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外,也是老香港——訪蘭桂坊集團主席盛智文

2017-06-11 09:39:22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香港6月11日電  題:我是老外,也是老香港——訪蘭桂坊集團主席盛智文

  新華社記者 王小旎

  在香港哪裏可以體驗燈紅酒綠、暢飲狂歡的夜生活文化?相信很多人都會首選蘭桂坊。這條寬不過20米、長不過300米的小巷位于中環核心商業區,匯聚著過百家酒吧與餐廳。每當夜幕降臨,附近的上班族、時尚達人及中外遊客都會來此消遣,這一切的創建者就是被譽為“蘭桂坊之父”的猶太裔商人盛智文。

  從小在加拿大長大的盛智文自19歲來到香港掘金,轉眼已近50年。他于上世紀80年代初期發掘到休閒文化的商機,一手創建了蘭桂坊這個世界級娛樂招牌。回歸20年以來,在“一國兩制”框架下,香港原有的制度與生活方式得以延續,“馬照跑、舞照跳”。盛智文留了下來,蘭桂坊也留了下來,成為香港今日多元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香港回歸前,蘭桂坊是老外們的天下,華人只佔少數。20年後正好調過來,本地人成為主流,佔據七成半客源,但熱鬧依舊。”盛智文近日在其位于蘭桂坊加州大廈的辦公室內向記者憶述他與香港的情緣。

  1997年6月30日晚,一場慶祝香港回歸的盛大派對在蘭桂坊舉行,盛智文也親臨現場,談及當時的情形仍記憶猶新。“很多人、特別是報道回歸的外國記者們,對香港前途充滿擔憂,大家忘情地喝酒、跳舞,認為這就是香港的末日,而我不斷重申‘不是這樣的’。”

  早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初,盛智文便在湖南長沙開設了第一家公司從事外貿生意。“這30多年來,我在內地度過很多時光,見證了內地的巨變與逐漸強大,因此1997年回歸時我不害怕,我相信未來是光明的。”

  盛智文説:“香港剛回歸時,一些人感到前途未卜。香港與內地的文化很不同,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偉大構想,我認為充滿智慧。”

  盛智文表示,受惠于“一國兩制”,香港的法治得以維護,更一躍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加上低稅率等優勢,吸引不少外國企業來港開設公司。“這進一步證明了‘一國兩制’確實可行,而隨著中國越發開放,香港的優勢也將越發凸顯。”

  作為外國人在港發展的成功典范,盛智文也獲得了這座城市的認可。他先後被委任為特區政府及多家公營機構的政策顧問,更在香港旅遊業陷入低潮時出任海洋公園主席,將這家連年虧損的公園改造為世界級的主題公園。盛智文還曾獲特區政府頒發象徵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以表彰他對香港作出的貢獻。

  源于對香港強烈的歸屬感,盛智文于2008年放棄加拿大國籍,成為了一名中國籍香港人。“我已在香港48年,這裏是我的家,我更願意視自己為香港人。”他説,“我常開玩笑稱自己為一個白殼雞蛋,外殼是白色的,內心是黃色的。”

  盛智文笑稱,加入中國籍後也鬧出不少“糗事”,比如他每次過境前往內地時,總有工作人員提示他走外國人通道,盛智文不得不亮出回鄉證,解釋自己是中國人,常常令對方驚訝。“我從沒後悔入籍中國,作為中國人我很驕傲。”

  近年來,盛智文越發頻繁地往返內地,帶著“蘭桂坊”這塊金字招牌遠徵成都、無錫、上海等地。目前,成都蘭桂坊已成功經營了7年;無錫的在建項目預計于2018年開業;集團還與美國夢工廠等知名品牌合力在上海打造“夢中心”,有望成為集餐飲、娛樂、購物、酒店、寫字樓于一體的大型生活文化娛樂中心。

  “我們十分看好中國的大眾消費市場,希望能將蘭桂坊引進更多內地城市。”盛智文續指,“諸如蘭桂坊、海洋公園等‘香港制造’的品牌,可作為一股重要的軟實力,在‘一帶一路’倡議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戰略規劃中尋找落腳點。”

  他表示,大灣區各個城市及地區的融合與優勢互補,可進一步打開香港的市場,注入更多活力與商機。此外,未來隨著港珠澳大橋及廣深港高鐵的開通,兩地的交通便利度也將大幅提升,屆時香港到珠海、澳門僅需半個小時,到深圳只要15分鐘。

  “基建發展會改變一個城市的面貌,內地處處是成功先例。”盛智文説,“這些重要的基建項目將為香港帶來巨變,香港也會迎來更多內地遊客。”

  “內地便捷的支付係統,如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已領先于世界很多國家及地區。”盛智文表示,“深圳好似新的硅谷,香港要想辦法向深圳靠攏,加強投資科技研發、廣納人才,避免過度依賴股市與樓市經濟,盡快轉型升級為智慧城市。”

  展望中國的發展前景,盛智文充滿信心。“中國會繼續開放,繼續在科技及環保等領域佔據世界領先地位。此外,內地赴境外旅遊的人數也在逐年增加,旅遊有助他們開闊眼界,更容易與國際接軌。”他説,“這個有著13億人口的國家將越來越強大,而只有中國繁榮,香港才會繁榮。”

[責任編輯: 陳俊松 ]
010020030320000000000000011101031121122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