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傳承、推廣:澳門“非遺”傳人故事

2019-12-09 09:16:48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澳門12月9日電(記者胡瑤、郭鑫)澳門文化積淀深厚,回歸祖國20年以來,8個項目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包括粵劇、涼茶配制、木雕-神像雕刻、南音説唱、道教科儀音樂、魚行醉龍節、媽祖信俗和哪吒信俗。

  記者走訪多位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從他們的敘述中或可一窺澳門豐厚的非物質文化遺産樣貌。

  木雕-神像雕刻傳承人曾德衡

  澳門的木雕-神像雕刻技術保存了木雕工藝的傳統工藝,如古法漆藝、金箔工藝和傳統佛像造型等,並引入先進的生産工具,可以雕刻出重達數噸的木雕大佛,是澳門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

  年逾七旬的曾德衡是這門技藝的第三代傳人。“非物質文化遺産最重要的就是傳承,並且發揚光大。”

  為了傳承和發揚神像雕刻技術,曾德衡曾前往內地學習,吸收當地的先進工藝,對家族原有雕刻技法進行改良和創新,同時他還將工作流程係統化,保證工作質量和技術人才的延續。

  “普通的木頭竟可以被雕刻成為栩栩如生的佛像,考驗的就是手藝人的心性和意志和慢工出細活的工匠精神。”他説。

  如今神像雕刻已大量使用機器磨具,但是曾德衡依然提供全手工的木雕作品,有時為了制作一座全手工的木雕像,需要耗費至少三年的工期。

  曾德衡坦言,因為純手工雕刻太費工時,找到理想的傳承人並不容易。他説,現在勉強培養一名技工不難,但是培養一個通才,真的需要天分,而且不能有功利心。“你有興趣做下去,繼承的機會才比較大。”

  道教科儀音樂傳承人吳炳志

  澳門道教科儀音樂秉承的是道教正一派的音樂傳統,又融入了道教全真派音樂特色,同時還與廣東民間音樂近似,至今保存的道曲達500多首,其曲目數量之多在全國名列前茅。

  澳門道教協會會長、澳門道教科儀音樂傳承人吳炳志是家族的第四代傳人。“家族傳承差不多有200多年的歷史,從來沒間斷過。”

  為了保護這一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從2006年開始,吳炳志邀請了武漢音樂學院教師王忠人,兩人合作整理樂曲。吳炳志或唱、或奏、或放錄音帶,王忠人則用二胡拉成相應的旋律再記成樂譜,最終完成500多首音樂的記譜工作,並出版《澳門道教科儀音樂》一書。

  2008年開始,吳炳志和他的學生組織了澳門道樂團,把道教科儀音樂搬上舞臺,在鼓樂、嗩吶、二胡等的基礎上,加入了揚琴、古箏、琵琶等其他樂器,對道教科儀音樂進行創新和發揚。

  他説,道樂團剛成立時只有五六個人,現在已發展到30多人,主要招收中學生和小學生,讓他們可以傳承澳門的本土音樂。

  “我們希望年輕人認識這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更希望他們傳承好澳門的本土音樂。”吳炳志説。

  “魚行醉龍節”傳承人關偉銘

  “魚行醉龍節”是澳門鮮魚行獨有的一項民間傳統節慶活動。每年農歷四月初八,鮮魚行都會舉行“舞醉龍”巡遊和舞醒獅表演,還會免費派送“龍船頭飯”,祈禱風調雨順,長壽健康,這都是“魚行醉龍節”的重頭戲。

  澳門鮮魚行總會副會長關偉銘是“舞醉龍”表演的第三代傳人。他介紹説,“舞醉龍”距今已有400多年的歷史。最初是因為農歷四月時,廣東一帶比較潮濕,魚市經過焚香、灑酒和清洗,可以起到消毒的效果。

  如今,“舞醉龍”早已成為一種精神、文化的傳承和寄托,給人們一種認同感和自豪感。

  表演時,表演者身著白衫、黑褲,腰間和額頭係上紅帶,手持龍身或龍尾,口噴酒花,步態似醉非醉,輕盈卻不失穩健。表演者既要有武術的功底,還要有誇張的表現力。

  如今,除了經營自家在紅街市的魚檔外,關偉銘更多時間則是投入到保護、傳承和推廣“魚行醉龍節”工作之中。

  關偉銘説,“非遺”的保護、傳承和推廣需要一個過程,更需要用心。祖輩留給後人的遺産是寶貴的無形財富,希望可以世世代代傳承下去。

  令人欣慰的是,在父親關偉銘的影響下,21歲的關志永從4歲起開始學習舞龍。而他的20多個同學也在關志永的影響下加入進來。

[責任編輯: 章廉 ]
保護、傳承、推廣:澳門“非遺”傳人故事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23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