裝的攝像頭像素不高,網絡也經常卡,老師的手常常會停在半空。同學們還會把截圖做成表情包。

  藥物對身體的影響比想象的更猛烈。楚向“最多挺兩節課就會睡著”。

  小圓記得,休學兩個月後,她在家裏上了第一堂英語課。攝像頭只能對著黑板,老師在教室裏走動,聲音像電視節目的畫外音一樣傳過來。

  一向英語成績優秀的她,竟然聽不懂屏幕那頭的老師和同學們正在講什麼內容。

  看著屏幕,小圓哭了。

  如今,在364班,20余張課桌被拉到教室最後並列在一起,留下一塊空地。

  復課的同學被安排在專門用來做試驗的科技樓,遠離原來的教學樓。這讓他們暫時避免被其他班同學“側目而視”。

  在8月6日之後,因患肺結核而休學的人數越來越多,這個位于轉角的教室倣佛變成了一個“禁區”。有一次,楚向站在教室門口,聽到一名女生對同伴説,“你怎麼到那邊上廁所,他們都有病”。

  但在高考報名的那天,幾乎全班學生都回到學校報名。“誰想白白被耽誤一年啊?”劉明(化名)對記者説。

  校方此前對媒體答復稱,所有的同學都會在明年高考前治愈,他們來得及參加高考。

  11月19日,桃江縣政府相關負責人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當地紀委已經介入調查。當地如果存在公職人員失職瀆職情況,將依紀依規嚴肅問責。

  但復課後的王可感覺自己再也回不到過去那種緊張的“高三感覺”了。

  以往她晚上要上4節晚自習,10點才下課。現在在這個小班裏,學生常常上兩節課就撐不住,請假回家,老師也不會追究。更多的家長在考慮讓孩子明年復讀,“先考了看看吧”。

  11月19日下午,在桃江縣疾控中心結核門診辦公室裏,聚集了一群來復查的桃江四中高三學生,他們戴著口罩,拿著CT單。

  在門外等待的,是神情緊張的父母。此時距離高考還有200天。(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江山)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熹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休斯敦舉辦街畫節為聽障兒童籌款
休斯敦舉辦街畫節為聽障兒童籌款
和平方舟醫院船時隔七年再訪坦桑尼亞
和平方舟醫院船時隔七年再訪坦桑尼亞
“聖誕老人”來賽跑
“聖誕老人”來賽跑
高交會上體驗5G未來時代
高交會上體驗5G未來時代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8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