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普利策獎照片男主角的血與痛
2020-05-25 21:30:5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香港5月25日電(記者朱玉 蘇萬明)楊學志今年27歲,原本在深圳市做著修理手機的小生意,生活安穩平靜。

  2019年11月11日,他有業務來到香港。因暴徒在多個地方堵路,導致交通癱瘓。楊學志當晚沒法前往關口通關回深圳,只好臨時決定在香港住一晚。

  他的人生從此改變。

  路透社一張關于香港“修例風波”的圖片,定格在2019年11月11日晚的香港旺角街頭:照片中的人滿頭滿臉是血,雙眼被血糊住,一臉茫然。側後方一名戴著頭套的黑衣暴徒,手中緊握一把鐵錘,正在從背後襲擊兩手空空的受害者,錘子上都是血。

  照片上的這個人,就是楊學志。

  楊學志説,事發前朋友們曾勸他暫時不要前往香港。但他覺得自己不會和暴徒發生口角,更不會去挑釁他們或拍攝他們的犯罪行為,應該不會有危險。

  他完全沒想到後來發生的事情。“我就是一個無辜的路人,我感覺他們把我當作發泄的對象了。”

  那天楊學志穿了一件灰色T恤,坐車來到旺角時,幾百人正在聚集。可能是穿著和黑衣暴徒們不一樣,也可能是他正在用微信給家裏報平安,楊學志引起了暴徒們的注意。

  一名女黑衣人看到他手裏拿著手機,便上來質問。聽到他説的是普通話,她立即高聲叫喊。一群人瞬間圍了過來,不由分説,對楊學志拳打腳踢,更有人拿著鐵錘、鐵棒、石頭等,向他砸來。

  “感覺廣場上的人恨不得都來打我。”楊學志説。

  在被毆打的時候,楊學志知道有媒體在圍著他,但顧不到那麼多。路透社攝影記者托馬斯·皮特就在那時按下了快門。之後,包括這張照片在內的一組照片獲得2020年普利策獎。

  一段更為恐怖的視頻在網上流傳:楊學志被襲同日中午,在香港馬鞍山的人行天橋上,一夥黑衣暴徒毆打一位57歲李姓老伯。一個暴徒突然衝出將易燃物品淋在老伯身上,並快速點燃,老伯頓時被燒成火人,生命垂危。

  同一天,一位因工作到香港出差的日本人也被打到頭破血流。第二天,日本外相在記者會上證實了此事。

  也是從11月11日開始,暴徒聚集香港多所大學,破壞及堵塞香港紅磡海底隧道。當天,暴徒在全港多區堵塞多條主要道路及破壞港鐵設施,破壞活動持續長達17小時。

  今年5月15日,香港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監警會)發表專題審視報告。報告總結指出,示威活動在過去十個月已經變質,由最初的和平遊行及公眾集會演變為激進的街頭暴力示威,導致公眾及個人財産的受損,交通網絡中斷,持不同政見人士受到嚴重傷害。最近搜獲的步槍、手槍及彈藥,和制造炸彈的材料,似乎意味著香港社會正被扯向一個恐怖主義的年代。

  “你們是不是打錯人了?”楊學志問。

  突然被襲的楊學志很快倒在地上,又驚又怕又疼。蜷縮在地毫無反抗能力的他,腦中一片空白,任由黑衣暴徒們施暴。當暴徒用鐵錘砸向腦袋,楊學志下意識地用手抱緊頭部,意識漸漸模糊。

  楊學志依稀記得,不知過了多久,警方趕來,用催淚彈將暴徒驅散,將他抬上擔架,送往醫院。有人摸他脖子的脈搏,翻看他的眼皮,檢查他的四肢有沒有被打斷。

  “如果我當時不用手捂住頭,估計已經死在了現場。”楊學志説。

  楊學志的包及財物被人搶走,損失一兩萬元。暴徒甚至強行掰開他的手指,搶走握緊的手機。

  經過醫院搶救恢復意識後,他發現自己的手指已經被砸斷了。“這是多大的力度、多大的仇恨啊!這是要置人于死地啊!我算是撿回了一條命!”

  經過四天的治療之後,楊學志選擇回到深圳繼續養傷。

  楊學志不知道對方對他進行的無差別襲擊,和那天在香港發生的種種事情,已經踏入恐怖主義的邊緣。他甚至沒有跟對方發生過言語或者肢體上的摩擦和衝突。但“當天我沒死,我覺得已經很幸運了”。

  楊學志頭上被縫了六七十針。直到目前,他的後腦勺全是傷疤,基本上沒有頭發能夠長出來。左手的食指不能彎曲,中指則不能伸直。

  身體上的傷沒有痊愈,心理上的傷更纏繞不去。一直以來,氣憤、屈辱、無助、悲傷、無奈……多種情緒經常涌上楊學志心頭,噩夢經常在深夜出現。

  手已經不再好用,不能再做精細的維修手機工作,也很難找到別的活。楊學志説,還有人看到他滿頭傷疤,以為他是“黑社會”“不良青年”,看他的眼神很復雜。

  半年多,楊學志沒有工作收入,積蓄也早已用完,目前只能靠朋友接濟度日。

  “拍我的照片獲獎了,而我到現在沒有工作,借錢度日,窮困潦倒。”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楊學志百感交集。

  “這一切本來和我沒有任何的關係啊!”他落下淚來。

  楊學志説,他已經申請了政府傷殘鑒定,期待將來還能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他也期望香港警方早日破案,將暴徒繩之以法,並有所賠償。“可是他們都蒙著頭,估計破案很難。”

  這期間,香港出現至少45起“私了”事件,其中一起已導致無辜市民羅長清死亡。所謂“私了”,是香港暴徒們對政見不同人士,或者只是對他們看不順眼的人處以私刑的説法。

  楊學志是無辜者中間的一個。只不過,他遇襲的慘狀被拍了下來,不但成為記者獲獎的憑證,更是對恐怖主義的控訴。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普利策獎照片男主角的血與痛-新華網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031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