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互聯網診療:方便,也伴隨著煩惱
2020-08-23 08:04:10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今年以來,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互聯網診療從小眾視野“火”到了大眾需求—不方便去醫院的患者直接在春雨醫生、好大夫在線等傳統互聯網診療平臺上詢醫問藥,BAT力推自己的百度問醫生,阿裏健康、企鵝杏仁、醫聯等慢病管理平臺也越來越多地被醫生和患者接受。一時間,人們的手機裏裝了許多醫生名錄,隨時可以開啟一場不用挂號的遠程問診。 不同于“互聯網+醫院”主要提升就醫的便利性,互聯網診療重在激活存量,讓醫生利用工作閒暇開展執業,讓更多患者共享優質醫療資源。

  不過,記者在近期對部分醫生、患者和醫療平臺走訪中發現,火爆的互聯網診療確實方便,雖然發展很快,但還是有“成長的煩惱”,亟需政策進一步明朗和支持。

  患者:看病真方便,就是有點貴

  江西宜春市上高縣的熊女士患有高血壓病多年,近幾個月她覺得頭暈得厲害。“縣裏的大夫看不好,讓我去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熊女士花了70多元車費趕去南昌,又花了25元錢挂號,可醫生只能開一個月的藥,而且門診不能走醫保。熊女士擔心下次看病還要這麼折騰,醫生告訴她可以在網上聯係到自己,隨時咨詢病情,如果藥吃完了也能在網上買。熊女士放心地回了家。

  “互聯網醫生挺好的。剛吃藥一兩天血壓控制得不好,我就在網上發圖給醫生看,醫生指導我繼續吃藥,暫時不要停,並加強鍛煉,等平穩了才能調藥。”熊女士説,“因為使用微信圖文問診是免費的,所以我此後問了醫生四五次”。熊女士唯一不滿意的是價格,“使用電話與醫生交流問診需要收費,10分鐘50元,此外藥費不能醫保報銷,感覺有點貴”。 比起熊女士,河北廊坊的李先生如今更依賴互聯網診療平臺,接受度也更高。李先生因肺腺癌手術後復發,又出現了耐藥,目前只能依靠化療來治療。可疫情期間去北京很不方便,醫院的號也不好挂。

  今年2月,李先生的主治醫生推薦他使用醫聯,在廊坊當地檢查,將結果上傳給醫生,化療期間出現不良反應也能及時溝通,最關鍵的是可以免費代約挂號。“化療期間惡心難受,各種血項指標變化也大,隨時能找到醫生團隊解答疑惑,心裏踏實多了。”李先生説,醫生團隊裏有營養師,指導他如何營養飲食,他感覺自己恢復得不錯,“之前我都沒力氣説話”。 李先生告訴記者,近期他沒去北京的醫院,如果有需要,他會在網上問診:“花點錢也行。”對報銷比例他並不在意,“我們這裏沒有腫瘤專科醫院,我去腫瘤醫院看病也報銷不了,互聯網診療確實方便”。

  醫生:方便管理患者,塑造個人品牌

  陳恩強是四川華西醫院感染科醫生,專攻肝病診療。陳恩強説,華西醫院在網上有自己的華醫通,但只能提供挂號、看化驗結果等簡單服務。目前他使用最多的是好大夫和醫聯。尤其是醫聯,已經成為他對病人進行院外管理的主要工具。

  “找我看病的大都是肝病患者,普遍需要長期服藥。”陳恩強告訴記者,過去這些患者需一次次來華西醫院搶號才能復查、開化驗單、開藥,患者回家後服藥情況、康復情況醫生無從得知。“尤其是一些區縣患者,來一次醫院不容易,每次來有可能趕上新的醫生,又需要讓醫生重新熟悉病情。”

  “疫情期間,有個縣裏的肝硬化患者來看病,他長期吃一種藥後病情出現反彈。”陳恩強回憶,當時自己給這名患者更換了另一種藥,而換的這種藥需檢查驗證效果。患者每次往返華西醫院的路費要500多元,頻繁往來不現實。

