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部分産品“強退” 銀行理財轉型踩油門
2020-09-30 09:07:41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前不久,某銀行一只5年期理財産品提前終止引發市場熱議和投資者不滿。中國證券報記者走訪多家銀行發現,理財産品提前終止現象並不普遍。分析人士稱,銀行提前終止部分産品主要出于兩方面考慮:一是推動理財凈值化轉型,二是避免成本收益倒挂對利潤産生衝擊。

  “強退”現象不普遍

  普益標準發布的報告稱,自2018年以來,銀行理財市場共有1432只産品提前終止,其中有1348只于理財新規發布後終止。

  中國證券報記者走訪多家銀行發現,理財産品提前終止現象確有存在,但不普遍。

  一家國有大行支行人士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我們有産品提前終止,原因比較復雜,不便透露。”

  一位農商行高管稱:“沒聽説有産品‘強退’。我行理財規模很小,僅逾12億元,影響不大。”

  “部分被‘強退’的理財産品,在發行時可能故意用過高收益率吸引客戶。”另一家國有大行理財經理分析,這種推廣行為不符合相關規定,自然會被“強退”。

  某股份行理財經理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一般産品不會提前終止。提前終止的情況可能包括:一是發生重大事故,例如戰爭、自然災害等;二是銀行認為産品投資的某一標的未來存在風險,這是為客戶考慮。”

  推動銀行理財整改

  據普益標準統計,2019年銀行開始加速清退存量理財,涉及622只産品,較2018年大幅增加。

  從銀行類型看,近三年,股份制銀行提前終止的産品數量最多,共計767只,佔比57%;其次是國有銀行,共有256只産品提前終止。股份制銀行、國有銀行和城商行近三年提前終止的産品數量呈上升趨勢。

  中信證券明明研究團隊分析,受到監管和收益的雙重壓力,銀行提前終止了部分理財産品。一方面,資管新規明確要求銀行理財産品向凈值化轉型。另一方面,傳統銀行理財産品默認“剛性兌付”規則,預期收益率實際上成為銀行的負債成本,如果市場環境不及預期,銀行會面臨風險管理的巨大敞口。在這種情況下,銀行有動力行使在産品合同中保留的提前終止權,否則可能導致成本與收益倒挂。

  一位國有大行高管表示,對于待整改的表外理財,重點在資産端的整改和化解。銀行將結合後續監管政策具體要求,綜合考慮持倉的資産特性,擬採取發行理財子公司新産品承接、提前終止二級市場出售、部分回標等措施主動化解,妥善完成存量理財産品壓降工作。

  利于資管市場發展

  理財産品提前終止是否合規?北京時代九和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許桂林表示,雖然理財産品提前終止對投資者的收益會造成影響,但從合同約定看,因法律法規或政策變化,銀行提前終止理財産品是合法合規的。

  中國證券報記者查詢多份銀行理財産品説明書發現,各家銀行對提前終止風險均有提示,總體可概括為,銀行方面有權根據市場、産品存量等情況提前終止産品。有投資者表示,原來購買的理財産品收益率有6%,現在的理財産品收益率普遍為3%,“強退”後再購買新理財産品很不劃算。

  明明研究團隊認為,理財産品提前終止,對于銀行來説,需在短期內償付大量本金,甚至面臨部分客戶的永久性流失。從長遠看,雖然産品“強退”給買賣雙方都造成了一定影響,但這一變化也將給資管市場帶來新的機遇。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加載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飄香收獲忙
稻田飄香收獲忙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126560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