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多個省份、逾半壽險公司遭遇惡意投訴“全額退保”
2020-08-14 08:50:22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全國多個省份、逾半壽險公司遭遇惡意投訴“全額退保”

  保險行業遭黑産“圍獵”

  編者按:投訴,本是賦予消費者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手段。然而,在一些金融領域,纏訴、重復惡意投訴等方式正在成為違法分子套利的工具,有的甚至已經形成了完整的黑色産業鏈。因惡意投訴引起的金融風險處于上升態勢,影響了銀行、保險等金融業的經營秩序,並嚴重損害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南方日報、南方+客戶端繼今年1月陸續推出“反催收”係列報道後,今日再推“惡意退保”調查。敬請垂注。

  5月份被確診為乳腺癌後,邱玲(化名)後悔得不行。去年,一名退保代理人“指導”她不斷向監管部門投訴,最終她全額退掉了幾年前購買的一款附加重疾險的壽險産品,代理則抽取了退保金額的30%作為手續費。

  然而,此後邱玲卻不幸被查出乳腺癌。失去了保險保障,她不得不自費支付高昂的治療費用。邱玲的遭遇十分典型:“全額退保代理”愈演愈烈之下,保險消費者以惡意投訴方式進行全額退保,卻損害了自身利益。

  記者調查發現,本是對消費者合法權益進行保護的“全額退保”,卻成了部分人牟利的空子。從獲取客戶信息,到慫恿客戶投訴、代客投訴,再到向監管部門和銀行保險機構施壓,目前惡意投訴已經形成完整産業鏈,並呈全國蔓延的趨勢。

  記者獨家獲得的監管部門權威數據顯示,2019年,這一現象已波及全國多個省份、一半以上壽險公司。據不完全統計,過去三年壽險公司疑似收到惡意投訴舉報1.8萬余件,涉及保單金額3.4億元,並呈現運作模式産業化、宣傳方式網絡化、蔓延態勢擴散化的特徵。

  退保代理

  設話術“碰瓷”保險公司

  退保成功收五成手續費

  根據保險法規定,在投保初期,消費者有一段時間的“猶豫期”,在此期間退保,保險公司才需要退全款;一旦超過猶豫期,只退返保單約定的“現金價值”部分,往往只有本金的一半左右。

  然而,近年來,一些個人或組織,打著幫客戶維權的幌子,通過“惡意投訴”逼保險公司進行非正常退保,以達到全額退保的目的。

  記者在淘寶、閒魚等電商平臺發現有不少標注“保險維權”“退保咨詢”的店鋪;在抖音、快手等直播平臺,各類“全額退保”教程層出不窮。

  以“退保”為由,記者聯係了多名“全額退保”代理。“不管你在全國任何地區、買了任何保險公司的任意險種,都能無條件全額退保”“安全快速,100%退單成功”“退保只有一次機會,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幾乎每一個代理人都採用相似的話術,強調自己“全額退保”的能力。

  公開分享成功案例是他們吸引顧客的常見方式。“客戶9萬多元退款到賬”“又有一客戶成功全額退保96500元。”代理小高的朋友圈每天都刷屏退款到賬的截圖和保單。

  而一旦前去咨詢,投保人就落入了更深的陷阱。

  “産品不好,應該趁早退保。”看過記者出示的保單,小高團隊中所謂“專業保險規劃師”給出退保建議。在確認退保後,小高讓記者盡快提供身份證、保單、手機號、地址等信息。

  調查中,有代理人要求記者簽署“保險咨詢服務協議書”或“居間服務協議書”,同時支付1000至5000元不等的押金。此外,小高告訴記者,一般收取退保金額的30%至50%作為手續費。記者算了一筆賬,以一款年繳2萬元,已交10年的保障型保險為例,其現金價值為約6萬元,這是正常流程下可以拿回的退款額;而“代理退保人”通過惡意投訴,若成功退回20萬元全額保費,要收取6萬元至10萬元的手續費。

  不過,要實現全額退保,關鍵要拿到保險公司存在過錯的“證據”。小高啟發記者:“回憶下當初買的時候,銷售人員有沒有給你返點、送禮物?”

