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溫經濟”讓農民工收支兩旺
2020-07-31 07:25:06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外賣小哥訂單增多、空調維修員忙不過來、燒烤小販迎來旺季……高溫讓務工者增收的同時,也促使他們掏錢消暑

  “高溫經濟”讓農民工收支兩旺

  閱讀提示

  高溫來襲,外賣小哥訂單增多,天熱不想做飯也叫外賣;空調維修員從早忙到晚,忙完會花錢吃宵夜解乏;燒烤攤主旺季忙到淩晨後也會吹空調吃燒烤犒勞自己……高溫讓農民工收入增加的同時,也讓他們花錢降溫。

  入伏以來,山城迎來了高溫“燒烤”模式,在烈日的炙烤下,也逐步催熱了“高溫經濟”。高溫除了帶“火”空調、風扇、冷飲等祛暑“利器”外,也讓空調維修員和外賣小哥、燒烤攤主的訂單增多,為其帶來較為可觀的收入。與此同時,高溫也讓一眾在戶外作業的農民工,把一部分收入用在了購買消暑降溫的産品上。

  連日來,《工人日報》記者採訪了重慶多位外賣小哥、空調維修員和燒烤小販,探訪“高溫經濟”對他們的影響。

  外賣小哥:夏天月入過萬,天熱自己也點外賣

  7月28日傍晚,山城市民為了躲避悶熱的天氣,待在涼風習習的空調房裏。“您的外賣到了!”記者剛下回家的電梯,就看到一名滿頭大汗的外賣小哥敲開了鄰居的家門,將一份冷飲遞了過去,用不安的語氣解釋道:“我在商家那裏等了很久,訂單太多,晚到了幾分鐘……”

  “你辛苦了,你放心我能理解。”當外賣小哥聽到這句話後,滿是汗珠的臉上才露出松了一口氣的神情,隨後,便匆匆趕往電梯口。

  見狀,記者也跟隨這名外賣小哥到了電梯口。交談中,記者了解到,這名小哥叫王雲明,今年35歲,是重慶秀山人,幹這一行已經3年了。王雲明告訴記者,從農村出來後他一直在廣東、浙江等地打工,但隨著小孩到了入學年齡,父母身體也不好,就回到重慶主城找工作,輾轉多個工地後,才加入了外賣小哥的行列。

  王雲明説,夏天是他一年之中訂單最多的時候,月收入能過萬元。因為重慶太熱了,很多人只想待在家裏或者公司吹空調,如此一來,吃飯只得叫外賣,“雖然我也很熱,但是能多賺點錢,多出點汗也沒什麼。”他笑笑對記者説。

  或許是想把記者採訪他的時間搶回來,王雲明一出電梯,就飛奔出去,記者明顯跟不上他的腳步。“這是我這一趟的最後一單。”王雲明説,夏季是他業務最好的時候,同時也是他除春節外開銷最大的時候。“在外面跑,每天要喝掉十多元的水,天氣太熱不想做飯,我也叫外賣。”

  説到這,王雲明笑著反問記者,“是不是有點意外?”隨後,他又自顧自的説道,“掙錢嘛,還不是為了生活好過一點,偶爾‘奢侈’一把叫叫外賣,聽到一句‘您的外賣到了,祝您用餐愉快’我能高興好久。”

  空調維修員:從早幹到晚,喝冰啤酒時最滿足

  7月27日下午,雨水讓連續高溫的重慶退了一點“燒”,從早上八點就開始奔波在主城各區的空調維修師傅李永明,幹完了當天的第4單維修業務。

  當李永明一邊清點著工具,一邊享受空調提供的涼爽時,這戶業主對他説道:“感謝師傅救了我們的‘命’!” “我已經救了很多人的‘命’了。”李永明笑著回應道。

  在重慶,一到夏季,不少市民都會調侃“這條命是空調給的”。正因空調的頻繁開關,其故障也時有發生。自今年4月開始,李永明就開始忙碌起來,最近他更是幾乎每天都從清晨幹到深夜。“今年受疫情影響,使用空調前要消毒,所以我們從4月就開始進入‘旺季’了。”李永明説,“現在如果有空調需要維修、消毒,最起碼要等三四天時間,我們都忙不過來。”

  李永明2007年從四川一偏遠農村來到重慶,學了一手修空調的本領,現自己有一個做家電維修的門店。他告訴記者,天氣越炎熱,他的生意就越“紅火”,他和手下的四名員工,每人每天修六七臺空調是常有的事。“就比如今天,後面還安排了3個消毒單子和2個空調清洗、加氟的單子,幹完怎麼也得晚上11點。”

  李永明還透露,夏季平均每天單是修空調的工錢都超過400元,如果加上一些零部件的利潤,收入更可觀。

  有了可觀的收入,也不能虧待自己。“幹完活回家我們也會開空調。”李永明説,前段時間他剛給家裏臥室都裝上了空調。

  “天氣最熱、大家最辛苦的這一段時間,幹完活後我會把大家組織起來,一起去擼串、喝冰啤酒、吹龍門陣,這是我們最開心、最滿足的時候。”李永明説,“今年夏天我花在吃夜宵、喝冰啤酒上的錢已經有四五千元,但我從沒心疼過。”言罷,他黝黑的臉上滿是笑容。

  燒烤小販:淩晨才得清閒,用燒烤犒勞自己

  7月26日黃昏時分,在重慶大渡口區一燒烤攤,早早開門的攤主小文,一邊翻轉著滋滋冒油的肉串,一邊喊道,“給我拿瓶可樂過來,喉嚨要冒煙了。”

  “你又要烤好幾串豆幹,才能補上你喝飲料的錢了。”一位老食客調侃道。“這還不是多虧了你們這些老顧客的照顧。”小文回應道。

  記者了解到,該燒烤攤攤主小文是重慶黔江人,此前一直在浙江、福建等地打工,今年剛30歲,性格開朗、又愛開玩笑的他有一大批老顧客。

  夜漸漸深了,燒烤攤前擺放的七八張桌邊已經坐滿了食客。小文正式進入一天中最忙碌的時候。

  “我們就是靠夏天多掙點錢,冬天的時候,半天等不來一桌。”小文對記者説道,夏天晚上10點過後,重慶的夜生活才開始。他們經常要忙到淩晨兩三點才收攤。

  “今天晚上你都喝了好幾瓶啤酒了,這些也是成本,少喝點。”小文的妻子在一旁説道。

  “好好好!”小文一連説了三個“好”。在沉默了半晌後,他對妻子説道,“明天我們去買個省電的空調,免得你擔心電費,不舍得用。”

  到了淩晨兩點,食客們逐漸散去,原本嘈雜的燒烤攤只剩下了小文和妻子兩人。此時,妻子開始打掃,小文則拿出一些妻子愛吃的菜品繼續烤制,犒勞辛苦了一天的妻子和自己。有時候,小文還會和妻子喝上幾杯,享受難得的清閒……(記者 李國)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載入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61126306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