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集體經濟搭臺 人才産業唱戲——河南一個貧困鄉的振興蝶變
2020-07-14 17:58:2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鄭州7月14日電 題:集體經濟搭臺 人才産業唱戲——河南一個貧困鄉的振興蝶變

  新華社記者李鵬

  地處平原卻連省道都不通,5萬人口有1萬多人棄家離鄉外出謀生,這是河南省葉縣龍泉鄉脫貧攻堅前的真實寫照。作為省級扶貧開發重點鄉,這個鄉在短短數年間,依靠“三大法寶”,為集體經濟招商14億元,調整農業種植結構4萬余畝,走出了一條整鄉脫貧振興路。

  集體搭臺闖新路

  “全鄉只有一個瀕臨倒閉的鞋底廠。”7年前的一次全縣鄉鎮觀摩,因為名字響亮,卻各項排名墊底,龍泉鄉背上了“龍困淺灘”的戲謔,壓得全鄉喘不過氣。

  脫貧振興,離不開家底,而鄉村家底主要在集體。脫貧攻堅開始後,痛定思痛的龍泉鄉組織全鄉大討論,在縣委縣政府支持下,決定還是要從“家底”出發,把集體經濟作為脫貧和振興的突破口。

  以2017年葉縣入選全國第二批集體産權改革試點縣為契機,成立1家鄉級集體經濟總公司、35家村級集體經濟組織,整合涉農資金注入集體經濟組織。

  在龍泉鄉三資辦的集體資産清查表上,2017年前,表格上最多的數字就是“0”。全鄉35個行政村,超過80%是集體經濟空白村。而通過三年培育,截至目前,22個村實現了集體經濟分紅,年收益超過550萬元。

  集體經濟搭臺,激活農村內生動力。草廠街村爭取120萬元涉農資金,帶動村級自籌100萬元,成立村級集體經濟合作社,吸引綠築菌業公司入駐建起了工廠化食用菌廠。村支部書記李運山説:“除了租金和村民就業,僅入股一項,村集體每年保底收入就有25萬元。”

  “跟著集體奔小康”,讓龍泉鄉的面貌煥然一新。

  産業招商調結構

  “脫貧振興沒有産業不行。”龍泉鄉黨委書記王志遠説,集體經濟理清了家底,掃清了農村土地等歷史糾紛,産業招商才有平臺和活力。

  2019年,外地人霍建相跑了多個縣,最終把新擴建的食用菌種植加工基地建在了龍泉鄉。一年多時間,霍建相成立的公司帶動周邊4個村集體入股,建起了80個現代化標準溫室,年産各類菌棒800萬棒,蔬菜種苗200萬株,二期有機化肥廠和食用菌深加工廠投産後,預計帶動農戶將超過1500戶。

  作為從事20多年高效農業的負責人,霍建相深知農業投資的“七寸”,“農業投資需要土地,土地流轉涉及眾多農戶,戶企關係最難處理。”而這正是霍建相最終選擇龍泉鄉的原因,“企業直接對接集體經濟組織,少了許多麻煩,而且集體和農民參股,三方形成合力,互利共贏。”

  三年多來,龍泉鄉先後規劃了食用菌生産、特色種植和制造加工3個産業園區,對接農村集體經濟,資源互補節約利用,“大招商”大獲豐收,全鄉産業結構也快速調整。截至目前,龍泉鄉已招引企業41家,包括全縣僅有的兩家村級出口企業,總投資14億元,安排就業4000余人;帶動全鄉調整農業種植結構4萬余畝,農業産業化經營組織達到60多家。

  人才為本聚活力

  “1萬多人外出既是我們的劣勢,也是我們的優勢。”謀劃脫貧振興前,龍泉鄉首先就盯住了“龍泉老鄉”。牛肚莊的李翠枝2003年因為非典疫情被阻隔在廣東,她幹脆在佛山落腳,經過10多年發展,成為一名成功的外貿企業家。

  2018年,鄉村兩級幹部找到李翠枝,想讓她返鄉投資。覺得“應該為老家做點事情”的李翠枝當年投資數百萬元在家鄉建起了玩具加工廠。今年初,因為新冠疫情,被阻隔在老家的李翠枝作出“擴大玩具廠規模”的決定。她説,“第一次投資是感情因素的話,追加投資就是看中了當地的發展潛力。”

  從“要我返鄉投資”到“我要返鄉投資”,人才回歸形成一股潮流。十幾名龍泉籍木門企業負責人近年先後將企業搬回龍泉,打造出一個“門業園區”;生産出口家具的河南駿辰工貿公司2019年從廈門返遷龍泉鄉,隨之而來的是18家下遊供應商也願意一起返遷……

  為了留住像霍建相一樣的外地人才,龍泉鄉最大限度發揮他們的作用。正是在人才政策感召下,霍建相主動把全家都遷到了龍泉鄉。

  龍泉鄉的振興蝶變,是葉縣近年來大力推動集體經濟破題鄉村振興的一個縮影。葉縣縣委書記古松説,實現鄉村産業、人才、文化、生態、組織五大振興,接力脫貧攻堅,就必須堅持制度自信,充分發揮集體優勢,而實踐證明,這是一條行之有效的道路。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237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