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促科技成果轉化打出政策組合拳
2020-06-22 07:23:26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信息技術、生物醫藥等新興領域迎重倉布局 央地齊發力疏通轉化鏈

  促科技成果轉化打出政策組合拳

  伴隨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不斷深入推進,我國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政策“紅包”正加快落地。記者從科技部火炬中心獲悉,《科技部火炬中心2020年促進技術市場發展及科技成果轉化工作要點》(以下簡稱《工作要點》)日前正式印發。2020年,我國將圍繞新一代電子信息、生物醫藥、5G通信等“硬科技”領域開展科技成果直通車,研究推動建設一批跨國別、專業性的國家技術轉移區域中心。與此同時,包括北京、上海、重慶等十余個省市密集出臺“地方版”細則方案,著力從資金鏈、産業鏈、服務鏈和人才鏈上全面疏通成果轉移轉化的“梗阻”。

  打造區域中心 聚焦“硬科技”

  根據《工作要點》,2020年,我國將推動國家技術轉移區域中心的改革發展。其中,包括加強國家技術轉移區域中心資源共享、優勢互補、縱橫聯動、協同發展。圍繞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成渝經濟區等國家區域發展戰略和城市群建設,重點推動國家技術轉移集聚區、東部中心、南方中心、西南中心等發揮先行先試作用,形成我國技術轉移服務體係的骨幹網絡和區域樞紐。研究推動建設一批跨國別、專業性的國家技術轉移區域中心,有效增強我國技術要素市場對全球科技資源的集聚配置能力。

  另外,在總結前期科技成果直通車經驗和模式的基礎上,持續完善集聚政府、高校、院所、科技企業、技術轉移機構、投資機構多方聯動的技術轉移服務機制,推動科技成果直通車為促進硬科技發展和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提供服務支撐。圍繞新一代電子信息、生物醫藥、5G通信、工業互聯網、智能制造等領域,在具備條件的城市、國家高新區和産業集群組織開展科技成果直通車“硬科技”專場,促進“硬科技”技術成果與資本、人才、産業深度融合,加速硬科技成果的流通配置和轉化應用。

  事實上,除了在“硬科技領域”加大成果轉移轉化的布局外,新一代信息技術基礎設施也為現代技術要素交易機制創新提供了條件支撐。《工作要點》指出,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工具可以對現有技術合同數據進行深度學習和建模分析,對技術成果進行更加精準的量化評價和預測分析,解決科技成果評估難、定價難等難題。5G通信網絡設施的普及應用為建立現代技術交易市場創造了基礎條件,可實時處理海量科技成果的供需對接信息,通過實時競價、撮合交易等方式促進科技成果轉化供需雙方達成一致。

  對此,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表示,區域中心往往是科技成果轉化率較高、轉化質量較好的地區,産學研體係較為成熟。圍繞區域中心進行布局,一是可以發揮區域內各單位實現科技成果轉化的協同效應,實現資源共享、優勢互補,推動科技成果轉化效率的提升;二是能夠以此區域為中心向外進行輻射,帶動周邊區域的快速發展。盤和林認為,下一階段要注意領會並堅決踐行《工作要點》中所提出的工作思路和重點任務,形成以市場為導向、企業為主體、産學研相結合的技術創新體係。

  央地齊發力 成果遍地開花

  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是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要任務。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提高科技創新支撐能力。穩定支持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引導企業增加研發投入,促進産學研融通創新。報告明確提出,要改革科技成果轉化機制,暢通創新鏈,營造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科研環境。實行重點項目攻關“揭榜挂帥”,誰能幹就讓誰幹。

  地方層面,多地都在積極探索促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方便之門”。6月1日,新修訂的《重慶市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條例》正式施行。《條例》規定,在不變更研究開發機構和高等院校職務科技成果權屬前提下,可以將職務科技成果部分或全部給予科技成果完成人使用、轉讓、投資;提高科技成果完成人享受獎勵比例,將獎勵和報酬比例給予更高的選擇權等。

  事實上,目前我國促科技成果轉化政策“遍地開花”。據統計,自去年以來,包括北京、四川、陜西、廣東、甘肅、河南、山東、上海等十多個省市相繼出臺新修訂的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條例。武漢市支持企業開展面向高校院所的技術難題競標、科技懸賞等“研發眾包”;河北省正式啟動實施“52111”工程,聚焦科技成果孵化轉化中心的協同創新戰略定位,探索具有河北特色的科技成果轉化路徑。

  除了地方政策外,高校和科研機構近年來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也碩果累累。根據最新出版的《中國科技成果轉化年度報告2019》(高等院校與科研院所篇)顯示,2018年,3200家高校院所以轉讓、許可、作價投資方式轉化科技成果合同11302項,合同金額達177.3億元,同比增長52.2%。其中,合同總金額過億元單位32家,同比增長14.3%。

  企業成主角 全面疏通堵點

  隨著企業技術創新主體地位不斷夯實,技術要素市場的主體已經發生顯著的結構性變化。根據《工作要點》,從2003年起,我國企業輸出技術合同第一次超過高校、院所,此後一直成為技術要素市場的主體。2019年,我國企業輸出和購買技術合同成交額分別佔到全國技術合同成交總額的90%和70%以上。這標志著以市場為導向、企業為主體、産學研相結合的技術創新體係正在加快形成。

  事實上,無論從組織創新、制度創新,還是模式創新,目前央地密集施策解決科技成果轉化“最後一公裏”問題,其實質就是讓基礎研究的科技成果從實驗室走進企業和市場。

  “作為目前科技創新工作的重點和難點,科技成果的轉移轉化需要注重創新鏈、産業鏈、資金鏈、服務鏈和人才鏈的協同。”中科院某研究所科研人員表示。他認為,要推動産學研融合,關鍵在于破解産業和學、研“兩張皮”的問題。“過去企業委托高校,一紙合同委托項目。高校追求的是高水平論文、高水平成果、發明專利;企業追求的是有市場、低成本、高工藝。這兩個目標沒有同步到一個點上。”該科研人員直言。

  盤和林表示,當前我國科技成果轉化存在的短板問題,可以從三方面著手解決。首先,要健全科技成果轉化機制,打通産學研産業鏈、價值鏈,重視人才培養與人才激勵,以更加專業的科研團隊來面對愈發激烈的全球科技競爭。其次,建立政企連接,一方面政府負責相關政策的落實,另一方面,政府通過與企業的溝通,能夠更全面地了解企業的科技成果承接能力,實現有的放矢。最後,要以市場作為科技成果轉化的良好支撐,實現良性循環。(記者 鐘源)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142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