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調,2017
“穩是主基調,穩是大局,在穩的前提下要在關鍵領域有所進取,在把握好度的前提下奮發有為。”
定調,2017

定調,2017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月14日至16日在北京舉行。會議明確“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是治國理政的重要原則。會議還指出:“穩是主基調,穩是大局,在穩的前提下要在關鍵領域有所進取,在把握好度的前提下奮發有為。”

閱讀全文
作者: 新華網 財經部

會議明確“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是治國理政的重要原則。會議還指出:“穩是主基調,穩是大局,在穩的前提下要在關鍵領域有所進取,在把握好度的前提下奮發有為。”
  “穩中求進”這個近年來經濟工作堅持把握的總基調,在2017年將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成為治國理政的重要原則,也把“穩中求進”推向一個新境界。
  中國經濟增速連續三個季度穩在6.7%;投資緩中趨穩、消費穩健有升、出口由降轉升;PPI打破54個月持續為負的局面,生産領域通縮明顯緩解;制造業PMI連續4個月站上榮枯線,並升至兩年來高點,市場預期轉暖……
  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長王軍表示,“穩”的落腳點是保持社會穩定,包括加大就業、教育、醫療、社保、環保、食品安全等領域的公共投入,這與“十三五”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相一致。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指出,堅持穩中求進,核心是穩政策、穩預期。“實現經濟築底企穩,不能急于求成,要堅定信心,保持戰略定力。”“穩”是基石,“進”是目標,二者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專家認為,在2016年穩的基礎上,進一步落實新的發展理念,2017年我國經濟的發展質量和效益將得到進一步提升。

穩中求進“新身份”

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房地産去庫存進行了更加細致的表述。包括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位,綜合運用金融、土地、財稅、投資、立法等手段,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國情、適應市場規律的基礎性制度和長效機制,既抑制房地産泡沫,又防止大起大落等。
   “長效機制意味著房地産市場發展不能只靠一時的應急政策,關鍵要解決內火,完善制度建設。”中國房地産估價師和房地産經紀人學會副會長柴強説,建立房地産平穩健康發展的長效機制,關鍵要處理好住房消費和投資、房地産和經濟增長、存量房和增量房之間的關係。
  會議還指出,去庫存方面,要堅持分類調控,因城因地施策,重點解決三四線城市房地産庫存過多問題。要把去庫存和促進人口城鎮化結合起來,提高三四線城市和特大城市間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提高三四線城市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水平,增強對農業轉移人口的吸引力。要加快住房租賃市場立法,加快機構化、規模化租賃企業發展。加強住房市場監管和整頓,規范開發、銷售、中介等行為。
  清華大學房地産研究所所長劉洪玉認為,房地産市場穩定發展,關鍵要穩定市場預期,減少市場參與者的非理性行為。從此次會議看,下一步應加快住房制度、土地供應制度、住房金融體係、房地産稅收制度、房地産市場規制、新型城鎮化等一係列制度建設,以長效機制引導市場穩預期。
  “2017年房地産長效機制建立一定會有突破,包括稅收、土地政策等等。”中國房地産研究會市場委員會副主任、中國房地産數據研究院執行院長陳晟表示,2017年房地産調控要“穩”字當頭。從目前房地産銷售、施工和新開工面積數據來看,2017年房價上漲可能性依然存在。因此,房地産調控必須緊抓不放,嚴控投機購房。

房,不是炒的

會議指出,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效,預算安排要適應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降低企業稅費負擔、保障民生兜底的需要。貨幣政策要保持穩健中性,適應貨幣供應方式新變化,調節好貨幣閘門,努力暢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和機制,維護流動性基本穩定。
  財政政策方面,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高培勇在接受採訪時表示,2016年,僅營改增帶來的減稅就超過5000億元。年中,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降低宏觀稅負;11月底國務院常務會議也明確明年要按照政府過緊日子、更多為企業發展減負的要求,繼續大力實施減稅降費政策。明年財政政策發力空間依然很大,最大的空間在于給企業降成本。但必須轉換思維,不能按照原來的思維慣式來從事財政政策。
  特別的,這次貨幣政策在穩健後加了“中性”一詞,貨幣政策釋放了新的信號。在外部信號不定,以及經濟面臨下行壓力下,貨幣政策或更尋求“穩定”訊號。應對美聯儲加息,以及國內金融風險和資産泡沫問題,未來貨幣政策在寬松和從緊中尋求平衡,靈活調度。
  華融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表示:“從這個表述中可以看出,貨幣政策在穩健的同時會更趨中性,尤其是把防控資産泡沫放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因此我想明年的貨幣環境總體而言不會太松。”
  國信證券博士後研究員劉海潔表示,2017年將是更加艱難的一年,整個經濟形勢已經進入“跋涉階段”,就像人在遍布泥沼的荒野中行走,每走一步都很艱難,但很長時間也走不遠。這種情況下,貨幣政策的選擇也將更加謹慎。勢必兼顧去杠桿、抑泡沫、穩匯率、防風險的幾大任務。

