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凸顯發展潛力 國産大飛機撬動萬億級市場
2020-07-23 07:28:59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ARJ21客機交付“三大航空”,載客逾100萬人次

  凸顯發展潛力 國産大飛機撬動萬億級市場

  飛行超過17800個小時後,“老飛”張大奇還有一個“大願望”——駕駛著國産客機直衝雲霄。

  作為中國東方航空公司(以下簡稱“東航”)的資深飛行員,張大奇執飛過軍機、民用客機和公務機,擁有灣流G280、巴航工業EMB145、萊格賽650(EMB135)、波音B737等多項資歷證書。

  不過,飛行生涯中最讓張大奇記憶猶新的,卻是3年前的一次特殊的“伴飛”經歷。

  “當時,我隔著舷窗遠遠看到C919的白色機身和綠藍色條紋,內心十分激動。”他向記者回憶説,從那時起自己就在心裏暗暗下決心,“我要是能親手駕駛著國産民用客機在藍天翱翔,飛行生涯才算真正圓滿了。”

  張大奇的願望並沒有等太久。

  今年2月底,東航子公司一二三航空揭牌,並明確亮出任務——運營ARJ21、C919等國産飛機。張大奇如願拿下了ARJ21-700的第一張飛行執照。

  “每一位中國飛行員都期待駕駛國産客機的高光時刻”

  “相信每個中國飛行員都有一種特殊的期待,那就是親自駕駛國産飛機衝上藍天。”談到自己第一次“親密接觸”ARJ21時,張大奇的語氣保持著一如既往的冷靜,但這位中年人的眼中卻出現了不一樣的光芒,“那一天注定會成為我飛行生涯中最值得銘記的高光時刻。”

  18歲參軍入伍後,張大奇在空軍第二飛行學院學習飛行技術。從初出茅廬的飛行員,到公務機帶教飛行,再到新一代飛行員的“引路員”,無論在哪個崗位,張大奇都保持著嚴謹的飛行作風——敬畏生命、敬畏規章、敬畏職責。

  “從小處看大處,飛行員必須把嚴謹作為一個習慣,控制一些欲望。”張大奇説,“我們的職業沒有重來的機會,為了避免出現大的錯誤,就要從點滴培養飛行作風,把作風管理變成一種習慣。”

  不過,在同事們看來,張大奇長達28年的飛行生涯中,不僅有“嚴謹認真”的A面,也有渴望挑戰自我、喜歡挑戰和突破自我的B面。

  他向記者坦言,ARJ21對自己有著“雙重吸引力”。“對于每一個把開國産飛機當作畢生追求的飛行員來説,ARJ21非常具有吸引力;同時,對于希望挑戰自我的人來説,執飛一款全新設計的飛機,本身就具有非凡意義。”

  盡管被告知執飛第一款國産客機可能會遇到一些未知的挑戰,張大奇還是毫不猶豫地報了名。

  與此前執飛公務機不同的是,一二三航空引進的ARJ21-700執飛的都是固定航班。“不光飛行小時數不一樣,ARJ21-700的飛行機隊逐步壯大後,機隊管理的統一化、標準化和規模化也是全新挑戰。與相對小眾和定制服務的公務機相比,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新挑戰。”張大奇説。

  他坦言,對飛行員來説,這種轉換不僅是技術上的挑戰,還有心理上的適應期、思想上的轉換過程。

  不過,“老飛”張大奇早已做好了應對挑戰的準備。“從身體到心理,從技術到思想,任何方面都要做好準備。”張大奇語氣輕松地説“我相信,其他立志投身于國産客機飛行事業的飛行員也是如此。”

  6月28日,在中國商飛總裝制造中心浦東基地,中國國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和東航接收了各自的首架ARJ21飛機。中國商飛向國內三大航同時交付首批ARJ21客機,標志著這款國産支線客機正式入編國際主流航空公司機隊。

  據記者了解,截至7月20日晚,ARJ21飛機運送乘客總量已突破100萬人次。接下來,三大航空公司將各自引進35架ARJ21-700飛機,每年平均接收3架,到2024年前後完成所有交付。

  作為一二三航空首批完成ARJ21-700機型轉正的飛行員,張大奇對自己的“新夥伴”評價頗高。

  “ARJ21-700雖然是支線機型,但它設計了自動油門、超速保護,內部係統也比較先進。可以説,融合了市面上現有産品的優勢,同時也兼顧了國內民航的實際情況。”張大奇介紹説,飛行員被視為民用客機的“第一用戶”,而自己幫助廠家繼續提升國産客機的各項性能指標、反饋實際使用情況“當然責無旁貸”。“作為中國飛行員,我們都希望自己也能盡一份力,讓國産客機的進階之路越來越順、越來越好。”

  “老中青”三代中國民航人薪火相傳

  事實上,ARJ21-700的交付,不僅讓張大奇這樣的民航“中堅力量”能夠駕駛國産客機翱翔藍天,也讓很多老一輩民航人和新生代“後浪”看到了中國民航業的潛力和希望。

  “我飛了41年,但一直有一個未了的情結——‘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飛上中國人自己制造的民航客機’。”與新中國同齡的謝遠徵是一名民航功勳飛行員。

