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0 12/ 28 09:03:58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我國網民近2.23億是學生,青少年模式防護效果如何?

字體:

  原標題:我國網民近2.23億是學生,“青少年模式” 是真保護還是走形式?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近期發布的第46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今年6月,我國網民人數已達9.40億,其中19歲以下網民佔18.3%,為1.72億人。而以職業劃分,學生佔比最多,達23.7%。也就是説,有近2.23億網民還在讀書階段。

  當下互聯網已經成為未成年人獲取信息、認識世界和休閒娛樂的重要途徑,然而網絡內容良莠不齊、泥沙俱下,又很容易對心智尚未健全且自控能力較弱的未成年人造成侵害。看直播、刷視頻、玩遊戲,未成年人沉迷網絡不僅耽誤學習,更有類似“16歲女孩打賞主播,55萬家當揮霍一空”“熊孩子打賞主播12萬,父母報警求助”這樣的事情屢屢發生。

  談到未成年人的上網問題,家長們可是有不少的話要説。

  記者:會限制他(孩子)用短視頻嗎?

  市民:會,我都不讓他看,這太影響學習了。

  市民:會,我不喜歡孩子接觸電子産品。

  記者:那您知道短視頻平臺有一個青少年模式嗎?

  市民:不知道,我都很少看。

  市民:知道,每次一打開抖音就先跳出來那個,但是我沒有用過。

  市民:有的(青少年模式)給孩子講講課那種正能量的,我覺得相當好。

  市民:我知道,但我沒打開看,實話實説。

  市民:會注意看他(孩子)看的(是)什麼內容,也不會刻意去開這種(青少年)模式。如果説考慮孩子確實沒這種自控力,那你肯定要有用,它(青少年模式)本身設計的初衷就是有這個意義所在。

  市民:在一定程度上會限制孩子上網搜索的范圍,還有約束他的一些行為。

  市民:我覺得需要這個模式吧,因為現在有些孩子是自己用手機的,這個(青少年模式)是很多家長需要一開始在手機上做設置的,如果沒有做這個設置後來就管不了了。

  53家視頻及直播平臺上線“青少年模式”

  剛剛家長們所説的“青少年模式”,其實指的是2019年3月,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牽頭,主要短視頻平臺和直播平臺試點上線的“青少年防沉迷係統”,該係統會在使用時段、時長、功能和瀏覽內容等方面對未成年人的上網行為進行規范。截至今年10月,已有53家網絡視頻和直播平臺上線了“青少年模式”。

  “青少年模式” 真保護還是走形式?

  “青少年模式”究竟是如何使用的?又能達到什麼樣的防護效果呢?

  記者從目前已經上線了“青少年模式”的53家網絡視頻及直播平臺中,隨機挑選了幾款應用進行體驗。其中大多數應用,在每日首次使用時,係統都會有彈窗提示,輸入4位密碼,即可進入“青少年模式”。同時,部分應用還可以通過追蹤地理位置,分析用戶行為等技術手段,篩選甄別出農村留守兒童用戶,為他們自動切換到“青少年模式”。

  由于是非強制性使用,“青少年模式”在各網絡平臺上的具體設置並不完全相同。但通常都包括:進入或退出模式需輸入提前設置的四位密碼;進入“青少年模式”後,每次使用時長累計不能超過40分鐘,40分鐘後,如要繼續使用,則需再次輸入密碼;此外,每日22時至次日6時,如要使用短視頻App,也必須輸入密碼。以上設定可有效幫助家長控制孩子上網的時間和時長。

  此外,“青少年模式”通常還禁止使用平臺的打賞、充值、提現、直播、發布觀點等功能。而內容方面,推送給用戶的也多為適合青少年觀看的學習課程、科普知識等。

  所有網絡平臺全都設置了“防火墻”嗎?

