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畫“活”了的李家山村
2020-10-19 18:25:5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太原10月19日電 題:畫“活”了的李家山村

  新華社記者趙東輝、王勁玉

  從磧口鎮黃河古渡口出發順著蜿蜒的山路攀爬2公裏,一處山坳裏的古村落豁然開朗,遊客猶如落入世外桃源。藝術家吳冠中稱它為“黃土高原上的布達拉宮”。歷史見證了它的繁華、衰落,如今由于沿黃旅遊的興起,村子又“活”了起來。

(鄉村振興·圖文互動)(1)畫“活”了的李家山村

  這是10月14日拍攝的山西呂梁磧口鎮李家山村(手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馬亞運 攝

  這處古村落名叫李家山村。20世紀80年代末,吳冠中受邀來到了這裏,從山底拾級而上,依山而建的11層院落讓他不禁感嘆“這裏的房子像是從山裏長出來的”。從明清開始,李家山村作為黃河古渡口晉商家屬生活區而存在。

  今天,在村子東頭的小廣場上,農民李月成身穿羊皮襖,頭戴白毛巾,腰裏別著旱煙袋,傳統黃土高原的著裝引得遊客爭相拍照,一首首山歌唱得遊人心裏歡喜。

  來自北京的畫家白羽平在國慶長假之後又一次來到了李家山村,一同前來的還有國內90多名畫家。山村不大,繞著坳口行走一圈能看到村子的全貌,散落在村子四處的畫家們用自己的畫筆把村子搬到畫布上。“這裏的建築很入畫,我們能感受到歷史的溫度。”白羽平説。

(鄉村振興·圖文互動)(3)畫“活”了的李家山村

  10月14日,來自全國各地的畫家在李家山村寫生(手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趙東輝 攝

  在清代至民國年間,晉商有一條糧油之路,晉商將河套平原生産的糧油、皮毛、甘草等通過黃河水運運到磧口,再用騾馬、駱駝馱運到晉中平原。歷史的風霜剝蝕著那段輝煌又艱苦的創業之路,作為家屬區,李家山村保留了對遙遠時光的記憶。

  李海平家的房子是李家山村最年輕的,這座建于1918年的院子也是李家山村最早接待遊客的地方。20多年來,李海平的身份不斷地增加,向導、廚師、民宿老板、民歌手,李海平一直是村子的“活廣告”,每年接待上千人也讓這個莊稼漢子有了不菲的收入。

  由于村子封閉、生活不便,李家山村居民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逐步搬遷到了山下的新村。“改革開放之後,住在山坳裏的村民們開始陸續下山,村子最多時有超過1000人居住,但現在只有30來人。”李家山村第一書記續斌説。

  搬遷到山下讓村民的生活得到很大的改善,近年持續展開的脫貧攻堅戰讓這個貧困村徹底擺脫了貧困,隨之而來的旅遊經濟讓許多村民的日子變得富裕起來。

(鄉村振興·圖文互動)(2)畫“活”了的李家山村

  10月14日,身穿羊皮襖、頭戴白毛巾的李月成(右)與遊客互動(手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勁玉 攝

  70歲的李月成在去年回到舊村後花了1萬元買了1頭毛驢,在村子東面的廣場上,他一邊唱民歌,一邊讓遊客騎毛驢體驗黃土高原的“土味浪漫”。民俗表演讓李月成這個失去勞動力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如今每天也有了多則四五百、少則三五十元的收入。貧困戶程玉香也回到了她那處康熙年間修建的土窯洞,靠著開民宿,程玉香僅國慶節8天假期就收入了3000多元。

(鄉村振興·圖文互動)(4)畫“活”了的李家山村

  這是10月14日拍攝的修建于康熙年間的土窯洞(手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勁玉 攝

  磧口位于呂梁山脈的西北部,自2018年以來,呂梁地區已建成了296公裏的沿黃旅遊公路,並把磧口古鎮等多數沿黃旅遊景點串聯,帶動沿線50個貧困村通過發展旅遊關聯産業脫貧致富,惠澤沿線貧困群眾18萬人。磧口所在的臨縣作為山西省最大的貧困縣乘上了沿黃旅遊這趟“快車”。

  “交通條件便利了,近些年磧口古鎮每年遊客都能增加10來萬,去年接待了70萬名遊客,李家山這個古村落也被越來越多的遊客發現。”磧口鎮黨委書記李金峰説。

(鄉村振興·圖文互動)(5)畫“活”了的李家山村

  這是10月14日拍攝的修建于1918年的傳統院落(手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勁玉 攝

  鎮裏有個《夢回磧口》的演出,説的是晉商走西口的故事。晉商那時是不帶女眷的,李家山成了走西口晉商的歸宿和寄托,是他們魂牽夢縈的溫柔之鄉。越來越多來到磧口的遊客,總會來到李家山撫摸昔日晉商的情感和脆弱。

  趁著沿黃旅遊的火熱,李家山村引入了專業化運營公司,將98座傳統院落逐步開發,本著修舊如舊的原則,在保持古村原始風貌不變的前提下,讓“活”了的村子變得更有生氣。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21112663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