  改革開放後,他入選第一批赴美學習客機駕駛技術的飛行員名單,後來又成為國內首批駕駛大型寬體客機執飛國際航線的中國飛行員。

  退休後,謝遠徵被聘為中國商飛公司的飛行教員。他不僅參與了中國新型客機ARJ21飛機的操控係統設計與改進,同時還負責該機型全動飛行模擬機的教學研究工作。

  在國産客機立項之初,他就建議,在大飛機的設計團隊中增加飛行員,以用戶思維來設計飛機。“只有用這種理念去設計飛機,才能真正滿足民航業和消費者的需求”。

  如今,年過七旬、兩鬢斑白的謝遠徵終于迎來了國産客機的交付。

  “中國科技實力、創新能力的日益強大,是國産客機得以順利下線的有力支持。”常以“老驥伏櫪”自勉的謝遠徵説,自己相信,未來國産客機不僅能獲得中國飛行員的認可,還會一步步地飛向世界。

  對于年輕的民航業“後浪”而言,國産客機的交付不只是“圓夢”,更是一種使命傳承的激勵。

  作為為數不多的90後女飛行員,徐藤澤惠出生于“飛行之家”。對于從小就聽父親講述飛行故事的她來説,對藍天的向往“幾乎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本能”。

  “平時我總聽機長們討論ARJ21,那時候就挺向往。開國産飛機不僅是我自己的夢想,也算替爸爸圓夢了吧。”徐藤澤笑著説,今年元旦,自己悄悄在新年願望裏加上了“駕駛國産飛機”的目標,並準備給爸爸一個驚喜。

  “我爸他快到退休年齡了,或許趕不上駕駛國産大飛機。幸好我還年輕,還正好見證和經歷著中國民航業的突飛猛進。”這位內心細膩的女孩兒告訴記者,自己每次翻開家庭相冊,都倣佛看到了一幅幾代中國民航人薪火相傳的畫卷。“現在,接力棒已經交到了我們90後的手上。我願意貢獻自己的全部力量,帶著父輩們的夢想,為國産客機的美好前程點亮曙光。”

  支線航空為區域、産業融合發展“穿針引線”

  作為我國首次按照國際民航規章自行研制、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中短程新型渦扇支線客機,ARJ21新支線飛機不僅凝聚著所有從業人員的夢想,更承載著中小城市搭上“支線航空大發展東風”的願望。

  獨立財經分析師夏樹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此次交付的三架ARJ21-700均採用90座全經濟艙布局,客艙座位使用‘左二右三’座位布局,能充分滿足從中心城市向周邊中小城市輻射型航線的使用要求。”

  “目前,國內仍存在著‘支線航線用幹線飛機’的問題,在中短距離的航線上仍使用波音737、空客A320等機型,這些機型普遍偏大、運營成本高,這也導致支線航空業經常虧本運營,需要政府補貼才能維持。”夏樹分析説。

  “以山東省菏澤市和聊城市為例,這兩座城市都是人口超過600萬的三線城市,但是人們想要坐飛機,都要先到濟南,然後再趕往機場,這樣非常耗費時間和精力。如果將支線航空發展起來,那麼這些三線城市的人將更願意選擇飛機出行的方式,從而也帶動了民航業的發展。”

  因此,在他看來,ARJ21的交付對我國發展支線航空業、通程航空業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ARJ21的體積小、油耗低,是執飛支線航線的合適機型,使用ARJ21可以有效解決‘中型機坐不滿、飛一趟虧一趟’的尷尬問題,從而提高飛行的利潤,促進支線航空市場發展。”

  除了刺激民航市場發展外,ARJ21、C919等國産客機的出現,也必將帶動民航制造業和相關一係列産業的發展成長。

  眾所周知,飛機制造及其配套産業産值高,是一個國家的戰略支柱産業,也是目前國內少數幾個依然空白的萬億規模産業。根據《中國商飛公司市場預測年報(2018-2037)》,未來20年中國市場預計將累計交付9008架客機,價值約9萬億元人民幣,平均每年約4500億元。

  “大飛機産業具有極強的産業鏈帶動效應,能極大地促進相關工業産業和國民經濟的發展。”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薛旭説,“目前,中國國産大飛機産業正在穩步推進。大飛機的規模化生産還將催生航空産業集群效應,進一步提升區域配套和協作能力,加速全球航空制造業向中國遷移。”

  “近幾十年,國內外客機市場被空客、波音壟斷,隨著國産大飛機的陸續交付,這一格局有望打破,中國民航制造業將迎來重要戰略發展機遇期。”薛旭分析稱,未來,飛機維修保障、工程服務等航空後市場同樣空間巨大。

  從這個意義上説,ARJ21的交付不僅讓“老中青”三代中國民航人實現了“開國産飛機”的願望,也為民航業發展注入了新動能,更讓人有理由憧憬國産大型客機C919投入市場的美好前景。(記者 張真齊)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加載更多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高校暖心畢業“寄”
高校暖心畢業“寄”
雨荷
雨荷
夏日林周風光美
夏日林周風光美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273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