  他隨後透露,一旦成為他們的客戶,團隊會派出“專業人士”,傳授“釣魚取證”的技巧。“總之就是找出保險公司的問題,我們還可以教你怎麼讓他們犯錯誤。”

  當記者提出有難度時,小高進一步“指導”:“釣魚不成功也沒關係,我們可以提供投訴模板,寫投訴信寄給監管部門‘碰瓷’,保險公司最怕投訴了。”

  和小高相比,還有收費更高的代理團隊。“我們來寫投訴信、寄信,替你和公司‘過招’,如果監管部門或者保險公司找你,直接挂電話就行。”退保代理業務員告訴記者,完全授權給他們處理可以提升全額退保成功率。“因為保險公司最怕投訴,會想方設法説服客戶撤掉投訴,而代理人員訓練有素,不接受‘討價還價’。”只要死磕全額退款,大多數保險公司都會妥協。

  廣東一家保險公司負責人透露,對于保險公司來説,若大量案件未在一定時間內撤訴,將進入監管調查階段,保險監管部門將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進行處理。保險公司在較大的投訴考核壓力之下,有時會無奈選擇全額退保。退保代理人可謂抓住痛點、精準“狙擊”。

  保險公司

  被黑産分子“臥底”

  半年受損逾1.2億元

  “初步估算,廣東幾家大型的保險公司今年以來遭遇的惡意退保案件超過3800件,涉及金額超過1.2億元。”廣東一家壽險公司高管蔣平(化名)對記者透露。廣東是全國最大的保險市場,今年以來,各家保險公司接收監管正式轉辦的涉嫌“惡意投訴”案件激增,某保險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以該公司廣東分公司為例,今年二季度,此類案件增長了5倍。

  記者從廣東省地方金融風險監測防控中心獲悉,該中心對“惡意退保”進行監控後發現,“退保代理”于2018年在長三角有過短暫的活躍期,經監管部門定向打擊後歸于沉寂。但廣東一家保險公司的監控情況顯示,2019年下半年,“代理退保”自江浙滬向粵桂瓊一帶擴張,部分地區正向三四線城市下沉。“今年前5個月55%的投訴信件來自廣、深兩地。”蔣平告訴記者。

  廣東省地方金融風險監測防控中心的監控數據佐證了此點。根據該中心的大數據監控,今年5—6月,“代理退保”在網絡上進入高峰期,監控數據顯示,廣、深是退保黑産信息發布的主要地區。

  記者調查發現,目前“代理退保”已經形成完整産業鏈,從單兵作戰轉向公司化運營,呈現手法專業化、渠道擴展化、組織集團化、目的利益化等特徵。

  蔣平發現,黑産分子甚至開始上演“無間道”的戲碼。為縮短獲利周期,他們開始安排人“臥底”。

  “‘退保代理’有預謀地安排人輪流入職各大保險公司,在銷售過程中故意預留證據,賺取一波傭金後離職,接著再聯係鼓動客戶全額退保,通過收取代理退保費二次獲利。”蔣平告訴記者,這樣“臥底”甚至一批多達十幾個人。

  除了“臥底”,部分“代理退保”團隊還假借監管部門及保險公司名義攬客。“一名退保代理團隊核心人員無意中透露,他的成員藏匿在廣州郊區,已有200余人,通過非法買賣公司客戶信息,分配給手下具有較強銷售能力者,假借公司售後服務人員的身份上門,非法誤導客戶購買新單以牟取傭金。”蔣平告訴記者,“代理退保”團隊內部分工明確,有人專門負責物色、招攬業務高手;小組長負責提供名單、追蹤傭金業績;遠程外呼人員負責邀約客戶上門拜訪、派發任務;上門人員負責上門誘導客戶退舊投新等。不同崗位傭金分成已經形成行規,比如小組長一般分成30%,上門人員一般分成40%。

  在保險業內看來,“代理退保”産業化的惡劣影響在于借助網絡大肆宣傳退保利益,詆毀保險産品和壽險功用,營造客戶與保險公司的緊張氛圍,誤導大眾産生抵觸誤會情緒。同時,為獲取非法利益,誘導正常承保的保單客戶進行投訴退保,引發大量不合理投訴,嚴重影響了保險行業的正常經營秩序。

  消費者

  被騙費騙貸騙隱私

  遭遇收割“連環套”

