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1/ 01 08:09:05
來源:新華網

【財經翻譯官】碳交易是一門好生意嗎?

字體:

  作為一種新型環保概念,2020年,碳中和被越來越多的人關注,並且憑借能夠實現社會綠色發展,推動産業進行環境友好型生産,這一理念也被越來越多的個人與團體接受,納入到日常生活與工作的目標之中。

  按照我國的對外承諾,2060年將實現碳中和目標。而為完成這一目標,碳交易、碳市場躍入人們的視野。那麼,碳交易是一門好生意嗎?

  做一名悠然自得的“賣碳翁”需要幾步?

  伴隨著丁真在網絡上的大火,人們很自然關注到了理塘縣,高原的陽光和草場輕易地將人從喧囂中剝離出來,艷羨、向往成為關注者的共同心語。

  飛豬數據顯示,近1個月以來,理塘所在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熱門景點稻城亞丁、木格措等預訂量同比漲超50%,酒店預訂量同比漲超55%。

  進而,我們看到了大量的類似評論,“真希望當地保持現在這樣,不要開發旅遊,開發了就沒有這種原生態的美了”等等。

  然而,可能很多人並不了解的是,理塘,這個只有7.4萬常住人口的世外桃源其實直到今年才完成脫貧摘帽。

  (理塘對于遊客的吸引之一正是在于遠離喧囂,熱度可能帶來的開發,對于遊客來説也許就破壞了這份純天然的美好。 圖片來源 視覺中國)

  希望美好的環境可以恒久地保持,這樣的觀點沒有錯。與我們倡導生態文明建設的方向也是一致的。

  如何讓自然風光不被打擾原貌的同時,讓那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擺脫貧困,並且獲得更好生活與發展的機遇,“端平這一碗水”,無疑是最應該遵循的原則。

  所以,國家發改委、國務院扶貧辦等六部門在2018年印發了《生態扶貧工作方案》。其中提到通過參與工程建設獲取勞務報酬、通過生態公益性崗位得到穩定的工資性收入、通過生態産業發展增加經營性收入和財産性收入、通過生態保護補償等政策增加轉移性收入等方式實現生態扶貧。

  值得注意的是,方案在創新方面提及了探索碳交易補償方式。

  (圖片來源 視覺中國)

  2018年7月,福泉市陸坪鎮香坪村入選“貴州省單株碳匯精準扶貧服務平臺”試點,46戶貧困戶成了“賣碳翁”,柳杉長在山上,沒有砍賣,每株一年也有3元收入。

  同樣,河北省承德市的塞罕壩林場在2018年8月完成首筆3.68萬噸造林碳匯交易,標志著塞罕壩林業生態産品實現市場化,建立生態融資新機制。

  據了解,塞罕壩林場首批森林碳匯項目計入期為30年,期間預計産生凈碳匯量470多萬噸。按碳匯交易市場行情和價格走勢,造林碳匯和森林經營碳匯項目全部完成交易後,可給林場帶來超億元收入。

  昆山杜克大學環境研究中心與環境政策碩士項目主任張俊傑認為,對于欠發達地區,短期內聚焦本地區突出的生態環境問題,在解決本地生態環境問題的過程中,統籌考慮碳減排的共生效益,正是圍繞2030、2060年這兩個目標的解決之道。

  做個簡單的算術題。從個人角度來看,實現碳中和生活的難度並不是那麼難以企及。據公開報道,中國人均碳耗用量為每年6720公斤,折算下來,每人栽種30余棵樹可實現碳中和,如果按照上述貴州的柳杉來算的話,一年在中和碳排放的支出上約為100元。

  (做好垃圾分類也是較為直接的節能減排行動。 圖片來源 視覺中國)

  當然,碳中和不是一個人的戰鬥。

  大企業打好小算盤 老企業找到新出路

  2020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列為2021年的重點任務之一,提出“加快建設全國用能權、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完善能源消費雙控制度”。

  碳排放權交易因其市場化而形式靈活,由于企業的減排成本各異,因而可以通過配額交易獲得碳減排成本最優化——減排成本相對較低的企業超量完成目標,並將多出來的配額出售賺取利潤;減排成本較高的企業通過交易購買配額完成減排義務,降低了其減排成本。

  論及減排成本高,高耗能的能源企業首當其衝。據國家能源集團碳市場負責人肖建平表示,“集團的火電企業在全國碳市場支付的費用目前難以準確計算。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加快降低排放強度,未來支付的費用將越來越多。碳市場給火電企業帶來了減排壓力,再加上新能源抵消機制的出臺,將大大促進我們新能源裝機的增長,助推集團低碳轉型。”

  (圖片來源 視覺中國)

  對于參與企業而言,降低碳排放成本、實現碳資産價值最大化,打好算盤算好賬,這門交易的重要性並不亞于新業務拓展。

  客觀來説,對于傳統能源企業、制造業企業來説,僅僅是完成碳盤查就需要耗費不少的時間和人力物力。而真正落實碳中和,從工藝、設備到産品、技術都實現性價比最合適的減排,無疑是對公司經營的一大壓力。

  而對短期內不可避免的二氧化碳排放,超出排放配額部分還需要購置排放量,或許會進一步突出企業資金鏈緊張問題。

  然而,從企業生命周期來看,很多制造業、能源行業在當前的發展和競爭過程中往往面臨的是一片紅海。對于企業來説,接納碳中和這樣的新業務板塊,顯然更有利于延長自身的成長和平穩階段生命周期,避免衰退期給企業帶來的發展停滯。

  相對來説,互聯網企業輕資産的屬性使得自身實現碳中和目標比較容易,這也是蘋果、微軟等企業積極主動投入碳中和事業的部分原因,谷歌甚至在今年9月就宣布已經償還1998年公司創立以來全部歷史碳足跡。

  社會將是碳交易最大的贏家

  生態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劉友賓9月25日在發布會上透露,中國試點碳市場已成長為配額成交量規模全球第二大的碳市場。通過建設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利用市場機制控制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推動經濟發展方式綠色低碳轉型,是中國的一項重要制度創新,也是落實國際減排承諾的重要政策工具。

  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單位國內生産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15年和2005年分別下降約18.2%和48.1%,已超過對外承諾的2020年下降40%~45%的目標,初步扭轉了碳排放快速增長的局面。

  另一方面,2018年森林面積和森林蓄積量分別比2005年增加4509萬公頃和51.04億立方米,成為同期全球森林資源增長最多的國家。



  (圖片來源 視覺中國)

  在12月22日召開的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生態環境部副部長莊國泰表示,生態環境部將通過制定實施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達峰行動方案開展係統部署,把降碳作為促進經濟社會全面綠色轉型的總抓手,加快建設碳交易市場,實實在在地推動綠色低碳發展。

  辯證看待復雜的氣候問題,在發展中有不少可以把握的內外機遇。一方面,作為負責任的大國,面對等不得的氣候問題,必須要行動起來,另一方面,中國終究是要在價值鏈中往上走,發展高附加值、低碳、低環境影響的産業。發展碳交易,既是順勢而為,也是在困難之下,同步實現環境與經濟協同發展的一個新機遇。綜合效益來看,社會無疑是碳排放交易最大的贏家。(【財經翻譯官】于楊/文)

【糾錯】 【責任編輯:黃博陽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61126931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