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支付大戰升級 本地生活市場“鹿死誰手”
2020-07-31 07:56:3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美團禁用支付寶背後:

  支付大戰升級,本地生活市場“鹿死誰手”

  美團與支付寶的支付大戰硝煙又起。近期,“部分用戶反饋美團取消支付寶支付”一事將美團與阿裏之間的支付競賽再度推至聚光燈下。

  7月29日,有用戶反映美團支付選項沒有支付寶,餓了麼支付選項也沒有微信支付。對此,餓了麼官方微博回應稱“Excuse Me???”,並展示有微信支付選項的APP頁面截圖。

  美團CEO王興則回應稱:“淘寶為什麼還不支持微信支付?微信支付的活躍用戶數比支付寶多,手續費也比支付寶低。”

  到底美團還能不能用支付寶?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親測發現,在美團APP、大眾點評APP消費後,支付選項有美團支付、微信支付、銀行卡支付,但並無支付寶選項,部分用戶出現支付寶選項。

  而在餓了麼APP消費後,支付選項有支付寶、花唄、微信支付,但若通過淘寶APP入口選擇餓了麼服務,支付選項只有支付寶,如果通過支付寶APP選擇餓了麼服務,支付選項則只有支付寶和花唄。

  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隨著支付寶宣布將打造數字生活開放平臺、餓了麼改版升級、美團金融上線月付、美團買菜拓展至廣州等各項操作,雙方已在外賣、即時服務、生鮮電商、金融、支付等多領域開啟全面之戰。美團、餓了麼此番“支付之爭”,或只是阿裏、美團雙方“打持久戰”的一個節點。

  美團與阿裏恩怨由來已久 騰訊為美團第一大股東

  9年前曾幸福牽手,如今卻又正面硬剛,美團與阿裏背後有著怎樣的商場恩怨?

  早在2011年,美團曾獲得阿裏的大力支持,當時阿裏領銜美團的B輪5000萬美元融資;2014年,美團又宣布獲得阿裏及其他投資方共3億美元的C輪融資。

  2015年6月,阿裏重塑口碑網,引起王興不滿。當年10月,美團與大眾點評合並,美團與阿裏走向“背離”。當時,美團地推人員被曝發起“閃電行動”,要求和美團合作的商戶不許繼續使用支付寶結算,也不允許商戶在門店內擺放支付寶的海報和付款指示牌。

  隨後,美團倒向騰訊陣營更是加劇雙方矛盾。2015年,美團和大眾點評正式合並,合並後的美團點評在2016年初透露稱,已完成33億美元融資,其中,騰訊就出資近10億美元。

  當年1月底,阿裏執行副主席蔡崇信表示,將增加對口碑的資源投入,“退出美團也就是時間上的問題”。

  王興也公開談論過與阿裏的關係,2017年6月,有媒體問及“與阿裏巴巴糟糕的關係,會給美團帶來什麼影響?”王興直言,會面臨更大的競爭壓力。當年8月,百度外賣與餓了麼合並,2018年4月,阿裏收購了餓了麼。

  時至今日,“逃離”阿裏的美團已成為一家“騰訊係”公司,截至2019年底,騰訊已成其最大股東,持股比例達18%。

  今年阿裏至少兩度出手布局生活服務

  體量並不相當的雙方要打的是一場“持久戰”。

  從市值來看,阿裏幾乎相當于4.5個美團,截至7月30日收盤,阿裏市值約為5.25萬億港元,美團市值約為1.15萬億港元。

  隨著雙方業務布局的完善和擴張,正面競爭的賽道不斷增加,從最初的本地生活,延伸至外賣、即時配送服務、生鮮電商、酒店旅遊、金融、支付等多個領域,且各自都有自身的優勢領域。

  目前,並沒有十分權威的官方數據來界定兩者的市場份額。根據方正證券研報數據,今年1季度美團外賣市場份額高達67.3%,餓了麼以及餓了麼星選的份額則分別為26.9%及4%,對比來看,美團外賣或許略勝一籌。

  “餓了麼和美團的差距趨勢越來越大,阿裏方面需要採取措施改變被動局面。”互聯網分析師唐欣認為。

  今年起,阿裏開始從本地生活服務角度發力。今年7月份,餓了麼宣布全面升級,從送外賣到送萬物、送服務,餓了麼CEO王磊表示,“送萬物”的內涵正在被不斷拓展,商品和服務都可以外賣到家。

  這其實與美團2018年7月上線的美團閃購業務有一定重合,採用快零售的業務模式,為用戶搭建一個30分鐘到貨的生活賣場。

  此外,在今年3月10日舉行的支付寶合作夥伴大會上,螞蟻集團CEO胡曉明宣布,將打造支付寶數字生活開放平臺,伴隨著新的平臺定位,支付寶APP也進行改版升級,強化生活服務心智,首頁新增外賣到家、果蔬商超醫藥等便民生活板塊。