  事實上,惡意全額退保最終損害了消費者合法權益。記者調查發現,“代理退保”已經逐漸演化出收取高額手續費、退舊換新賺取傭金、出賣個人信息、利用信息騙貸等連環“收割”陷阱,消費者甚至無法自行中止業務。

  “退保後身體出了問題,沒法再次正常投保了。”在最需要保險時失去了風險保障,李先生為他去年的“機智操作”後悔不已。去年8月,在“代理退保”業務員的鼓動下,李先生以受到營銷誤導為由向保險公司投訴,最終退還購買6年的純保障型保單保費32.04萬元,並向代理人支付了8萬元的手續費。然而,去年12月,李先生想重新購買保險時卻被檢查出健康問題,保險公司隨之拒保。

  對此,保險公司負責人提醒,按保險合同規定,退保除了會使消費者面臨經濟損失,還會喪失原有保險保障、再投保時保費提高、再投保時保險權益受限制,甚至拒保等風險。記者了解到,多家保險公司為了防止惡意退保,升級保險風控措施,消費者惡意投訴獲得全額退保後,可能被列入黑名單,導致後續“無險可投”。

  失去保障之外,消費者啟動“代理退保”,往往會遭受資金損失和陷入詐騙風險中。記者調查發現,目前“代理退保”分階段收費,但會要求消費者預先支付各種名目的其他費用。今年,朱先生繳納保證金1000元和材料費100元,辦理“100%退保”業務後,代理人員卻借故一再拖延,此後更是拒接電話,微信拉黑,朱先生的錢也打了水漂。

  一位退保代理中介對記者表示,委托全額退保,需要先交定金。但該公司開始“證據分析和取證”後,消費者放棄訴求,定金將不會退還,而在“法律材料的整理、撰寫、顧問指導”階段後,無論消費者是否主動放棄訴求、費用按照合同約定收取。

  令消費者進退兩難的不僅僅是已經繳納的費用。在調查中,記者發現,代理退保從業人員,往往和消費者簽署《服務協議》,並收取定金、身份證、保單等作為抵押,讓消費者騎虎難下,也讓保險公司難以介入。

  “代理退保”一旦啟動,消費者甚至無法自行中止,廣西的梁先生就有此遭遇。受廣告誘惑,他找到一家退保代理開始全額退保。但後來由于希望終止退保申請,卻遭遇代理人通過電話、上門等方式騷擾恐嚇。出于對人身安全的考慮,梁先生最終還是被迫辦理了全額退保並向其交納12500元的高額手續費。

  此外,更大的風險存在于信息泄露後。記者通過聯係“退保專家”,其列舉的退保客戶詢問問題高達26個,包括各類敏感信息。

  佛山的陳先生就是因為辦理“全額退保”,導致信息泄露,被人冒名進行貸款。陳先生告訴記者,今年5月他先後收到多家借貸機構的還款通知。經過一番調查,陳先生發現問題出在為自己代辦“全額退保”的人員黃某。因為退保,他向黃某提供了大量的個人信息,這些信息被黃某惡意用于借款。

  有保險業從業人員向記者表示,保險代理人可通過獲取的信息向保險公司驗證,掌握更多客戶其他保單及業務的信息,使得消費者信息完全暴露。

  有保險行業人士透露,利用掌握的身份證、銀行卡等信息,黑産分子可以截留消費者退保資金。不少黑産分子在代理退保之外,往往也從事信用卡套現、小額貸款業務,消費者個人信息資料被泄露後,往往成為套現的工具。

  聚焦

  “代理退保”隱藏三大風險

  律師建議對黑産團夥加大打擊力度

  事實上,“代理退保”已經引發了監管部門的關注。今年4月9日,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網站發布了《關于防止“代理人投降”有關風險的提示》(下稱《提示》),提醒消費者“代理退保”的隱患,並防止犯罪分子以“維權”為名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律師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的惡意退保黑色産業鏈團夥,通過網絡或現場交易買賣被保險人的身份信息、保單信息、收集銀行卡的信息進行交易,然後通過欺騙、誤導等手段誘騙當事人辦理退保,存在違法行為,有的甚至構成刑事犯罪,應加大打擊力度。

  銀保監會:

  不要相信所謂的“代理退保”

