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劉俊海:證券代表人訴訟制度的落地生根需要協同共治
2020-09-04 17:39:3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第三屆中小投資者服務論壇9月4日以線上“雲論壇”形式舉辦。本屆論壇旨在探討如何以新證券法實施為契機,推動我國資本市場投資者保護工作開創新局面。

  論壇以“新證券法特別代表人訴訟實踐”為主題開設專題論壇,重點聚焦代表人訴訟制度,邀請理論界、實務界人士圍繞主題發表真知灼見,分享經驗。

  本視頻為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講解《證券代表人訴訟制度的落地生根需要協同共治》。以下為全文:

證券代表人訴訟制度的落地生根需要協同共治

劉俊海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最高人民法院7月31日頒布的《關于證券糾紛代表人訴訟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司法解釋”)體現了投資者友好型的裁判理念,貫穿著公平與效率並重、法治與發展並舉、誠信與創新兼顧的法治精神,有助于增強公眾投資者的幸福感、獲得感與安全感,提升人民法院全面服務于投資者權益保護事業的公信力,促進資本市場治理體係與治理能力現代化,推動資本市場服務于實體經濟發展,持續優化穩定、透明、公平、可預期、有韌性與有溫度的資本市場法治生態環境,值得充分肯定。

  投資者保護機構是證券代表人訴訟制度的壓艙石,但代表人訴訟不是投保機構自拉自唱、孤芳自賞的獨角戲。為履行好《證券法》賦予的法定公益維權職責,投保機構既需要固本培元、苦練內功,也需要廣結善緣,與人民法院、證券監管機構、證券交易所、登記結算機構、地方各級人民政府、行業協會及資本市場各方建立起無縫對接、同頻共振的協同共治體係,公平高效地化解證券代表人糾紛,不斷優化誠實信用、公平公正、多贏共用、包容普惠的資本市場生態環境。

  首先,投保機構要把提起代表人訴訟作為投保機構的核心職能。投保機構要聚焦核心職能,不越位,不缺位,不錯位,心無旁騖、臨淵履冰地地履行好投保職責。投保機構提起代表人訴訟案件的數量之多寡、代表人訴訟的法律效果、政治效果、社會效果、倫理效果與市場效果之間能否有機統一是衡量投保機構勤勉履職的重要指標。投保機構既要瞻前、善于規劃與謀劃,也要顧後,勤于總結與反思代表人訴訟工作的成敗及其原因。

  其次,投保機構要開門決策,問計于民,精準選擇特別代表人訴訟的被告。投保機構的資源是有限的,無力對證券市場的侵權與失信案件都提起特別代表人訴訟。建議在提起特別代表人訴訟之前,啟動公開聽證程式,公開徵求投資者代表、監管部門、上市公司代表、中介機構代表與獨立專家學者的意見,實現科學決策、民主決策。特別代表人訴訟的威力大于普通代表人訴訟,因而既要確保好鋼用在刀刃上,也要確保特別代表人訴訟的威懾力,避免失信公司找到規避特別代表人訴訟的策略漏洞。

  其三,投保機構要胸懷公眾投資者友好型的服務理念,始終保持與公眾投資者之間的血肉聯繫。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投保機構的維權對象是公眾投資者,投保機構的公信力也源于公眾投資者。《司法解釋》第三十八條規定了投保機構的訴訟義務:“投資者保護機構應當採取必要措施,使被代表的投資者能夠持續了解案件審理的進展情況,回應投資者的訴求。對投資者提出的意見和建議不予採納的,應當對投資者做好解釋工作”。投保機構要自覺強化對被代表投資者的信托義務,誠實守信、勤勉盡責,充分尊重與保護投資者的知情權、選擇權、退出權與收益權。

