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0 12/ 29 09:04:11
來源:證券時報

復盤王悅操縱愷英網絡:人生如戲 上演現實版間諜劇

字體:

  就在遊族網絡(002174)創始人林奇被人投毒救治無效去世之際,上海灘另一家網遊上市公司愷英網絡(002517)的創始人王悅也出事了,根據上市公司12月25日晚間公告王悅犯操縱證券市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一千萬元。

  兩家公司都是借殼上市,起家都是靠網遊,借殼時間相差無幾,創始人都是遊戲行業少壯派,其結局都令人唏噓。

  王悅事發早有預兆,根據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掌握的信息,王悅操縱證券市場罪,其細節像間諜劇一般,充滿戲劇性,比如砸手機,遭遇配資合作方拖債、被手下舉報。

  托底

  2015年底,伴隨著遊戲公司紛紛上市,愷英網絡借殼泰亞股份,估值63億元,復牌後的泰亞股份連續12個漲停,股價漲幅超300%。

  愷英網絡借殼泰亞股份是以大漲之前價格做參照依據,發行價格為11.26元/股,隨著股價上漲,王悅等人富上加富,身家又漲了3倍,讓王悅領略到資本市場神奇的爆發力。

  2016年3月,王悅以66億元財富,與滴滴創始人程維一同入選“2016胡潤全球富豪榜”中國最年輕富豪,這一階段還有不少遊戲公司老總登上這一排行榜。

  愷英網絡借殼上市時,還有一個募資計劃,計劃以46.75元的價格發行6782萬股,配套募資31.7億元,這個價格是以上漲過後的股價為基礎,2016年8月30日向投資者發出募集配套資金認購邀請書。

  同年9月7日,愷英網絡完成發行募資,不過縮水了,募得資金19.03億元,分別來自金元順安基金和北信瑞豐基金。

  這兩只基金,穿透到最後都是王悅,王悅不僅是參與兜底,而且是事實上的出資人。

  據愷英網絡原內部高管透露,這次增發背後,是馬某和孫某介紹了馮某操作定增事宜,馮某找浙商銀行、民生銀行,方正證券和浙江物産中大做夾層出資,國民信托作為管理人,王政作為王悅的馬甲做劣後級認購人,用兜底協議、保本保息的方式成了兩個資管計劃,約定年息是8.5%。

  就在這一時間段內,王悅參加了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的EMBA課程,認識了阜興集團副總裁趙卓權,聊起資本運作,引起王悅興趣。趙卓權稱阜興集團控制了2~3家上市公司,經他引薦,王悅拜訪了阜興集團董事長朱一棟,朱一棟表示合作沒問題,可以一起炒作,一起分錢。

  有知情人士表示,王悅之所以要認購增發,是因為對後市抱有期望,他期望股價漲更高後,賺更多錢。

  不過認購後,愷英網絡股價遭遇快速下跌,並在2017年1月中旬創出27.18元的低價,導致兩家定增股東虧損比例最高超過40%。

  愷英網絡股價一直不行,王悅就動了操縱股價的念頭。

  配資

  2017年年初,通過杭州一位專門做配資的余姓朋友介紹,王悅認識了浙江物恒管理有限公司和杭州奧聖資産管理有限公司實控人陳方。

  陳方2015年經樓某介紹認識了溫州幫的劉某、馬某,開始做股票配資業務。此前為長城影視、長城動漫、德展健康、春行精工、華平股份做過配資。

  先行和陳方接觸的,是時任愷英網絡董事、財務總監、董秘的盛李原。盛李原向陳方表示,愷英網絡完成19億定增,要到2017年11月才解禁,到期保本價為每股51元,而現在股價為30元,算下來要虧損10億元左右。

  陳方告訴對方,2015、2016年行情不好,做配資虧損,公司資金不夠,需要大股東出資做背書才能一起做,此外還需要大股東配合出利好。

  就在2017年4月份,雙方喝咖啡時,敲定了合作細節,約定愷英網絡一方出資2.5億元,約定大股東為陳方的配資支付利息,股價低于42元時按固定月息支付,按照9億元月利息1.2%支付,上漲後按一定比例分成。不同價格分成比例不同,股價到51元時,王悅和陳方按照3:7比例分成。

