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0 12/ 30 08:45:20
來源:上海證券報

2020年IPO井噴 監管力求“嚴進暢出”

字體:

  “經常是持續若幹天加班到晚上12點以後,偶爾也會通宵。”任職于國內頭部券商投行部的趙璇(化名)表示,自科創板推出,以及今年實施創業板改革並試點注冊制,企業申報IPO的熱情高漲,國內各大券商投行部都異常忙碌。

  Wind數據顯示,今年初至12月28日A股IPO企業388家。其中,在科創板、創業板IPO的企業分別為141家、105家。“預計明年比今年更忙。”趙璇明顯感覺到,伴隨著制度改革的紅利,她所在的券商投行部已經儲備了很多明年要申報的IPO項目,為此人員擴招計劃也提上了日程。

  而在企業申報IPO的熱情高漲背後,企業除了關注到資本助力自身發展,也看到了上市成為同行之間競爭的手段。地方政府更是極力推動轄區內企業IPO,以此作為新的招商引資方式。

  改革帶來IPO井噴

  企業申報科創板、創業板IPO的流程遠快于其他板。滬深交易所大都是6個月審結,只要企業申請IPO通過就能注冊,拿到批文辦理上市發行,大概耗時一兩個月。

  安永會計師事務所發布報告介紹,今年以來,A股IPO數量和籌資額均大幅增長,全年籌資額將創2010年以來新高,預計今年A股將有395家公司IPO。其中,科創板今年超越主板,IPO數量和募資額均列A股各板第一位。

  創業板改革並試點注冊制是另一大亮點。此前多名投行人士介紹,為了幫助輔導企業完成創業板改革後的IPO申報平移,他們加班加點甚至不得不熬了幾個通宵。

  8月24日,創業板改革並試點注冊制的首批18家企業挂牌上市,蒙泰高新位列其中。蒙泰高新董事長郭清海坦言,國內包括公司在內的丙綸長絲企業,相比歐美企業還有較大差距。公司此次在創業板上市,正是希望借助資本的力量發展壯大,從而能在未來達到國際水準。

  “科創板和注冊制是中國資本市場的偉大變革。”基石資本董事長張維認為,不再以盈利為企業上市的硬性標準,讓真正有全球産業地位、擁有硬科技、國産替代産業機會的企業上市獲得流動性支持,正是資本市場改革的意義所在。

  目前,企業申報科創板、創業板的流程遠快于其他板。經過此前的IPO儲備期,企業進入輔導期後大概半年時間就可以申報IPO。滬深交易所大都是6個月審結,只要企業申請IPO通過就能注冊,拿到批文辦理上市發行,大概耗時一兩個月。

  地方政府“推波助瀾”

  注冊制為今年A股IPO大爆發提供基礎,而企業會競逐IPO,實則源于企業想借助資本發展、與同行競爭、地方政府鼓勵等多種因素。

  除了企業層面,地方政府也在極力推動轄區內企業申報IPO。萍鄉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委員、管委會副主任黃鎮萍此前向記者表示:“上市公司是非常優質的資源,若萍鄉市的每個縣區依據自身情況,都去控股或培育一家上市公司,肯定有利于本地經濟發展。”

  今年7月31日,黃鎮萍特意趕到深圳參加甘源食品的上市儀式。作為萍鄉當地培育的首家上市公司,甘源食品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對于萍鄉的經濟發展具有特殊意義。接下來,萍鄉當地還有幾家企業在積極籌備申報IPO。

  明冠新材董事長閆洪嘉表示,明冠新材位于江西省宜春市,當地政府也是鼓勵轄區企業走向資本市場,認為公司上市有助于提升當地名氣。

  除了萍鄉、宜春等中西部城市,經濟較為發達的浙江省紹興市也認為轄區內的上市公司多多益善。近日,在與記者談及是否有上市公司引進或培育計劃時,紹興市越城區委常委、濱海新區管委會副主任鄭華脫口而出:“有。”

