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所有人,這個香港90後青年有話對你説
2019-08-30 15:18:45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自述】

  “我是黃晞華,出生在香港,是一個典型的香港長大的90後。最近在香港發生的一係列暴力活動,讓我和我的夥伴們覺得,應該站出來發聲、應該為香港做些什麼。同時,我們也想通過這樣的發聲,讓同我一樣愛香港的香港青年傾聽彼此的聲音;也讓同樣關心香港的大陸青年朋友們知道,香港青年,有更多的樣子。”

  事實上,6月以來,從事社工行業的黃晞華一直努力與走上街頭的年輕人交談,即使有人會粗魯地回他“滾”。

  【Q and A(提問與回答)】

  Q:你認同最近在香港發生的暴力活動嗎?

  A:不認同,愛香港有很多種方式,但暴力絕不是其中一種。我身邊也同樣有一些志同道合的香港青年,我們認為,無論問題是什麼,溝通才是解決問題的先決條件,它從來都不可以被放棄。

  Q:你去參加過最近發生的事嗎?

  A:為了了解大家的訴求到底是什麼,我和志同道合的夥伴們一起,參加過香港各界人士舉行的“反暴力、救香港”集會,去幫忙在集會結束後收拾垃圾。第二天,我們在反對派遊行之後,也同樣去街上收拾垃圾。每一次,我們都會爭取跟現場參與集會或者遊行的人進行溝通對話。

  圖為黃晞華和朋友在一次集會之後收拾垃圾的照片。

  Q:你對內地的了解有多少?你認為跟你年齡相近的年輕人對內地的了解多嗎?

  A:隨著年齡長大,我對于香港的愛越來越深,我對于我自己的中國人身份認同從來沒有改變過。我出生在一個愛國家庭。我奶奶的老家在順德,從小我們家就經常回內地探親旅遊,我自己去過北京、上海、寧夏等等地方。

  圖為黃晞華小時候在長城旅遊的照片

  我大學是在位于廣州的中山大學讀的,研究生又回到香港中文大學。我一直都保留著對國家的愛護、親近和好奇的心,和中山大學的學弟學妹,甚至來港讀書的內地同學都一直有保持聯係,對內地的了解從來沒有中斷過。但我的經歷在我身邊同學們當中是少數。同年齡的香港青年,相比起我來説,對內地的了解會少很多。

 

  圖為黃晞華學生時代到北京旅行,在天安門廣場拍下的照片。

  Q:你怎麼看待最近發生的事?

  A:這次我最讓我痛心的是,一些青年,他們面臨很多困境甚至不幸,他們對現在的社會越來越不滿,這種不滿的情緒通過網絡蔓延開去,他們看不到前路,看不到未來。我認為,他們困在了一個絕望的情緒當中,如何引導他們放棄暴力,重建和政府和社會的互信,走出低谷是止暴制亂過程裏面很關鍵的部分。

  Q:在你同齡的青年裏,你們成長過程中,對祖國有哪些記憶是最深刻的?

  A:我是90年出生的,經歷過很多大事。97年香港回歸,我記得很清楚,深夜我和爸爸一起在客廳看電視,看見英國旗幟降下、國旗升起,那個瞬間一直記到現在。汶川大地震,許多香港人的心真的緊緊牽挂,不單是我們學校,全港所有中小學都有籌款活動。08年奧運的時候,大家愛國情緒特別高漲。奧運比賽直播時,我當時在外地遊學,站在商場的電視前看了很久,心情非常興奮和激動!那是作為中國人而感到的驕傲!

 

  圖為黃晞華學生時代參加遊學的照片

  Q:你和你身邊的人面對最近發生的事,會出現意見不一致的地方嗎?

  A:有,不光是曾經的同學朋友,連家庭內部的親人也一樣會有矛盾。我爸和我姐姐對于最近發生的事就是持完全不同的觀點,他們現在已經完全不會提及這類話題。身邊也有朋友和家裏因為最近的事而關係變得很惡劣。

  最近的事造成了很多家庭內部關係的傷痕和撕裂。就算成長經歷一樣,但是對問題的看法始終會跟一個人的性格和遭遇都有關。

  國家和社會不可能沒有缺點,但是我選擇接受這一點,再基于此去努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讓自己的國家、自己生活的城市變得更好,這是我覺得應該做的事。

  【延伸閱讀】

  在採訪過程中,黃晞華可以説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幾乎聽不出香港口音。在中山大學,黃晞華度過了和內地學生別無二致的大學四年:和五個室友擠在一個集體宿舍,加入校園廣播臺,參加模擬聯合國比賽……

  進行很多對話之後,黃晞華直言,與他同齡的香港青年過早地背上了重擔:年輕人被高房價、高物價綁架,然而工資卻跑不過通脹……

  黃晞華承認,年輕人是脆弱又敏感的一群人,最渴望聲音被聽到。在社會撕裂、敵視情緒碰撞的大背景下,拒絕暴力的年輕人或保持沉默,或離開香港,但黃晞華和朋友們決定站出來,架起一條溝通的橋梁。

  8月初,黃晞華和一眾好友成立了一個青年政團,旨在堅持“一國兩制”和香港基本法,提供青年發聲的平臺,通過調研社會議題,讓各方聽到青年的聲音,讓香港各界能理性溝通。

  黃晞華説,在香港出生、成長,在內地度過自己的大學時光。正是有這樣的生活經歷,他更覺得有義務讓兩地青年相互理解,希望內地青年和香港青年能有更多機會坐下來、談一談。他認為,愛香港有很多方式去做,也有很多形式去表達。但暴力絕對不是應該有的一種。“當我們拿著武器的時候,我們是沒辦法擁抱彼此的。我很希望大家都能夠停止暴力,重新開始真正的溝通。”

  記者:宋玉萌、朱宇軒

  視頻:毛思倩、趙瑞希、黃國保

  攝影:李鋼

  統籌:王靖雲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茵
@所有人,這個香港90後青年有話對你説-新華網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62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