  為了聯絡,陳方專門買了兩臺蘋果6手機,一臺自用,一臺送給盛李原供聯絡使用,並在報攤買了手機號,用買來的手機號注冊微信,以實現信息隔離。

  陳方安排資金從2017年6月開始陸續買入。這裏還有一個插曲,2017年7月陳方因為操縱證券市場罪被遼寧省本溪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取保候審,一度失聯,讓王悅一方很緊張,後來陳方無事,操盤繼續。

  配合

  為了增進信任彼此監督,陳方會通過專用的微信號為盛李原一周發送2、3次賬戶持倉明細。盛李原會照前100名大股東名單,自行核對。

  盛李原則將愷英網絡的利好信息,提前告訴陳方。2017年7月,在愷英網絡發布收購浙江盛和50%股權消息前半個月,消息已傳給陳方。2017年9月初,愷英網絡發布高送轉前半個月,盛李原陳方到租住的浦東新區文化東方酒店告知陳方,讓陳方繼續放心買入。

  果然2017年8月27日,愷英網絡披露半年報時提出每10股轉增10股的預案,並在一個月後即完成除權。

  此外,愷英網絡先後公告,在大數據、全景相機、VR/AR、小貸、P2P、消費金融等領域四處開花,追逐熱門概念。

  為了操盤,陳方也顯示出巨大能量,他找來不少幫手。比如梁某就受邀一起運作過愷英網絡,時間在2017年11月、12月左右,梁某購買了5千萬~6千萬愷英網絡股票。梁某當時正在運作華英農業,要求陳方代持華英農業。行話裏將這種做法稱為換倉,彼此持有對方想要操作的股票,降低風險。

  陳方還找來北京寶袋財富法人李某。2017年11月,陳方告訴李某,他要買15億元的愷英網絡,需要10億元鎖倉資金,鎖倉3個月,每個月可以支付利息4%。2017年12月初,河南鄭州一個配資中介楊某,當時在操盤豫金剛石,通過溫某認識陳方,楊某鎖倉1億元。

  參與鎖倉的還有薦股公司,這裏面也有不少故事。

  2017年12月份,前期買入的陳某為了找人接盤愷英網絡從而拉高出貨,就找了深圳一家薦股公司幫助鎖倉。薦股公司答應買入5億元,月息為5%。這家公司薦股能力頗強,在2017年12月推薦時一天讓客戶買入2億元,但後來薦股公司突然要求客戶全部出貨,躲過一跌。不是因為薦股公司良心發現,而是合作雙方有了分歧,陳方給薦股公司打了500萬元費用,薦股公司認為應該是1000萬元。賣出後導致愷英網絡股價大跌,陳方一時無法找到接盤資金。

  本來王悅約定陳方操盤時間到2017年12月截止。2017年12月12日達到峰值29.03元(除權後),對應市值約415億元。

  突變

  未料愷英網絡2017年年底遇到黑天鵝,騰訊因遊戲《阿拉德之怒》知識版權起訴愷英網絡,引起愷英網絡股價大跌。在杭州市錢江新城瑞晶國際大廈,王悅告訴陳方,後悔沒在12月底將19億元定增票出掉,希望陳方能繼續幫他拉股價。陳方因股價下跌要求王悅追加1億元保證金,王悅又給了陳方6000萬元。

  愷英網絡2018年1月8日開市起停牌,聲稱是為了重大資産重組,其實是為了阻止股價繼續大跌。在停牌前,愷英網絡釋放消息要做區塊鏈。

  陳方前後從王悅及其關聯方處,拿到了3.6億元,最後6000萬元到手後,陳方並沒有增持愷英網絡。

  利好還在繼續釋放,2018年3月5日,愷英網絡提出年度分配預案,每10股轉增5股。並在2018年5、6月斥資逾10億元收購浙江九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70%股權。