  浙江省于2017年實施“鳳凰計劃”,以企業上市和並購重組為核心。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三季度,浙江省分別新增境內上市公司87家、16家、25家和43家。企業IPO為浙江省的産業轉型升級和長遠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而紹興市濱海新區正在發展的“萬畝千億”産業,涉及集成電路、高端生物醫藥。鄭華介紹,從産業層面來講,集成電路的“萬畝千億”産業平臺建設,將會産生眾多企業申報IPO。目前,轄區已有多家企業籌備申報IPO,特別是集成電路産業有一係列企業在做IPO準備工作。

  “我們希望有更多的企業進入資本市場。”鄭華表示,對于集成電路和生物醫藥産業而言,其較長的發展周期需要有資本不斷地投入。企業通過上市募集更多資本,以此推動産業持續更新和發展,不管是在企業發展的前期還是中後期都很有必要。

  有些企業“死于消化不良”

  面對當下企業競逐IPO,業內也在思考一家公司是否有能力或適合IPO。量力而行,達到上市標準再申報,成為各方給出的中肯建議。

  張維舉例此前投資的失敗案例。在2009年,基石資本投資了許昌恒源發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許昌恒源”),一家集研發、生産、銷售、服務為一體的時尚發制品企業。該公司位于河南許昌這一中國最大的發制品基地,一度與行業領跑者瑞貝卡並駕齊驅。

  但是在2011年、2014年兩度衝擊IPO未果後,許昌恒源又因擴張過快産生了一係列問題。公司從2014年下半年陷入嚴重的經營危機和債務危機,2015年巨額虧損。這令許昌恒源一度處于破産重整狀態,包括基石資本在內的多家投資機構踩雷。

  許昌恒源的董事長告訴張維,在接觸多家投資機構之前,許昌恒源的日子過得挺好。眾多機構投資許昌恒源後,公司管理層被資本推著大幹快上,最後“步子邁大了劈叉,把自己給劈死了”。

  “其實有些企業不是死于饑餓,而是死于消化不良。”張維總結道,“當時融資太容易了,即使公司第一次上會被否,仍然被很多投資機構追捧,PE給了太多錢,導致企業盲目擴張卻無法自我消化,屬于被錢燒死的典型。”

  量力而行,達到上市標準再申報,成為各方給出的中肯建議。

  趙璇也提醒,如果企業只是現在剛好符合了上市條件,或是為了上市“衝一把”,但是長期經營可能存在問題,或者上市後業績大變臉,那麼市場上的投資者會用腳投票。

  監管力求“嚴進暢出”

  2020年A股IPO大爆發之下,各方依舊感受到嚴監管。嚴把“入口關”的同時,監管也在逐步暢通“出口關”。

  從最先實施注冊制的科創板來看,2020年已有精英數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長沙興嘉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興嘉生物”)兩家公司的上市申請被科創板上市委否決。

  以興嘉生物為例,科創板上市委12月25日質疑其科創屬性,並要求公司説明:公司所持發明專利與核心技術、主營業務收入的相關性,結合公司在審核期間將部分工資支出由研發投入改列為管理費用的情況,對研發投入的會計核算是否準確、合理等。

  將視角轉向改革並試點注冊制的創業板。11月11日,創業板上市委審議決定,江蘇網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網進科技”)的IPO申請被否,主要是公司不符合發行條件、上市條件和信息披露要求。網進科技成為創業板改革並試點注冊制以來,首家申報IPO被否企業。

  近日,上交所召開第五屆理事會第三次會議、第三屆監事會第三次會議。與會代表建議:“在深化改革方面,以落實全面注冊制改革為引領,形成從入口端到上市端至常態化退市端的係統性機制建設,全面提升上市公司質量。”

  深交所副總經理李鳴鐘也于近日表示:“嚴把發行上市審核關,以信息披露監管為核心,持續優化相關審核標準及流程,提高審核問詢質量和針對性,從源頭上提升上市公司質量。”

  嚴把“入口關”的同時,監管也在逐步暢通“出口關”。12月23日,證監會上市部副主任姜小勇在上海證券報社主辦的“2020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論壇”上表示:“一個穩定健康發展的資本市場必然要求暢通入口和出口兩道關,才能形成有進有出、良性循環的市場生態。”

  趙璇認為,未來,監管對于A股的制度完善將形成一個良性循環,可以不斷地讓新的優秀企業通過IPO進入資本市場,而表現不佳的上市公司將被市場淘汰退市。

【糾錯】 【責任編輯:楊曉波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21126924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