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0 12/ 24 08:44:40
來源:新京報

全國檢察機關近兩年幫農民工討薪3.4億

字體:

  全國檢察機關近兩年幫農民工討薪3.4億

  辦理支持農民工起訴民事案件25635件;受疫情影響,今年檢察機關受理案件總數下降幅度較大

  歲末年初是農民工工資支付的高峰期,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是重要民生工作。昨日,最高檢召開發布會通報檢察機關2020年依法懲治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工作情況,會上透露,2019年至今,檢察機關辦理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案件共為農民工追討欠薪3.4億余元,辦理支持農民工起訴民事案件25635件。

  最高檢檢委會委員、第一檢察廳廳長苗生明在會上透露,近三年來,全國檢察機關共受理審查逮捕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6336件6633人,批準逮捕3710件3805人;受理審查起訴9268件10497人,提起公訴6077件6644人;不起訴2630件3105人。

  苗生明表示,檢察機關依法懲治欠薪工作也呈現出新的特點,與企業受疫情影響上半年停工停産有關,案件總數降幅較大。

  記者了解到,2020年1月至11月,全國檢察機關共受理審查逮捕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1295件1375人,同比分別下降46.3%和45.4%;受理審查起訴2504件2887人,同比分別下降26.9%、27.5%。

  疫情期間,生産經營活動受到衝擊,就業崗位大幅縮減,對因欠薪遭受困難的農民工,檢察機關積極搭建平臺,探索國家和社會互補的多元社會救助渠道,避免因勞而無酬對農民工生活造成影響。

  比如,山西省大同市雲岡區檢察院辦理孫某某等54名農民工支持起訴案時,了解到農民工已連續5個月索要勞動報酬無果,檢察機關經多方調解,用6天時間就促成建設方、承包方、施工方與農民工達成協議,54名農民工順利拿到了被拖欠的101.2萬元工資。

  ■ 解讀

  嚴格把握企業生産經營困難與惡意欠薪的界限

  苗生明表示,要嚴格把握企業生産經營困難與惡意欠薪的界限,如果確因生産經營困難出現拖欠勞動者報酬時,企業要注意積極與勞動者溝通協商。

  與疫情影響上半年停工停産有關,今年檢察機關辦理懲治欠薪案件總數降幅較大。

  苗生明表示,辦案中如何兼顧企業與勞動者權益,首先要嚴格把握企業生産經營困難與惡意欠薪的界限。檢察機關在辦案中,嚴格區分企業因資金周轉困難等客觀原因造成的工資暫時拖欠與惡意欠薪犯罪的性質,綜合考慮欠薪者的主觀故意、危害後果、違法情節,確保案件認定準確,處理妥善。

  如果企業因生産經營困難出現拖欠勞動者報酬時,苗生明表示,要注意積極與勞動者溝通協商,不能逃避支付勞動者報酬。對于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難以支付的,應當充分向政府部門説明客觀情況,不能不予理睬,逃跑、關機或者直接表示拒絕支付。

  此外,對于已經被立案的涉罪企業主,要主動向司法機關認罪認罰,並多方籌措資金支付欠薪,對于尚未造成嚴重後果的,如果在提起公訴前支付了勞動者的報酬,檢察機關將根據案件情況作出不起訴決定、變更強制措施逮捕為取保候審或者提出從輕、減輕的量刑建議。

  ■ 鏈接

  逃避支付報酬涉嫌犯罪的 勞動者可請求刑事立案

  苗生明説,各地檢察機關堅持依法懲治欠薪犯罪與追討欠薪並重,在辦案中加強多方溝通協調,邀請人社部門、街道社區、涉案單位及農民工代表等,通過督促履行、扣押查封財産、協調工程發包方等案外人先行墊付等方式協調追欠追贓,維護農民工權益。

  實踐中,勞動者如果出現工資被拖欠問題,首先可以向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反映情況和投訴,由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向用人單位發布責令整改通知,責令限期支付勞動報酬;也可以直接向勞動合同履行地或公司所在地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要求用人單位依法支付拖欠工資;對仲裁結果有異議的,可以在收到仲裁決定後15日內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此外,也可以向檢察機關提交申請,請求人民檢察院支持起訴;對于用人單位不履行仲裁裁決的,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

  對于逃避支付,經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涉嫌犯罪的,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請求刑事立案;公安機關不予立案的,可以請求檢察機關進行監督。(記者王俊)

【糾錯】 【責任編輯:遊蘇杭 】
閱讀下一篇: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7112689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