  看來,“青少年模式”的確可以像防火墻一樣,加強對未成年網絡用戶的保護。但記者在調查中也發現,部分網絡平臺雖然上線了“青少年模式”,但在實際運營中,仍然存在諸多問題。

  記者打開一款應用較廣的短視頻App,選擇進入青少年模式,但不久便刷到了明顯不適合青少年觀看的內容,畫面充滿了色情意味,下方“青少年模式”五個大字形同虛設。而該App在手機的應用商城裏,下載量達3.8億次,位居下載排行榜第三名。

  中國科協“源新聞”專家庫成員、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北京市網絡法學研究會副會長 王四新:這種標準(青少年模式)它現在還不是一個強行的標準,它只是倡導性的。我這個措施不斷完善,不斷嚴格實施,它需要時間、精力、財力和物力方面的投入。那在沒有成為強制性標準,可有可無的情況下,那我可以不真心去做這些事情,或者説我只在形式上滿足監管部門的要求。

  除了部分平臺對內容把關不嚴,“青少年模式”在一些應用中也還存在著技術漏洞。記者搜索發現,網上關于如何破解“青少年模式”的帖子不在少數。如將App卸載重裝,處于遊客模式,便可解鎖所有內容。記者對多款應用進行了檢測,發現該漏洞普遍存在,只有一款短視頻App成功規避了這一問題。

  而平臺存在的另一大漏洞就是密碼問題。“青少年模式”設定的密碼通常只有四位數,且密碼不會“輸錯多次就鎖定”,這就意味著用戶可反復猜測密碼,進行解鎖。

  中國科協“源新聞”專家庫成員、中國信通院泰爾終端實驗室互聯網與軟件部副主任 林瑞傑:我們建議企業通過人臉識別、指紋識別等生物特徵、數字識別技術來解決青少年模式登錄驗證的問題。

  專家同時指出,即便一款應用限時40分鐘,但手機中多款應用疊加,上網總時長仍無法控制,難以根本解決青少年沉迷網絡的問題。

  中國科協“源新聞”專家庫成員、中國信通院泰爾終端實驗室互聯網與軟件部副主任 林瑞傑:首先單個App的使用時長要共享,需要有一個平臺對信息進行匯總,並且控制。第二是我們可以通過“家長的客戶端”個性化設置需要統計的App時長,並且可以觸發報警,並且(家長)可以遠程進行控制和阻止。

  部分限制功能仍可用 “青少年模式”有死角?

  除了以上漏洞,記者在對某音樂類App進行檢測時發現,其“青少年模式”僅限制了直播頁面,但未對在線K歌錄制、評論與關注、原創音樂社區等帶有社交屬性的功能採取限制措施。

  而在某社交平臺,記者發現,“青少年模式”下,用戶仍可任意點關注、發表評論,甚至進入商城消費。

  “青少年模式”普遍存在哪些問題?

  互聯網信息安全專家指出,目前部分平臺的“青少年模式”普遍存在四大問題:

  用戶身份難確認,可通過反復輸入密碼等方式延長使用時間;

  某些短視頻平臺對內容把關不嚴;

  部分平臺所推送的實時信息與“青少年模式”不匹配;

  隱私保護不健全,用戶數據暴露在外。

  保護青少年網民 多了哪些法律新規?

  《2019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顯示,74%的未成年網絡用戶擁有屬于自己的上網設備,其中手機擁有率高達63.6%。為了加強對他們的保護,不久前,我國第三次修訂未成年人保護法,增設了“網絡保護”專章。

  即將于2021年6月1日正式實施的新版未成年人保護法,第74條第一款規定,任何企業都不得提供誘導沉迷的産品和服務。第74條第二款規定,“網絡遊戲、網絡直播、網絡音視頻、網絡社交等”網絡服務提供者,應當針對未成年人使用其服務設置“時間管理、權限管理、消費管理等”功能。

  而第71條則規定,監護人應當提高網絡素養、規范自身使用網絡的行為,再對未成年人使用網絡的行為進行引導和監督。監護人應當安裝未成年人網絡保護軟件、選擇適合的服務模式和管理功能等。

  中國科協“源新聞”專家庫成員、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北京市網絡法學研究會副會長 王四新:要防止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用它的服務,對未成年人對青少年形成數據綁架、社交綁架,讓未成年人形成一些不良的用網習慣。那麼我們不是説讓他不用,也不是讓他少用,而是説讓他會用,另外一個就是讓他自己掌握著控制著用,讓他成為互聯網各種服務的主人,而不是讓他成為互聯網服務的奴隸。(記者 吳薇 劉鑫 魯念 李峻)

【糾錯】 【責任編輯:尹世傑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914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