  其四,投保機構要自覺與普通訴訟代表人建立和而不同、良性互動的協同合作關係。《司法解釋》全面激活了普通代表人和特別代表人的積極維權功能,並確保兩類代表人訴訟同頻共振。普通代表人訴訟是《民事訴訟法》第53條與第54條創設的傳統類型,《證券法》第95條第1款與第2款也確認其在證券糾紛化解集中的重要作用;而特別代表人訴訟是《證券法》第95條第3款創設的資本市場新型代表人訴訟類型。無論普通代表人訴訟,還是特別代表人訴訟,都代表與維護不特定多數公眾投資者的合法權益,都受到《司法解釋》的規范與保護。二者既有個性,也有共性。基于個性,《司法解釋》在第二部分規定了普通代表人訴訟,在第三部分規定了特別代表人訴訟。投資者保護機構作為中國證監會設立的履行保護公眾投資者法定職責的法定機構,理應在化解人數眾多、金額巨大、影響深遠的群體性證券糾紛中發揮主渠道作用。為打通特別代表人訴訟維護公益的綠色通道,《司法解釋》第39條允許特別代表人訴訟案件不預交案件受理費,允許敗訴或部分敗訴的原告申請減交或免交訴訟費用,但是否準許,由法院視原告經濟狀況和案件審理情況而決定;第40條不要求申請財産保全的投資者保護機構提供擔保。以上訴訟政策的優惠與便利不是投資者保護機構的“特權”,而是其代表公眾投資者、捍衛資本市場公共利益時的公器。基于共性,《司法解釋》第41條允許特別代表人訴訟案件審理缺乏明確時,補充適用普通代表人訴訟中關于起訴時人數尚未確定的代表人訴訟相關規定。為實現二者無縫對接,《司法解釋》第32條規定了普通代表人訴訟程式向特別代表人訴訟程式的轉化機制,允許投資者保護機構在普通代表人訴訟公告期間受50名以上權利人特別授權時作為代表人參加訴訟,先受理普通代表人訴訟的法院若缺乏特別代表人訴訟管轄權,應將案件移送有管轄權法院。

  其五,投資者保護機構要持續提升維權能力,建設學習型、研究型組織,早日成為人民法院的優秀訴訟參與人。投資者保護機構既要大膽行使《證券法》與《民事訴訟法》賦予的代表人權利,也要自覺遵守訴訟規則,服從法庭的庭審指揮,尊重法院的裁判權威。基于平等訴訟原則,特別代表人與被告的訴訟權利是對等的。投保機構只有成為優秀訴訟參與人,才能當好公眾投資者的“娘家人”。

  其六,投保機構要善于挖掘法律智庫的知識資源,選擇優秀的律師與法學家作為合作夥伴。《司法解釋》第二十五條建立了賠付合理費用機制:“代表人請求敗訴的被告賠償合理的公告費用、通知費用、律師費用等費用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援”。投保機構要通過招投標等開競爭方式尋求最誠信、最專業、最勤勉的律師事務所代理代表人訴訟。投保機構僅僅是代表人,而非訴訟代理人。在人少案多的情況下,投保機構必須借助法律外腦。但是報價低不是唯一的評標標準,建議採取性價比最優的評標標準。為確保訴訟策略的精準度、法律事實認定的清晰度與法律關係梳理的邏輯性,建議激活法律專家論證機制。

  其七,投保機構要自覺與證券監管機構及其派出機構、證券交易所與登記結算機構等機構建立資訊共用、快捷高效、無縫對接的協同共治機制。打官司的核心是打證據。既要強調投保機構固定與保全證據的維權技能,也要倡導證券監管機構及其派出機構、證券交易所與登記結算機構等機構與投保機構共用行政監管與自律監管的證據與資訊,必要時要向人民法院提供原件,確保被告人能夠對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與關聯性發表質證意見。

  市場失靈時,司法權不能失靈。徒法不足以自行。在資本市場法律制度被踐踏、投資者的知情權與公平投資權受到侵害、商法自治與契約自由被濫用、上市公司治理失靈時,投保機構必須挺身而出、啟動代表人訴訟程式,有效維護公眾投資者作為弱勢群體的合法權益。人民法院對各類證券代表人訴訟要開門立案、凡訴必理,做到快立案、快審理、快判決與快執行,實現對投資者權益的平等保護、全面保護與精準保護,確保裁判與執行的法律效果、政治效果、社會效果、道德效果與市場效果的有機統一。繩鋸木斷,水滴石穿!我們期待著特別代表人訴訟對推動資本市場改革、發展與穩定釋放更多的正能量,傳遞出更多的好聲音。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劍
劉俊海:證券代表人訴訟制度的落地生根需要協同共治-新華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001126452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