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質量下滑風險上升 中小銀行抱團取暖
2020-08-05 07:44:04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在推動中小銀行深化改革、防范化解風險的政策框架下,中小銀行的改革重組力度正在不斷加大,尤其是農村商業銀行(以下簡稱“農商行”)。

  日前,陜西榆林農商行籌建請示獲監管層批復,同意陜西榆林榆陽農商行、陜西橫山農商行以新設合並方式,發起設立陜西榆林農商行,並承繼前兩者的債權、債務。

  實際上,除了合並重組,資産規模較大的農商行也在嘗試入股資産規模較小的農商行。其中,廣東銀保監局已同意廣東臺山農商行參股廣東陽春農商行,投資金額為3694.86萬元,受讓廣東金世紀實業公司持有的廣東陽春農商行2052.7萬股,受讓後持有股本總額比例為4.02%。

  那麼,農商行改革重組力度加大的原因是什麼?如何使其更好地支持地方經濟、服務民營小微企業?接下來,我國中小銀行深化改革還將有哪些新舉措?

  長期以來,在我國農村金融服務領域,形成了多種中小型機構並存的局面,它們包括農村信用社、農村合作銀行、農村資金互助社、農村商業銀行、村鎮銀行等。

  其中,農信社雖然承擔著支農服務主力軍的重任,但也有較重的“歷史包袱”,如産權不明晰、法人治理結構不完善、內控制度不健全、資産質量差、潛在風險大。

  為此,國務院作出了“農信社”改組“農商行”的改革路徑部署,強調深化農信社改革,積極穩妥組建農商行,培育合格的市場主體,更好地發揮支農主力軍作用。

  此後,隨著越來越多的農信社改制成為農商行,多地監管層又明確了“農信社—農商行—標桿銀行—上市銀行”的“四步走”路徑,旨在引導農村金融機構進一步深化改革。

  近年來,隨著以上工作陸續收尾,新的問題卻又浮出水面——部分農商行偏離主業、盲目追求速度和規模,甚至內控不完善、公司治理不到位,以至于資産質量下滑,信用風險上升。

  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和衝擊下,以上積累問題的“後遺症”正日益凸顯。

  “對于這些機構,我們會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原則,一行一策,結合實際情況,採取多種方式,如直接注資重組、同業收購合並、設立處置基金、設立過橋銀行、引進新戰投等,加快改革重組。”中國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説。

  他表示,我國中小銀行目前有4000余家,資産總額約佔整個銀行體係的四分之一,已成為我國銀行體係的重要組成部分。長期以來,中小銀行在支持地方經濟發展,服務民營企業、小微企業、“三農”等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因此,堅持深化中小銀行改革、化解風險,將成為監管層當前以及今後的工作重點,以更好地推動中小銀行走上高質量發展之路。

  “按照國務院金融委要求,銀保監會正在全力以赴地推動深化中小銀行改革和化解風險工作,相關工作方案已完成制定。”上述負責人説,“大家今年會陸續看到,中小銀行改革重組、特別是市場化重組的相關措施將較多”。

  值得注意的是,為了給中小銀行改革重組創造有利條件,一係列配套政策措施也已相繼出臺,如中小銀行再貸款政策、定向降準政策、對中小銀行實行差異化的監管政策等。

  其中,增強中小銀行資本實力至關重要。記者了解到,接下來監管層將通過加快處置不良資産、做實資産分類、加大撥備計提和利潤留存等措施,督促中小銀行增強內源性資本補充能力。

  與此同時,中小銀行還可以通過發行普通股、優先股和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二級資本債等方式,拓寬自身的資本補充渠道和方式。

  此外,監管層還將支持地方向部分高風險中小銀行注入資金、可變現資産,或者通過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注資方式,為中小銀行補充資本,尤其是歡迎符合條件的、有實力的民營企業和外資機構參與到中小銀行的改革重組中來。

  “接下來,我們還將充分評估處置中可能産生的風險,做好各種預案,牢牢守住不發生係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銀保監會上述負責人説。(記者 郭子源)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325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