  2018年3月,王悅選擇將增發股權套現,虧了6億元,同時也要求陳方將配資進行清算。

  在拉抬愷英網絡結束後,陳方覺得聯絡手機已沒用,為了安全,就在紹興公司樓下將蘋果6砸掉,一並砸毀的,還有盛李原的那臺,以消滅雙方來往痕跡。

  從2018年3月份到下半年,王悅先後多次到浙江紹興柯橋區陳方的公司,去找陳方要3.6億元操盤資金,陳方稱操盤資金還沒有完全清算出來,等到清算出來後再還給王悅。陳方稱其掌握的配資出現不少虧損,他要等到資金到期方可逐步退還。

  陳方的確沒有全身而退,但是也不至于此。

  事件的進展脫離了王悅控制,2018年3月,陳方在二級市場將所控制股票全部拋售後,將盈利的2000萬元,加上一部分配資賬戶中的資金,通過大宗交易的形式承接了愷英網絡1.7億元的股票。這次承接,已不是和王悅約定的交易范圍,而是陳方與其他客戶的決定。因為大宗交易有6個月的鎖定期,2018年9月解禁,接盤時18元,解禁時4元,虧損不少,解禁後配資賬戶金主選擇立即拋售。

  到2018年11月份,陳方累計使用150個個人配資賬戶購買。這些個人配資賬戶來源于上海、杭州、溫州、紹興等地,安排手下10多個交易員進行下單。

  後來王悅失去耐心,威脅陳方不還錢就向公安局報案,陳方開始通過金丹良賬戶轉給王悅2000萬元,後來又打了800萬元給王悅,尚欠王悅3.32億元沒有歸還。

  這成為事件爆發的導火索,據悉,王悅事發純屬偶然,王悅的一位下屬獲知王悅操縱股價一事,王悅沒有從陳方處如約收到數億元資金。這位屬下一時眼紅,威脅王悅舉報此事,除非掏錢免災,未料王悅對其不理不睬,屬下覺得受到蔑視憤而舉報,最終兩敗俱傷。

  2018年7月5日,上海經偵總隊調查股價操縱一案,2018年9月開始給王悅錄口供。2019年3月18日,王悅召開董事會將愷英網絡董事長職務轉讓給金鋒,金鋒、金丹良也被網上追逃。王悅以為事情會有轉機,但並未有轉機,他選擇潛逃,2019年5月1日在江西上饒被抓獲。

  在上市公司層面,自2019年3月起,除王悅外,包括副總經理馮顯超、總經理兼財務總監陳永聰、董事長金峰在內的多為愷英網絡高管,陸續遭到公安機關調查或逮捕。當年3月30日,公司公告稱王悅失聯,但原因不明。在回復深交所問詢函時,愷英網絡披露,王悅已在3月25日因個人原因向公司提出辭職。

  2019年5月,愷英網絡公告,稱公司收到王悅的家屬送交的《告知函》,其家屬稱收到上海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書》,王悅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並由上海市公安局凍結了王悅所持的全部公司股份。

  豪車豪宅

  除了護盤增發資金,其實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促使王悅要維護股價。

  借殼上市後,王悅沒有機會減持,財富只是賬面上的,能變現的辦法就是質押融資,這也是很多原始股東的通行做法,身家大漲後,將股權質押融資用來投資、消費。有一段時間這些股東頻繁爆倉,甚至出現實控人變更。

  2016年2月,他將股票質押給海通證券融出5億元,質押出來的資金用來改善生活,王悅花了2.5億元買了一棟住宅,然後又買了9輛車,每輛價值都是數百萬元,其中有一輛花費1700萬元。

  通過質押融資,王悅先後獲得17億~18億元,其中10億元支付了質押回購利息,5、6億元用于履行定增兜底承諾,向定增參與方支付本金和利息。

  質押融資最怕股價下跌,導致要追加抵押物,或者被平倉,所以在2018年年初他拋售掉定增股票後,依然要不斷炮制利好維護股價。

  2017年年末不少限售股解禁後選擇減持,王悅只能依靠釋放概念、業績利好,以及陳方的配資維持股價。不過沒有真實業績支撐的股價很難持久。

  從信批上可以看出這種變化。2018年4月26日,愷英網絡披露了一季度實現2.47億元凈利潤,預計上半年凈利潤的范圍為4.27億元至5.47億元。同年10月29日,公司披露前三季度盈利約為1.2億元,並預計全年的利潤在5.2億元至6.4億元之間。到了2019年2月27日,公司又發布了業績預告修正公告,此時對2018年的利潤預期變為1.7億元,對應四季度實際利潤不到5000萬元。