財政,更積極有效

會議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決心處置一批風險點,著力防控資産泡沫,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確保不發生係統性金融風險。
  浙商銀行經濟分析師楊躍對此表示,“一批風險點”、“資産泡沫”的表述説明中央對目前經濟金融領域存在的風險隱患有著非常深刻的認識。
  “事實上,今年以來已經有一係列的針對措施,無論是房地産調控政策的持續加碼,《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應急處置預案》的發布,還是銀監會表外業務監管新政的意見徵求,社會各界所公認的諸多潛在風險領域正在得到高度關注。‘下決心’的提法更是説明中央下決心進入金融風險防控的攻堅期和深水區,有針對深層矛盾和問題進行根本整治的魄力。”
  “‘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的表述可能説明明年監管體係的改革會有實質性進展。目前金融創新非常多,跨市場、跨機構的各類業務所蘊含的風險更為廣泛、隱蔽和復雜,識別和管理的難度顯著加大。這需要進行相應的頂層設計,在全面風險管理上隨之轉型,守好底線。”楊躍進一步表示。
  華融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則認為,“這些年,風險在股市、債市、房地産和跨境資本流動等領域輪動,所以很難指明一個特定領域的風險點。但我認為埋藏得比較深的,或者説未來有可能暴露的風險,一個在直接融資領域,體現在債市的違約和企業破産風險,第二是間接融資領域,體現在銀行的不良貸款上升。”
  伍戈還強調,金融風險只是表象,背後還是實體企業遇到的問題。所以,治標還得治本,關鍵要讓實體企業有更好的利潤增長點,營造更好的營商環境,特別是給民營企業更好的營商環境。

風險,奏凱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國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按照完善治理、強化激勵、突出主業、提高效率的要求,在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領域邁出實質性步伐。
  對此,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項安波認為,新的一年,混合所有制改革將很可能取得新的突破:“對于混合所有制改革,文件已經齊備,接下來是與重要領域的行業體制改革相結合,如何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這方面需要有實質性的新的進展。”
  項安波表示,在經過2016年試點之後,國企改革如果能夠在市場化方向進一步推進和拓寬,比如市場化選定經營管理者等,那麼國有企業的活力將進一步得到提升,從而釋放更多紅利。
  博覽財經首席研究員李宏圖則表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之中的一個要務,就是解決“國企病”。當前體制機制下,國企已成為中國實體經濟和金融改革發展所面臨的所有矛盾的焦點和綜合體。
  他説,決策層要想“大力振興實體經濟”,要想順利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首先需要攻堅的就是“國企病” ,解決“國企病”的根本目的仍是做優做強做大國企。

突破,國企改革

會議表示,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把增加綠色優質農産品供給放在突出位置,狠抓農産品標準化生産、品牌創建、質量安全監管。要加大農村環境突出問題綜合治理力度,加大退耕還林還湖還草力度。要積極穩妥改革糧食等重要農産品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制度。抓好玉米收儲制度改革,做好政策性糧食庫存消化工作。細化和落實承包土地“三權分置”辦法,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服務主體。深化農村産權制度改革,明晰農村集體産權歸屬,賦予農民更加充分的財産權利。統籌推進農村土地徵收、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要嚴守耕地紅線,推動藏糧于地、藏糧于技戰略加快落地,保護和提高糧食綜合生産能力。廣辟農民增收致富門路。
   一直以來,黨中央、國務院對于農業高度關注,無論每年的經濟工作會議還是農村工作會議都涉及農業,特別是去年十八大五中全會,對農業提出了新要求:要秉承創新、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著眼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在現代農業發展方面要走一條産出高效,産品安全,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的有中國特色的農業現代化道路。
  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部長葉興慶看來:“這一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推進農業經濟結構性改革,作為明年和今後一個時期工作的一個主要任務是很有現實針對性的。經過這些年的發展,農業領域出現一些突出的矛盾和問題,比如説産需失衡的問題,資源錯配的問題,生態環境惡化的問題,還有價格倒挂成本上漲,農業競爭力下降的問題,農業對收入支配能力也在下降,解決這些問題,根本的出路就是要用改革的辦法解決農業中存在的體制機制矛盾。”

