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在港外籍人士:國家安全立法對香港而言是必要之舉
2020-05-28 18:42:2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香港5月28日電(記者郜婕 方棟)多名在香港工作生活的外籍人士近日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表示,香港持續的暴亂已經嚴重影響市民正常生活的權利和自由,維護法治和秩序對香港和在這裏生活的所有居民都至關重要,以制定法律的方式填補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漏洞是必要之舉。

  暴力讓“人們感到不安”

  “去年6月以來的混亂局面對生活和工作造成了影響。學校關閉,各類活動取消,交通中斷,人們感到不安。”來自英國的魯賓遜如此描述過去一年來在香港的生活。

  魯賓遜在香港生活超過10年,深知這是一座尊重表達自由的城市,也強調穩定對香港國際金融和貿易中心地位的必要性。

  但在“修例風波”中,起初和平的遊行被暴力騎劫,暴徒借“爭取自由”的幌子,以暴力威脅市民的安全、自由和權利,侵蝕香港的經濟和法治根基,導致人心惶惶。

  來自美國的自由撰稿人阿爾伯森對此深有感觸。他説:“香港近來的暴力程度讓我和其他很多人都感到憂慮。這本是一座充滿活力、非常開放的城市,但過去一年來,它的開放受到威脅。”

  2019年,35歲的阿爾伯森告別居住了10年的芝加哥,開始了在香港的工作和生活。然而,連串暴力事件卻讓他倍感無奈。“有些人説著法治和自由,卻同時侵犯著他人的自由。人人都應遵守法律,不能因意見不同就大打出手。”

  江樂士是一名英國大律師,在來到香港前就有豐富的從業經驗。1997年香港回歸後不久,他被任命為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刑事檢控專員,一幹就是12年。江樂士指出,極端分子用各種暴力手段向香港社會宣戰,甚至出現意圖破壞國家穩定的本土恐怖主義活動。

  國家安全立法“早就應該有”

  江樂士認為,香港的極端分子借示威活動推動分離主義目標,以暴力手段制造麻煩,其行為受到外國勢力容忍甚至鼓勵。一些外國勢力把香港作為棋子,把容忍、鼓勵香港暴亂作為在地緣政治競爭中破壞中國的手段。

  “部分美國人從未真正接受香港回歸中國的事實,一直視香港為其勢力范圍。尋求‘香港獨立’的極端分子顯然在迎合這些美國支持者。”他説,“沒有國家會容忍這類顛覆、分裂、恐怖主義活動在其領土上出現,這就是為什麼國家安全立法絕對有必要。”

  魯賓遜和阿爾伯森都認為,國家安全立法在香港“早就應該有”。

  阿爾伯森表示,香港回歸中國近23年,一直沒有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自行完成國家安全立法。香港是中國的領土,中央政府有法律責任保護其領土安全,“這在任何國家都一樣”。

  他指出,包括批評中國此次國家安全立法的一些西方國家在內,全球各國面對本國國家安全法制漏洞,都會迅速制定法律填補。以美國為例,《愛國者法案》等各項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不勝枚舉。

  “香港眼下不論是在本地還是在國際上都處于易受攻擊的狀態,我想不出地球上有哪個國家會允許這種狀態在本國存在。”他説,“中國作為主權國家,有權決定如何保護其領土。”

  普通市民“沒什麼可害怕”

  江樂士對香港司法實踐非常了解。他指出,此次國家安全立法針對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等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以及與外部勢力幹預香港特區事務有關的活動,懲治的是極少數人,而絕大多數守法市民“沒什麼可害怕”。

  他相信,香港市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香港的司法獨立仍受基本法保障,不會因國家安全立法受到影響。同時,加強國家安全保障有助改善香港的營商環境。

  “商界最不願見到的就是去年那種持續的暴力,那已經導致大量商家倒閉或遷走,遊客不再來港。如果國家安全立法有助制止那些為香港街頭帶來死亡和毀壞的行為,我相信所有在港外商都會松一口氣。”他説。

  阿爾伯森説,香港是中國與西方制度之間的橋梁,他相信香港的獨特優勢以及市民的各項權利和自由將繼續得到珍視。

  阿爾伯森曾到訪過很多中國內地城市,對內地的生活很熟悉。他説:“那些聲稱擔心的人只是出于情緒,並沒有理性邏輯。很多人甚至從未去過中國內地,只是通過偏頗的媒體報道等不可靠的信息來源了解情況。”

  他強調,香港以尊重多元、安定有序著稱,吸引了全球各地的人,維護法治和秩序對香港社會正常運轉和生活在這裏的所有人都至關重要。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在港外籍人士:國家安全立法對香港而言是必要之舉-新華網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05701126046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