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創新供應鏈金融,暢通産業循環
2020-07-13 09:26:48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對我國的供應鏈是一次重大考驗。近期商務部等8部門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做好供應鏈創新與應用試點工作的通知》提出,充分利用供應鏈金融服務實體企業,銀行業金融機構要加強與供應鏈核心企業合作,支持核心企業通過信貸、債券等方式融資,用于向中小企業支付現金,降低中小企業流動性壓力和融資成本。

  無需抵押物,放款時間最快只需幾分鐘,信用分享最遠到達核心企業第9級供應商,成本低于市場融資利率……疫情以來,全國多地創新實踐,為上下遊企業提供供應鏈金融解決方案,為中小微企業紓困。但與此同時,供應鏈金融仍需解決核心企業內部動力不足、個性化需求難滿足等問題,以確保風險可控、創新可期。

  “越往供應鏈上端走,找錢渠道就越窄”

  供應鏈金融,是指金融機構對産業鏈中的核心企業及其配套企業進行的一體化整體金融服務。相比大型龍頭企業,疫情對廣大中小微企業的衝擊更大,中小微企業對金融支持的需求也更為迫切。

  多年來,銀行傳統的應收類融資業務往往僅能覆蓋到核心企業的一級供應商,上遊多級供應商則難以通過傳統渠道獲取融資。究其原因,多級供應商往往是小微企業,信用風險難以判斷,亦難以提供足值有效的抵押物。近年來,金融科技的發展為銀行介入供應鏈融資,特別是小微企業融資提供了契機。

  “傳統方法向銀行貸款,因中小微企業普遍沒有抵押物,很難成功。越往供應鏈上端走,找錢渠道就越窄。”農行惠州分行副行長王全力説,供應鏈金融可以打通核心企業生態圈的神經末梢。

  TCL集團一級供應商達2000余家,上遊2—N級供應商上萬家。中國農業銀行廣東省分行與簡單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合作,為TCL上遊供應商定制“鏈捷貸”産品。僅1年時間,已有500余家TCL集團上遊供應商申請辦理“鏈捷貸”,融資規模61億元。TCL整個産業鏈的融資規模已達160億元。

  惠州市永暉興數控科技有限公司是TCL的三級供應商。公司財務負責人徐小珍説,2019年5、6月,公司嘗試收下客戶的金單(貨款到期支付憑證),並通過“鏈捷貸”融資,享受優惠年利率4.8%。“以前TCL只給一級供應商提供金單,貼現期半年,對中小企業來説,時間較長。”徐小珍説,“鏈捷貸”無需抵押物,一下解了燃眉之急。

  截至今年5月末,全國農行“鏈捷貸”業務累計融資發生額超過200億元。木林森股份有限公司通過“鏈捷貸”累計融資近4億元,拓展供應商40余戶。廣州市浪奇實業股份有限公司通過“鏈捷貸”累計融資金額2.1億元,拓展供應商10余戶。中國鐵建港航局集團有限公司通過“鏈捷貸”拓展供應商30余戶,累計融資金額0.73億元。

  同廣東一樣,浙江也致力于以科技手段精準對接供應鏈金融需求。截至4月末,浙江轄內銀行為1.48萬家産業鏈核心企業提供9659億元周轉資金,為5萬余家上下遊中小微企業提供信貸支持1.18萬億元。

  核心企業閒置授信可“共享”

  産業鏈環環相扣,任一環節阻滯,上下遊都會受影響。疫情以來,當不少中小微企業為資金犯難時,全國多地創新實踐,為上下遊企業提供供應鏈金融解決方案,為中小微企業紓困。

  ——利率低,操作靈活簡便。惠州市普安電子有限公司是TCL集團的一級供應商,以前常用銀行承兌匯票貼現等方式補充流動資金。“貼現手續比較繁瑣,只能全額貼,而且速度比較慢,經常要等很久。”該公司副總經理張荷青説:“‘鏈捷貸’幾乎是秒放款,且利率低,操作靈活簡便,還可根據實際需要進行拆融,目前已融資1億多元。”

  ——優化上遊多級供應商貸款方式。惠州高盛達智聯科技有限公司也是TCL的一級供應商,公司2019年通過“鏈捷貸”融資近3000萬元,單筆最大1800萬元,靠的是TCL授信。“去銀行承兌匯票,利率大概是6個點,通過農行平臺利率是4.8%。”公司財務部負責人楊勇説,他們已為上遊30多家供應商轉讓金單進行融資。“上遊中小微企業普遍認為,通過供應鏈金融方式貸款更容易,且金單由TCL承保,即使上遊小企業倒閉,銀行也可找TCL這棵‘大樹’。”

  ——降低核心企業採購成本。TCL集團副總裁黎健説,供應鏈金融把集團信用分享給整個鏈條的小企業,其實也能幫TCL降低採購成本。“集團在銀行的授信額度是有節余的,1000多億元的授信實際使用率只有30%多,有大量的授信額度閒置。”

  ——閒置授信得到有效利用。農行廣東省分行行長朱正罡説,“鏈捷貸”有效解決了圍繞核心企業上遊多級供應商的融資問題。“利用核心企業閒置的銀行授信,各層級供應商可享受到與核心企業相近的融資利率,及時補充流動資金。在疫情特殊時期,客戶只需在線自助申請貸款。”

  平衡好風險和創新的關係

  廣東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局長何曉軍説,供應鏈金融在現代經濟體係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但從目前融資數據來看,中小企業貸款金額佔銀行貸款總額的比例低。超40%的中小企業融資難,且成本比大型企業高。不少二級以上供應商,仍難以獲得銀行貸款。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鳴等認為,發展供應鏈金融能夠有效克服單個中小微企業的信用和信息問題,精準有效暢通産業循環,落實“六保”任務。但也要防范供應鏈金融出現虛假融資、重復融資、自我融資等現象。

  “核心企業驅動”模式存在一定局限性。“核心企業內部動力不足。”簡單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向曉丹説,部分核心企業由于傳統上對供應商生態不甚關心、改變原有支付模式會增加前期工作量、不願分享自身授信給供應商融資、擔心採購數據外流等原因,對供應鏈金融積極性不高。

  部分個性化需求尚無法得到滿足。朱正罡認為,供應鏈金融産品的應用場景,需核心企業針對業務特點對現有財務運作機制進行適應性調整,但這種新型模式對很多核心企業而言尚十分陌生,需花費時間來進行調研評估。同時,産品適用面還不夠廣,係統功能擴展性有待提升,産品仍需進一步優化升級。

  高度重視供應鏈金融風險防控。“供應鏈金融是一種風險係數較低的融資方式,雖然歷史上曾有過教訓,但隨著金融科技、區塊鏈等技術的發展,風險會降低。”廣州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副局長徐秀彬認為,盡管目前尚未出現新的問題,但一方面要對供應鏈金融涉及的各類主體進行監測預警、分析研判,另一方面要在供應鏈金融領域探索開展監管沙盒試驗,平衡好風險和創新的關係,確保風險可控、創新可期。(記者 劉宏宇 黃垚  刊于《半月談內部版》2020年第7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211126229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