供給側瞄準農業

會議指出,在去産能方面,要繼續推動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産能。要抓住處置“僵屍企業”這個牛鼻子,嚴格執行環保、能耗、質量、安全等相關法律法規和標準,創造條件推動企業兼並重組,妥善處置企業債務,做好人員安置工作。要防止已經化解的過剩産能死灰復燃,同時用市場、法治的辦法做好其他産能嚴重過剩行業去産能工作。
  鋼鐵行業的兼並重組已經先行一步。今年,經國務院批準,寶鋼集團有限公司與武漢鋼鐵(集團)公司重組成立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新集團將在2016年-2018年間去産能總計超過1600萬噸。
  而煤炭行業的兼並重組也在醞釀中。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透露,發改委正在研究推進煤企在上下遊相關行業跨行業兼並重組的措施,支持打造跨行業、區域、所有制的企業平臺。他表示,要加快推進小煤礦關閉淘汰和兼並重組,總結和推廣一些地區行業有效的經驗,鼓勵大型煤炭企業對中小型煤礦進行兼並重組,壯大一批大型煤炭企業集團,進一步提高辦礦標準,推動産業結構邁向中高端。
  今年7月,中國國新、誠通集團、中煤集團、神華集團出資組建的中央企業煤炭資産管理平臺公司即國源煤炭資産管理有限公司成立運行。該平臺將配合落實中央企業化解煤炭過剩産能,推動優化整合涉煤中央企業煤炭資源,促進涉煤中央企業瘦身健體、提質增效、結構調整和改革脫困。
  一年來,有關部門抓緊落實國務院6號、7號文件,制定出臺配套文件及具體措施,並與省級政府、中央企業簽訂目標責任書。同時,深入實施淘汰落後、違法違規建設項目清理、聯合執法三個專項行動,妥善做好職工安置和債務處置,組織開展專項督查和驗收,嚴格控制新增産能並推行減量化生産,積極推動企業兼並重組和轉型升級,加強典型經驗總結推廣。特別是,企業兼並重組和結構調整取得進展。鋼鐵方面,寶鋼、武鋼聯合重組成立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煤炭方面,全國6000多處30萬噸/年及以下的小型煤礦中,已有2600多處列入去産能范圍;中央企業煤炭業務板塊進一步優化。國家發改委最新數據顯示,今年鋼鐵去産能4500萬噸、煤炭去産能2.5億噸的目標任務均已提前、超額完成。

去産能路徑明晰

會議明確,著力振興實體經濟。要堅持以提高質量和核心競爭力為中心,堅持創新驅動發展,擴大高質量産品和服務供給。要樹立質量第一的強烈意識,開展質量提升行動,提高質量標準,加強全面質量管理。引導企業形成自己獨有的比較優勢,發揚“工匠精神”,加強品牌建設,培育更多“百年老店”,增強産品競爭力。
  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章俊對此表示,大力發展實體經濟一直是中央的政策,但過去幾年由于需求疲軟、産能過剩,實體經濟投資回報率下降,造成經濟出現“脫實向虛”的傾向,並引發資産價格泡沫和潛在係統性金融風險。因此政府明年推行結構性改革的目的也是希望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引導流動性進入實體經濟。
   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席鄭永年認為,“如果政府把經濟發展的重心置于金融業而輕視實體經濟,從長遠看,結果會是災難性的。”
  “振興實體經濟主戰場在制造業,關鍵在存量,核心是創新。”工信部規劃司副司長李北光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除了加快發展新興産業,更重要的是用創新推動傳統産業“老樹發新芽”。

“百年老店”
  • 穩是主基調,穩是大局,在穩的前提下要在關鍵領域有所進取
  • 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國情、適應市場規律的基礎性制度和長效機制
  • 明年財政政策發力空間依然很大,最大的空間在于給企業降成本。
  • ‘下決心’的提法,有針對深層矛盾和問題進行根本整治的魄力。
  • 當前體制機制下,國企已成為中國實體經濟和金融改革發展所面臨的所有矛盾的焦點和綜合體。
  • 推動藏糧于地、藏糧于技戰略加快落地,保護和提高糧食綜合生産能力。廣辟農民增收致富門路。
  • 要抓住處置“僵屍企業”這個牛鼻子,創造條件推動企業兼並重組
  • 如果把經濟發展的重心置于金融業而輕視實體經濟,那是災難。
菜單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