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者探訪世界最大稀土礦 礦區門崗戒備森嚴 礦化帶遍布攝像頭
2020-10-23 08:26:12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被曝稀土以“白菜價”售賣

  記者探訪世界最大稀土礦 礦區門崗戒備森嚴 礦化帶遍布攝像頭

白雲鄂博礦區

白雲鄂博鐵礦外圍建有深兩米的壕溝

  白雲鄂博在蒙語中意為“富饒的神山”,這裏蘊藏著世界最大稀土礦,也是中國戰略資源保密單位,所有人進礦場都要經過嚴格檢查,裏面禁止拍照錄像。

  據新華每日電訊報道,包頭市白雲鄂博的稀土目前仍然存在私挖盜採、“黑礦”走私等亂象,定價權也不在自己手中。再加上外國採購商故意壓價,幾十年一直都以“白菜”價售賣。

  10月14日,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來到白雲鄂博礦區實地探訪,發現這裏門崗戒備森嚴,沒有門卡或提前預約不能入內。有工人告訴記者,現在礦區內部安有攝像頭並有巡邏車輛,近些年已經沒有稀土被偷運的現象,但在距離礦區五六公裏外的小山上,此前仍有附近村民或小廠商在私自開採。

  包頭市稀土交易所董事長李振宏在談到稀土價格時表示,稀交所沒有形成全國統一的稀土産品交易市場,缺乏客觀價格形成機制,國內稀土交易絕大部分是通過雙方協商完成的,所以“真實成交價格只有他們自己知道。”李振宏呼吁,應快速把國家級稀土交易所做起來。

  探訪

  世界最大稀土礦

  未經允許不能進入

  白雲鄂博礦區擁有世界上可採儲量和産量最大的稀土,稀土儲量約佔全球稀土産量的一半。

  整個白雲鄂博礦區面積328.64平方公裏,轄兩個街道辦事處和四個社區。總人口2.76萬人,其中白雲鐵礦職工及家屬2.21萬人,超過全礦區人口的80%。礦區內分布著當地政府最先允許開採的“白雲鄂博鐵礦區”,以及近年來新開發的“巴潤礦區”,均為保密單位,因此採礦工作及加工區域都禁止拍照錄像,未經允許更不能隨便進入。

  據了解,十多年前,礦區産權不清,私挖濫採較為嚴重。在2010年前後的專項整治中,周邊48公裏被礦化帶保護了起來。目前,包鋼(集團)公司擁有白雲鄂博礦區的獨家開採權。

  記者在現場發現,包鋼旗下的這兩個礦區外墻設均有長達十幾公裏,寬2米左右的壕溝,以防止私挖濫採的汽車進入礦區,同時礦區大門外設有門崗禁止外人進入。但在白雲鄂博鐵礦區門崗旁邊三四百米處的壕溝上,記者看到有條約兩米寬的便道可直接入內。同樣,巴潤礦區門崗西側約500米處,也有條便道可直接抵達礦區綜合辦公樓。

  對此,白雲鄂博礦區政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包括我們進去都得層層審批,一人一卡一車一照,直接是包鋼自己的保衛部,從市裏面派,他們保衛隊還輪換。”

  門崗周邊的礦區圍欄內,記者沒有發現私挖濫採痕跡。有工人介紹,平時私家車不許入內,沒有員工卡也進不去,但穿上工作服從這些小路進去無人阻攔。

  一位巴潤礦區的服務商透露,十多年前在廠區周邊的私挖亂採、尾礦被偷走的現象已經被禁止。白雲鄂博鐵礦區和巴潤礦區將礦石送到選礦廠分別提煉稀土和鐵礦,周邊小選廠則長期幫助包鋼選礦提煉、收取加工費。如今礦山周邊幾十公裏挖了兩米深的壕溝,並有攝像頭監控,所以在採礦區域范圍內已經沒有稀土被偷運的事件發生。

  據了解,稀土管道運輸用的是美國技術。同時,有工人稱在巴潤礦區外面的東北方向五六公裏處,此前經常會有當地村民或小廠商私挖亂採,“不過現在稀土和鋼鐵賣不出價格,開挖的人已經很少了。”

  包頭市自然資源局工作人員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平時如果遇到這種現象可向國土資源局舉報,有專人處理。該工作人員還表示,“私挖亂採現象一直都存在,也不是只有包頭才有,這種礦山比較多的城市,周邊都有這種問題。”