  這一戰略一度被用來與美團相比較,按照後者的説法,是要打造中國領先的本地服務電商平臺,由此來看,雙方業務的切入口都包含了本地生活服務。

  面對阿裏在本地生活服務方面的布局,美團高管在2019年Q4的業績及交流會上回應稱,競爭是常態,阿裏的入局更證實了我們一開始的任務和願景——本地服務數字化——是有很大增長潛力的,我們的商業模式是有很大價值的。

  “戰場”擴大化 生鮮電商、酒旅、金融領域全面“開戰”

  不止如此,在生鮮電商領域,阿裏旗下盒馬鮮生官網顯示,目前門店已覆蓋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成都等多個城市。

  隨後,美團旗下也推出小象生鮮,為了更輕型運營,美團轉變思路,推出美團買菜業務,在社區生鮮電商領域展開較量,日前,美團買菜正式登陸廣州。

  酒旅方面,阿裏布局了飛豬,而美團的到店、酒店及旅遊業務一季度收入31億元,同比下降31.1%,到店、酒店及旅遊業務的經營溢利6.8億元,同比下降57.3%、環比下降70.8%。

  出行方面,美團點評此前收購摩拜單車,阿裏重金投資哈啰出行,目前,共享單車市場,滴滴青桔單車、美團單車、哈啰出行三足鼎立;網約車市場,美團打車與高德打車(阿裏旗下)均為聚合模式。

  特別值得關注的是,雙方的“戰場”或許也正在往金融方向蔓延,截至目前,美團旗下已有“銀行+第三方支付+小貸+保險”四塊牌照,且已向用戶提供小額貸款、信用支付等服務。

  今年5月份,美團信用支付産品“美團月付”正式上線,滿18周歲、完成實名認證的美團活躍用戶可首頁搜索“美團月付”申請開通。

  在當時,這一行動被直指為對標螞蟻花唄,隨後,花唄方面也拓展了新業務。7月30日,花唄對外宣布新産品“花唄月月付”正式上線,將為用戶提供分月向商家付款、無任何手續費、少佔用花唄額度的新服務。

  不過,對比來看,螞蟻集團在金融方面的優勢依然十分明顯,根據阿裏最新發布的財報,截至今年3月31日止12個月期間,數字金融服務貢獻了螞蟻集團總收入的50%以上。其中,僅理財一項,截至今年3月31日,螞蟻財富即促成合作夥伴為用戶管理的資産超過4萬億元。

  【行業觀察】

  多公司布局支付生態生變

  回歸此次美團與支付寶之爭,也是雙方在支付領域展開的一場正面交鋒,實際上,這已經不是美團第一次取消支付寶支付了。

  但按照目前的形勢來看,支付寶市場份額或許更高一些。根據易觀發布的《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20年第1季度》數據,支付寶交易份額為54.97%,騰訊金融則為38.92%,而美團旗下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錢袋寶交易份額則並未單獨列出,可見佔比並不大。

  唐欣認為,美團肯定是有壓力的,不過壓力可能不是來自餓了麼,更多來自淘寶、盒馬鮮生。在支付這塊,既然美團能做出這樣的決定,相信它做過評估,不會有太大的壓力。

  “這一事件反映了美團跟阿裏係之間的競爭越來越激烈,同時微信支付已經足夠成熟和普及,讓美團可以放棄支付寶,此外,美團和支付寶,流量順序上是上下遊關係,也就是説,支付寶方面幾乎沒法在實質上給予美團什麼反擊。”唐欣坦言。

  不過,易觀支付分析師王蓬博對記者表示,美團與支付寶之爭目前對支付寶的影響並不大,後者在支付方面之所以能獲得超50%的市場份額,不止是線下消費場景一端,而且還有金融等方面的服務,但長期來看,後續各公司都會在自身的場景裏做自己的支付品牌,以及支付生態,屆時,將有可能衝擊支付寶、微信支付的交易規模。

  王蓬博認為,未來,隨著産業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支付的作用會越來越重要,畢竟支付是商業的入口,又是下一個商業營銷的起點,只有做支付才能繼續深耕用戶畫像、交叉營銷、供應鏈金融等大數據領域,也才能去做線上貸款、消費金融、小微商貸等金融業務,這也是大公司寧可斥巨資也要爭奪支付市場的最大原因。

  “其實,在阿裏係收購餓了麼之後,阿裏和美團雙方的直接競爭關係已經比較明了,但其實我更看好美團這類能夠直接控制單一場景的公司,他們能用這個場景來控制B端商家的服務,從而控制C端用戶,通過場景精耕細作來搶奪用戶。”王蓬博表示。(記者 潘亦純 陳維城)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307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