  可以看出,隨著高管案發,愷英網絡失去了維護股價的能力或動力,放棄對全年利潤的維護。股價也隨之暴跌。

  起家

  王悅為江蘇蘇州昆山人,2001年考入位于陜西西安的長安大學,水文水資源專業。他喜歡的是計算機,上學時就是生意能手,並不熱心學業,而是熱衷做生意。他曾回憶,百度彩鈴廣告76頁,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都是他投放的。大學期間成為中國最早的個人站長之一,自稱大學還沒畢業已賺到幾百萬。

  他進入遊戲行業,是因為畢業後進入51.com網站,負責組建51遊戲團隊。最終在2008年創立愷英網絡,看到開心網的社交遊戲火爆,他讓團隊打造了《恐龍時代》《熱血海盜王》《捕魚大亨》三款社交遊戲。

  他在頁遊戰略上聰明的綁定騰訊,2011年9月愷英網絡推出首款網頁遊戲《蜀山傳奇》,依靠騰訊流量,注冊用戶超千萬。2012年,愷英網絡從騰訊開放平臺的月凈分成已經超過了2000萬元,成為騰訊第三方遊戲開發商中業績最佳者。

  2015年《全民奇跡MU》推出,2016年第二季度總流水已達50億元,手遊在海外如韓國、越南等東南亞共七個地區上線。僅在韓國,2016年上半年斬獲超過16億的流水。這是一個超級大IP,全球流水超百億元。

  “我們不是一個純資本運作的團隊,我們是一個做産品的團隊,最核心的是把産品做好。”王悅曾經如此表示,不過從上市後來看,他並沒有做到這一點,他不僅頻繁釋放利好,利用配資操縱股價,而且還喪失了制造爆款遊戲的能力。

  在公司中,王悅並不擅長技術,而是善于管理和交流,他主抓對外業務。在公司上市後,王悅將家人孩子送往新加坡,交了一個1992年出生的女友。隨著並購進展,他在管理上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喜歡使用一些有污點或者被他掌握了污點或者一起知道污點的人士,信奉”水至清則無魚“。

  在戰略上,依靠騰訊平臺有了實力的愷英網絡,也不想僅僅只依靠騰訊,上線了頁遊平臺“XY遊戲”。這種平臺可能一時之間能吸引不少用戶,但不能像騰訊那樣穩定廉價可靠。

  當初和他一起白手起家的夥伴們,成了犧牲品。6月28日,愷英網絡40多名股東及員工通過微信公眾號“愷甲騎士”發布舉報稱,員工股東持股平臺上海聖杯投資管理合夥企業和上海騏飛投資管理合夥企業的數億元利益被愷英網絡前董事長王悅轉移。

  據舉報內容顯示,2015年愷英網絡借殼上市前夕,為感謝奉獻近十年的老員工,一起分享上市成果,出臺了股權激勵機制,持股平臺為聖杯與騏飛兩家企業。但是不到6年,聖杯與騏飛所持有的愷英網絡股票幾乎已經被質押、被處置、或馬上要被拍賣。當初購入愷英網絡股權的成本並非愷英網絡所宣稱的1.28元/股,而是遠遠超過10元/股,其中聖杯和騏飛股東的數億元利益被愷英網絡前董事長王悅轉移,員工們沒有分到企業上市的錢,還要為上市背上一筆稅務負擔,據了解企業上市時,股東按規定要交納一定稅負。有股東表示,這筆賬要記在王悅名下。

  王悅的資金壓力也不小,2015年愷英網絡借殼估值63億元,王悅名下股權應繳納3.43億元,和上海稅務部門商定2019年12月31日前繳納50%,2020年年底前繳納剩余的50%。

  能將一家公司運作上市,王悅自有過人之處,但另一方面,走進資本市場也放大了他本身的弱點,他不能有效約束自己,迷上資本運作鋌而走險,最終不僅害了自己,也害了創業夥伴。

【糾錯】 【責任編輯:于楊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919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