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小村莊到亞洲鮮花重鎮 鬥南花卉經濟讓生活越過越好
2020-09-13 07:38:10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雲南昆明建設花卉特色小鎮

  “花越賣越好,生活也越來越好”(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下午4點多,雲南昆明鬥南花卉市場人頭攢動。

  此時,正是鬥南最熱鬧的時候。滿載著鮮花的車輛,從四面八方的村寨向這裏匯聚。

  全國近七成鮮切花在鬥南交易。110多個大類,1600多個品種,鬥南花卉交易市場的交易量、交易額、現金流、交易人次連續多年居全國同類市場之首。

  有誰能想到,這個如今堪稱中國花卉市場風向標和花卉價格晴雨表的花卉市場,在上世紀90年代,還只是個散賣鮮花的街市呢?

  “花農們切下花打捆,挑著扁擔和籮筐叫賣,商販們推著自行車來收花。”20多年前的場景,華明升至今難忘:在鬥南村一條單獨劃出來的街角,花農、商販將這個小市場擠得水泄不通,一捆捆、一摞摞的花,擺在街邊賣。

  在鬥南花卉市場,華明升守著一個盆栽商鋪,耐心地給顧客講解著不同植物的種植方法。

  上世紀80年代末,華明升引進並種出了雲南第一盆康乃馨。2002年,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正式在鬥南落成開拍,拍賣出的第一號競品鮮切玫瑰也出自華明升之手。從一名普通的農民成長為高級農民技師,華明升見證了鬥南花農30多年奮鬥的歷程。

  1987年,24歲的華明升拿出了自家的一分承包地和家裏幾乎全部積蓄,托人買來劍蘭種球,開始試種劍蘭,成為鬥南第一批花農。

  在華明升的精心照看下,3個月後第一批花剪下,就賣了160多元。“比種蔬菜的利潤高了好幾倍!”盤算著收益,華明升和村裏的年輕人敏銳地發現了商機。

  華明升種出的花非常暢銷,其中的康乃馨、滿天星等,當時村裏人都還沒有見過。“一拿到市場上,馬上就賣完了,後來花販甚至到田邊來等著收花。”華明升説。

  “敢想,敢闖,敢幹。”華明升這樣形容鬥南最早的花農。慢慢地,鬥南村95%的農戶都把自家菜地改成了花田,種植技術逐漸由傳統種植向設施農業種植發展,逐步向規模化、精細化發展。

  鬥南坐落在滇池周邊,政府出臺政策鼓勵花農外出租地。華明升也與朋友合股,在昆明晉寧區和石林彝族自治縣共租了300多畝地種植大花蕙蘭。

  2012年,華明升的兒子從泰國留學歸來,接棒花卉事業。他借助語言優勢開始考察泰國市場,專攻熱帶植物進出口。就在不久前,5000盆小盆栽順利出口泰國。從小就跟花卉在一起,了解市場、懂技術,視野開闊,一批年輕人為鬥南花卉行業帶來了更多活力。

  “幸福是奮鬥出來的,我們鬥南的花能走向全國、走向國際,是靠鬥南人一步步闖出來的,我相信年輕人會助力建設一個更美麗、更不一樣的鬥南。”華明升説。

  如今,鬥南不再是過去的花卉大棚種植地,而是日漸成為集聚拍賣、物流、研發、農資等新業態的綜合體,實現了從“種植生産型”向“市場服務型”的轉身。

  2019年,鬥南花卉交易市場鮮切花交易額達到74.36億元,92億枝鮮花從這裏發出,銷往全國,還出口到了50多個國家和地區。從滇池岸邊一個小村莊發展到亞洲鮮花重鎮,鬥南的花卉經濟帶動從業人員100余萬人。

  走在鬥南的街道上,隨處可見前來淘花的市民、慕名而來的遊客、拿著手機直播的花商。“花越賣越好,生活也越來越好。”這裏的人紛紛點讚新生活。

  鬥南的日與夜,芳香四溢。(記者 劉文波 韓曉明 李茂穎)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486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