  銀保監會消保局在《提示》中提醒,“代理退保”行為隱藏至少三種風險。首先是失去正常保險保障風險。為牟取利益,一些從事“代理退保”的個人或團體冒充監管部門或保險公司工作人員進行虛假宣傳,稱消費者所購保險産品“存在欺詐行為,已有多名消費者投訴”或“繼續持有保單將蒙受經濟損失”等,挑唆、慫恿不明真相的消費者終止正常的保險合同,使消費者喪失風險保障。消費者未來再次投保時,由于年齡、健康狀況的變化,可能將面臨重新計算等待期、保費上漲甚至被拒保的風險。

  其次是資金受損或遭受詐騙風險。某些“代理退保”行為並非真正為了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而是以牟利為目的。退保前要求消費者支付高額手續費或繳納定金,退保後誘導消費者“退舊投新”,購買所謂“高收益”理財産品或其他公司保險産品以賺取傭金。部分組織還利用其所掌握的消費者銀行卡及身份證復印件等,截留侵佔消費者退保資金,甚至有不法團夥誘導消費者參與非法集資,一旦落入騙局,消費者資金損失難以挽回。

  再次是個人信息泄露風險。一些從事“代理退保”的個人或團體打著“維權”幌子獲取消費者信任,並與消費者簽訂所謂的“代理維權服務協議”,要求消費者提供身份證、保單、銀行卡、聯係方式等涉及消費者隱私的敏感信息。除“代理退保”外,有的組織還從事信用卡套現、小額貸款業務,消費者個人信息資料存在較高的被泄露或被不法分子惡意使用的風險。有的組織甚至在消費者想終止“代理退保”協議時,採用極端手段騷擾消費者,迫使其再次投訴。

  銀保監會消保局表示,通過投訴反映問題、提出訴求,是消費者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正當手段,但一旦被別有用心者利用,則可能會對行業經營造成不良影響,最終損害消費者合法權益。因此提醒廣大保險消費者,要充分考慮自身保險需求,謹慎辦理退保。保險産品的主要功能是提供風險保障,不同的人身保險産品其保障范圍、繳費方式等有所差異。消費者應了解所購保險産品的保險責任、保障功能、除外責任和退保損失等重要信息,根據自身風險保障需求,謹慎衡量是否有必要終止保險合同。尤其要慎重對待所謂“退舊投新”“高收益”産品等宣傳,樹立科學理性的消費觀念,防止上當受騙。

  律師:

  “代理退保”或涉嫌詐騙罪

  “代理退保”已經嚴重影響了金融行業的秩序,廣東省律師協會副會長吳興印認為,惡意退保黑色産業鏈團夥,在非法交易買賣投保人、被保險人個人信息及保單、銀行卡信息,構成侵犯公民信息罪的,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吳興印表示,惡意退保黑色産業鏈團夥,主要通過網絡或現場交易買賣被保險人的身份信息、保單信息、收集銀行卡的信息進行交易,然後通過欺騙、誤導等手段誘騙當事人辦理退保,代理人通過收取退保保費百分之三十到五十的退保提成獲取非法的收益,再欺騙誤導當事人通過降低保額、減少、變更險種等手段重新投保,再獲取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傭金,從而形成黑色産業鏈。

  吳興印認為,在這個過程中,惡意退保黑色産業鏈團夥,通過欺騙當事人退保、重新投保獲取退保提成與重新投保獲取的非法收益,其來源是投保人、被保險人的應得收益,犯罪團夥通過欺騙當事人退保、重新投保,一方面導致投保人、被保險人原保單的現金價值收益損失,重新投保的新保單重新付出費用成本,造成了投保人、被保險人費用、現金價值的雙重損失。惡意退保黑色産業鏈團夥的上述違法犯罪行為,是通過欺騙當事人退保、重新投保的過程佔有當事人的財物,應認定一般的詐騙罪。

  他建議,對于惡意退保黑色産業鏈犯罪團夥,銀行保險監督機構、行業協會、公安機關、檢察機關等部門應建立多部門聯動機制,建立信息共享溝通機制,加大對上述違法犯罪行為的打擊力度,以維護廣大保險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記者 陳穎 張艷 黎華聯)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多個省份、逾半壽險公司遭遇惡意投訴“全額退保”-新華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01126366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