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給實體經濟插上智能之翼
2020-07-30 07:45:27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7月17日,工人在唐山國家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中信重工開誠智能裝備有限公司內調試特種機器人。目前,唐山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擁有機器人及其相關企業62家。 牟 宇攝(新華社發)

  産業數字化是指以新一代數字技術為支撐,以數據賦能為主線,以數據為關鍵要素,對産業鏈上下遊全要素進行數字化轉型升級和價值再造的過程。産業數字化面臨著投入高收益慢、上下遊企業缺乏協同、平臺和服務支撐不足等挑戰。專家認為,産業數字化轉型不是“另起爐灶”,而是需要在已有産業基礎上完成嫁接轉化。

  “轉型是找死,不轉是等死”,這是不少企業在數字化轉型路上面臨的共同困境。在産業數字化提速大趨勢下,企業非轉不可,但又因投入高收益慢、上下遊企業缺乏協同、平臺和服務支撐不足等多種原因,數字化轉型路上充滿挑戰。

  國家發展改革委等13個部門近日出臺了《關于支持新業態新模式健康發展 激活消費市場帶動擴大就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生産領域數字化轉型成為其中重點部署的一項內容。未來,産業數字化轉型中涌現的新業態新模式,將給經濟發展注入怎樣的能量?記者採訪了業內人士和有關專家。

  讓“啞企業”開口説話

  航天雲網科技發展有限責任公司是國內成立最早、面向公共服務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公司。該公司董事長於亮給記者舉了一個例子。在四川,他們承建的成都秦川物聯網智能工廠一期MES生産執行係統項目,包括了生産、質量、目視化、人員績效等管理以及生産指揮中心建設等服務,同時還完成了生産信息化管理係統與下層數據採集與監視控制係統打通,以及上層與公司企業資源計劃管理係統、生命周期管理係統的數據打通。

  數字化改造後,這個工廠生産效率明顯提升,相關生産人員減少了30%,産品交付率上升13%,年産能增加40%,客戶投訴減少38%。由于實現生産質量全過程監控與追溯,質量風險下降了20%。

  “啞設備、啞崗位、啞企業”是指沒有入網、不能自動匯報、不能透明化管理的崗位、設備和企業。這是對不交互、不共享、不透明生産狀態的形象描述。改變這一局面,離不開新業態、新模式的有力支撐。統計顯示,國內企業數字化轉型比例約25%,遠低于歐洲的46%和美國的54%。同時,有超過55%的國內企業尚未完成基礎設備數字化改造。

  “産業數字化就是指以新一代數字技術為支撐,以數據賦能為主線,以數據為關鍵要素,對産業鏈上下遊全要素實行數字化轉型升級和價值再造的過程。當前,數字化趨勢帶來的壓力巨大,産業數字化轉型迫在眉睫。”遼寧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研究員梁啟東告訴記者。

  《意見》提出了多方面舉措著力為企業數字化轉型提速降本增效。比如,開展重大工程布局,支持傳統龍頭企業、互聯網企業打造平臺生態,提供信息撮合、交易服務和物流配送等綜合服務;組織數字化轉型夥伴行動,發展普惠性“上雲用數賦智”;支持建設智能工廠,實現生産過程透明化、生産現場智能化、工廠運營管理現代化等。

  建立完善平臺生態

  國家發展改革委創新和高技術發展司有關負責人表示,企業數字化上下遊協同不夠,單靠自己摸索,投入高、周期長、收益慢,難以形成規模效應和産業鏈協同效應,導致“不會轉、不能轉、不敢轉”。因此,需要通過提升數字化轉型公共服務能力,培育數字化轉型生態,提高轉型效益。

  為此,《意見》將培育産業平臺化發展生態作為加快推進産業數字化轉型的一項關鍵舉措。目前,這種平臺生態正在政策、市場、人才等要素多重驅動下,不斷建立完善,推動産業數字化擴面升級。

  以航天雲網公司發展為例。2017年面向全球發布以INDICS為核心的工業互聯網公共服務平臺;2018年發布“CMSS雲制造支持係統”;2019年啟動中央企業工業互聯網融通平臺建設。現已接入覆蓋航空航天、通用設備制造等行業80余萬的工業設備,匯聚涵蓋研發設計、生産制造等7大領域2000余款工業APP,已為19個省(區)地市建設了21個區域平臺、12個行業性平臺。

  近年來,依托知名企業的各大工業互聯網平臺也不斷發展壯大。比如,海爾COSMOPlat、東方國信Cloudiip、用友精智、浪潮雲In-Cloud,等等。這些平臺服務企業不斷增加,新業態新模式加速涌現,成為産業數字化轉型的有力助推器。

  隨著平臺生態不斷成長,數字化轉型賦予了企業更多創新能量。神州數碼集團董事長兼總裁郭為表示,當數字化技術與企業業務深度融合時,場景化預測分析也將隨之嵌入企業的具體業務場景中。以數據為反饋依據,串聯起企業不同的業務場景,為企業提供及時、可靠的預測和決策分析信息,並以此為基礎,實現場景創新,這將是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最終目的。

  把握先機迎難而上

  《意見》在推動産業數字化轉型方面,還提出打造跨越物理邊界的“虛擬”産業園和産業集群,發展基于新技術的“無人經濟”。對此,西南財經大學教授、西財智庫首席研究員湯繼強認為,落實這些具體措施一定要把握先機,推動軟件服務、集成電路、新型顯示、信息安全、數字娛樂等高技術領域形成持久競爭優勢。

  “産業數字化轉型面臨很多挑戰,比如網絡安全環境的構建。同時,建立成熟的數字化産業鏈條使信息共享成為發展趨勢,但多數企業對信息資源整合的觀念還比較傳統。”湯繼強表示,5G時代來臨會加速産業聚集,對5G産業生態的探索和構建將是産業數字化轉型的機遇和挑戰。

  記者發現,各地正加速步伐迎難而上,並係統地推進産業數字化轉型。比如,2019年到2020年,貴州要推動3000家工業企業實施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改造,重點行業數字化研發設計工具普及率、關鍵工序數控化率分別達到74%、58%。江西今年發布《關于實施産業鏈鏈長制的工作方案》,提出推進新一代數字信息技術與産業鏈深度融合,堅持智能制造主攻方向,推動産業鏈向高端化、智能化方向發展。

  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産業經濟研究室副主任魏琪嘉認為,産業數字化轉型不是“另起爐灶”,而是需要在已有産業基礎上完成嫁接轉化,以有效需求為牢固支撐,在更加豐富的應用場景中實現從“量變”到“質變”的突破。“數字化轉型與實體經濟産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的優化緊密相關,數字賦能是産業、資本、技術、人才、數據多方融合共振的最終結果。在循序漸進的發展中,數字技術必將為生産力的提升打開新空間。”魏琪嘉説。(記者 董碧娟)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01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