  行業

  國內交易多協商完成

  真實成交價格只有當事人知道

  稀土是一種重要的戰略資源,是不可替代的高新技術和軍事戰略元素,被稱為“工業維生素”。我國擁有超過全球50%的稀土資源儲量,佔據了全球90%的市場份額,一直有“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之説。

  然而,中國對稀土價格的幹預能力卻很弱,使得巨大的市場份額優勢不能轉化為市場勢力和商品定價優勢。2011年5月,內蒙古自治區批準成立了包頭稀土産品交易所(以下簡稱“稀交所”),這也是我國唯一的稀土産品交易場所。

  稀土交易所董事長李振宏在接受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我們面臨的問題是,沒有形成全國統一的稀土産品交易市場,缺乏客觀價格形成機制。國內稀土企業交易絕大部分通過雙方協商完成,真實成交價格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據包頭稀交所官網顯示,10月20日稀土産品協議市場價格為:氧化鑭報價0.94萬元/噸;氧化鈰報價0.89萬元/噸;氧化鐠釹報價30.28萬元/噸;氧化釹報價31萬元/噸。

  而北方稀土10月的挂牌價為:氧化鑭報價1.08萬元/噸;氧化鈰報價1.08萬元/噸;氧化鐠釹報價37.6萬元/噸;氧化釹報價39.5萬元/噸。

  據了解,建立稀交所的初衷是為了掌握定價權。李振宏向記者指出,稀土的價格由市場決定,這是價格核心定價機制。這個機制就是要建立一套新的交易規則或貿易規則,最根本的方法便是建立一個具有公信力的國際交易所。

  只是,包頭稀交所目前在全國范圍內都缺乏影響力。作為全國唯一的稀土産品交易所,2019年包頭稀交所的實際交收額僅13.3億元,交收量僅3386噸。自成立以來,包頭稀交所交收量累計超過8423噸,但市場仍有大量的稀土交易屬于傳統易貨。

  此外,李振宏表示,除本身交易機制不夠成熟外,還存在平臺級別低、前端生産配額制與後端交易市場化的矛盾等因素。另外,包頭稀交所等幾大交易平臺,都是省區級交易平臺,服務稀土行業的功能難以發揮。“我們正在爭取把包頭稀交所上升為國家級平臺。”

  監管

  周邊48公裏礦化帶安攝像頭

  私挖濫採將被制止和處罰

  關于白雲鄂博礦區存在私挖盜採、“黑礦”走私等亂象,包頭市多個監管部門進行了回應。

  包頭市國土資源局工作人員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如果挖礦人員沒有拿到採礦證,則會向其下達停産通知書,並進行制止和處罰。“如果開採量大的話,達到涉刑標準的移送到公安機關處理。”

  對于處罰標準,這名工作人員稱,首先是沒收非法所得,挖多少礦給國家補回多少錢,然後還要進行一定比例的懲罰性罰款,“我們執法不像公安那樣有強制性,只能當場制止。”

  據了解,在2010年稀土專項整治中,周邊48公裏被礦化帶保護了起來,網圍欄邊緣安裝有攝像頭。從2012年至今,執法人員未發現違法開採事件。不過監管人員補充説,“我們在執法和巡邏當中,由于外圍沒有磁鐵礦和稀土礦,所以不擔心開採。如果有私挖濫採的話,可能是在白雲區外的達茂旗,因為這些地方非常接近。”

  同時,白雲鄂博礦區政府相關負責人表示,現在整個監控網已經很完善,即使尾礦也不敢浪費,用不了的都儲備起來了。該負責人稱,9月中旬召開第四屆白雲鄂博資源戰略研討會時,專家對白雲鄂博礦區進行了參觀考察,認為查清白雲鄂博資源家底勢在必行,要報出白雲鄂博鐵、稀土、鈮資源儲量的準確數據,並呼吁重視白雲鄂博資源開發利用。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截至2020年3月31日,“中國稀土行業電子地圖”標注企業數量超2000家。産業集中度過低所産生的直接後果就是重點企業對于行業整體的控制能力不強,無法以一個聲音在國際商品定價上發揮影響力。

  河南財經政法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學院副教授張霄建議,政府方面要發揮宏觀調控作用,加大行業整合力度,提高科技創新。並盡快形成國際稀土定價中心,建立健全稀土儲備制度,促進貿易公平和國際交流。

  (記者 吳丹若 趙敏羽 盧燕飛 發自內蒙古包頭市)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45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