  使用醫聯後,陳恩強會建議病人掃描他在醫聯平臺上的專屬二維碼,成為他的患者後,他就可以隨時發起問診、化驗單上傳、開藥等流程。需要挂號看病,他也可以給提前預約,診療更有連貫性。

  陳恩強的1000多名患者“粉絲”基本都是這樣來的,現在還有300多名“粉絲”經常向他咨詢,那名肝硬化患者的病情也通過在線問診得到了有效控制。

  早在10年前,中國人民解放軍聯勤保障部隊第九〇〇醫院的肖劍鵬醫生開始接觸互聯網診療,他最先注冊了好大夫在線平臺,後來又聯係了醫聯平臺。“我主攻糖尿病等代謝疾病,得這種病的患者需要長期用藥,還要注意飲食健康,我的大量工作實際上是在醫院外進行。”肖劍鵬説,簽約互聯網診療平臺後,平臺配置了醫生助理和健康管理師,幫助收集資料、提醒患者注意飲食、藥物,及時預防和幹預。“目前我的200多名在線患者全都是我在門診、住院部治療過的老病號。”

  記者注意到,北上廣等地三甲醫院從事互聯網診療的醫生比較多,如有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四川大學華西醫院、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等三甲醫院的名醫接受在線問診。而某些三四線城市的醫生也樂于通過互聯網塑造個人品牌,與患者互動頻繁。在阿裏健康上,有大夫開出了“圖文問診300元,電話問診400元”的價格,已經回答了1700多個問題,可見患者就診需求之迫切。也有不少大夫只收費5元、6元、10元,回答的問題從幾百條到數千條不等,還有一位昆明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副主任醫師問診只收2元錢,已有800多人次享受過他方便又便宜的醫療服務。

  矛盾:鼓勵發展,但落地仍需時間

  雖然醫生和自己的患者都比較認可互聯網診療,但互聯網診療卻經常面臨尷尬。首先是院方態度。

  “國家説鼓勵發展,能不能做,其實要看醫院領導是否支持。”肖劍鵬覺得,自己科室的主任應該知道他從事互聯網診療,但沒有表過態。“不支持、不反對、不鼓勵就算好的,”陳恩強説,“有些領導會明確反對,認為醫生這樣做是為了個人收入,耽誤本職工作”。

  兩位醫生均表示,因為“粉絲”都是慢病患者,問題並不急迫,且都是常見問題,自己每天都固定在中午或晚上休息時間,用半小時左右集中回復患者咨詢,不會佔用工作時間。

  “醫生真正看重的是能對患者進行長期跟蹤。”陳恩強説,“我有自己的數據庫,患者信息、就診記錄、化驗結果、診療結果一目了然。醫聯平臺定期向醫生推送患者數據分析報告,十分實用”。

  “目前醫聯平臺上有80萬名實名注冊醫生和5萬名簽約醫生,他們通過平臺對患者進行長期的院外慢病管理,追蹤患者的結構化隨訪及用藥數據。”醫聯平臺相關負責人透露:“積累臨床治療數據,對于一些醫生來説,這些科研數據相比互聯網診療提供的陽光收入更具價值。”

  錢不是醫生的主要考慮,然而,患者卻不能不掂量。目前,絕大多數互聯網診療只能自費。僅在疫情期間,平安好醫生、微醫分別在湖北省和武漢市打通醫保支付,醫聯也在成都打通了醫保個人賬戶支付。

  “目前醫聯雲藥房已經有超過15000種慢病用藥,其中不乏一些最新上市的創新藥物,互聯網醫療平臺大大提高了這些新特藥的可及性,這也是平臺的價值所在。”醫聯品牌公關負責人劉哲表示。另外,慢病患者需要長期服藥,希望第三方平臺可以盡快接入醫保,減輕患者用藥的經濟負擔,讓更多慢病患者享受有效、低價、可及的在線慢病管理服務,提升生存質量。

  陳恩強建議,現階段平臺簽約醫生一定不要貪多圖快,要篩選專業素養高的醫生,做精品牌,才能獲得患者信任。此外,還要保證藥品來源可靠、價格合理、供貨穩定,畢竟對患者來説,能及時買到治病救命的藥比藥價重要得多。(記者 佘 穎)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6401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