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圖片 > 正文
2020 12/ 31 16:16:50
來源:中國金融網

攝影界年終聚焦 2020中國攝影年度人物授予辭

字體:

    欲興新氣象,不可不興新影像。回顧2020年不同尋常的時刻,中國攝影生動、深刻記錄了時代的進程和社會的變遷。

    春江水暖鴨先知。攝影與改革開放一起吶喊、一起前進,成為改革開放的見證者和參與者,也成為改革開放文化的一部分,勇擔使命,砥礪前行。

    回顧2020年的攝影創作實踐,無愧于現實,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無愧于藝術,涌現出了一大批品、德、藝兼優的攝影藝術家。這10位攝影藝術家,從一大批攝影藝術家中脫穎而出,成為代表。

    拍攝中國歷史文物古跡的代表性人物宗同昌。人物畫像:張偉-覺聖

宗同昌

    深潛于中國歷史和文化的後宮,將光影投向了中國歷史文化的細部,放大並高拔了歷史文化的燭光,映射出氣韻豐饒、體魄優雅、品格端肅的歷史中國風格。以其冷峻而灼熱的光影,呈現了一個韶光深潛的世界,發現、傳揚探尋民族歷史文化的履跡,展示出深厚的學養與情懷。光影也如同一個寓言,啟發我們回到故時,並喚起我們的信心和決心。這是一個把光影滲透進器物靈魂的攝影家,以其灼暗而為幽照,令人敬重。

拍攝中國100座高峰的代表性人物高銘和。人物畫像:張偉-覺聖

高銘和

    以其巨雷般的沸動,以其拔山般的力量,以其攀登般的逾越,他的影像具有了生命極限醍醐灌頂式的表達,探索了攝影開啟新天地的可能。光影在不斷攀升的高度和擴大的疆域,拓展了攝影的版圖,為後來者提供了參照和經驗。以其執拗的勇力、奔涌的爆發力、強勁的視覺力,對普遍意義上的自然風光進行了優美的呈現,使光影具有了前瞻的深度和審美的價值,“巔峰”之作,成為中國攝影寶貴經驗的一部分。

拍攝中國國粹藝術人物、奧運冠軍、中國農民的代表性人物逄小威。人物畫像:張偉-覺聖

逄小威

    以悲憫的人文情懷和深刻的情感體驗,通過對中國186位歷屆奧運冠軍和1000位中國著名電影⼈肖像塑造,尤其對中國農民細致入微的刻畫,光影亦充滿親情、倫理、道德,以及生存的種種情態和精神肌理,表達了人物復雜的物質追求與精神矛盾,在平實的風格下,潛藏著過往場景和細節的動人力量。在看似樸素簡單的取舍中,勾連著鄉土中國豐富的現實社會與人生,影像富有張力,體恤生存、認知命運,抱樸守拙,平靜、寬厚、豐饒,形式傑身也構成了內容。

 

拍攝中國金絲猴的代表性人物丁寬亮。人物畫像:張偉-覺聖

丁寬亮

    他的光影,深入到了一個生命世界最幽秘的空間。以精致的影調、豐富的細節展現了金絲猴的生命情態和生存狀況。光影具有強烈的文化價值和審美意蘊,在達成了自然和天性的探求後,展示了攝影家堅韌不拔的意志和燭照幽界的清越才華。他的語言晶瑩剔透,充滿靈動的詩意,對自然界的一個珍貴生命物種進行了細致入微的呈現,敏銳完整,優美抑揚,作品具有了深切的人文關懷和思想深度。他擬人化的表現力,在攝影界獨樹一幟,別具一格。

拍攝大熊貓的代表性人物周孟棋。人物畫像:張偉-覺聖

周孟棋

    以明快、優雅的影調和細膩的“筆觸”,表達了美和自然的生動與和諧。在深度掘建的創作背景下,對另一個鮮為人知的世界進行了詩性審視。光影純凈而詩化,意境雋永,展現了一個豐盈、可愛、生動的生命世界,完美呈現了一個深邃、悠遠、豐厚的象徵性命題。以倫常的影像力量,襯托出了動物的天性,讓我們領略了另一個生命空間的盎然生機,從容有致,體現了一個攝影家的純樸情懷和高超的造型才能。

拍攝⻔神的代表性人物尹淦江。人物畫像:張偉-覺聖

尹淦江

    他的影像不僅關乎人文,還關乎傳統與神話,它證實了光影表達寓言的可能性,彌補了影像在民間文化傳承中的一個盲點。從一種文化出發,突破了接受障礙,建立了一種文化與影像的視覺關係。徜徉在他的光影世界,你可以感受到一種文化漣漪漾過你身體的回聲。很多年後,人們會通過他的光影,辟出一條幽徑,尋找我們曾經的文化漬印,這就是尹淦江的意義。他是一條小徑的暗角,光影的另一頭,有萌動的春秋的斑駁倒影。

拍攝火⻋的代表性人物劉慎庫。人物畫像:張偉-覺聖

劉慎庫

    以一種近乎朝聖的執著,迤邐于中國攝影的大地,開辟了中國鐵路攝影的新天地。影像通過持續的紀錄與呈現,編年史一般,審視了中國社會在某一領域的發展歷程。影像的後面,萌動著強烈的人文意識。作品真切感應到中國發展與進步的深刻變革,現實和歷史氛圍濃鬱,為一個大時代提供了形象的見證。其光影所透視和反射出的價值,具有了文獻的意義,也是一扇窗口,在這裏感受中國。

拍攝世界三極的代表性人物何世紅。人物畫像:張偉-覺聖

何世紅

    立足于廣袤豐厚的山川大地,通過對地理風貌的宏觀把握和精微描述,以獨具魅力的光影語言展現了南北極以及中國疆域的遠闊遼原。以其審美的新鮮面貌,從南到北,由遠及闊,展現了想象與具象的精妙景觀。光影以其固有的形式,聚焦大山大河大川,穿插切割、斑駁陸離、甚至篳路藍縷,呈現了一個攝影家的心魂,起點與去向,皆為碑石,為當代攝影向更廣闊的空間延伸進行了卓有成效的努力。以其精微,而成寬廣。

拍攝新疆的代表性人物李翔。人物畫像:張偉-覺聖

李翔

    美是一種發現與創造。當影像成為一種美學范式時,就完成了對生命和生活的禮讚。這個視界,也獲得了更為廣闊的藝術空間,光影也深入到了更深層的鄉土,提供了更為直覺的人文路徑。意識與作品的雙重釋放與通達,民族文化潛在生命力的開掘與張揚,使攝影家的光影煥發出獨特的光彩,在一個新的維度上拓展了一個可能的光影空間。顯示出攝影家豐富的內心世界和生活閱歷,以及創作活力,成為一種光影形象。

拍攝⻩河的代表性人物王建中。人物畫像:張偉-覺聖

王建中

    于黃河的波光中萃取美學意蘊,勘探中國文明在一條大河上的歷史現場,展現出了生生不息的生態秩序,清晰呈現了人文黃河的歷史倒影和現實演變,飽含深情,揭示並張揚了黃河的新氣象。在凝固的時光和影像中,以其磅薄的敘事模式,在奔涌和寧靜間,為黃河攝影別開生面。光影的抒情性和表現力,開掘出一種深遠寬廣、意蘊沉厚的視覺風格,狀錄下了文明進程的歷史演進和現實跨越。作品提示我們:黃河有另一種樣子。

【糾錯】 【責任編輯:高軍 】
01002005062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958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