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對發“疫情財”的違法者零容忍 “休克療法”斬斷違規熔噴布鏈條
2020-06-02 07:27:5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政府的強力監管之下,熔噴布價格從暴漲走向了暴跌。曾經最高賣到每噸45萬元的熔噴布,在“休克療法”後,跌到最低2000元,用于生産熔噴布的機器也無人接手……

  過去兩個多月,42歲的江蘇揚中人張強(化名)感覺像在“走鋼絲”,這一切都源于他卷入的熔噴布生意。

  “機器一響,黃金萬兩。”在過去的幾個月,熔噴布就成了這樣一個一本萬利的生意。雖然國家三令五申,對涉疫防護物資違法犯罪“零容忍”,但仍有人鋌而走險。4月16日,揚中市政府發布公告,全市所有熔噴布生産經營企業全面停産整頓,這被業內稱為“休克療法”。

  熔噴布隨之從暴漲走向了暴跌。曾經最高賣到每噸45萬元的熔噴布,在嚴格監管後,跌到最低2000元,用于生産熔噴布的機器也無人接手……

  價格一天一個樣

  2月初,揚中市西來橋鎮就陸續有人開始買機器做熔噴布。緊接著,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進來,“那時候不管原料還是機器全部都要搶,哪怕帶好現金到機器工廠裏去,也等不到現貨。”張強説。

  張強原是一家保險公司的職員。口罩價格暴漲帶火了核心原材料熔噴布,張強也追逐著這股熱潮,辭職加入了生産熔噴布的大軍。

  3月底,他守在張家港一家熔噴布機器生産的廠裏,整整5天4夜,終于搶到了兩臺機器,“好像中了六合彩一樣”。張強説,想要做熔噴布生意,不僅要買機器,還要租廠房,因為運行機器需要很大的電壓,還要準備好模具、熔噴布原料聚丙烯、滾筒、加熱包等。

  而熔噴布的市場裏,價格是“一天一個樣”,“一噸熔噴布2月初價格是20多萬元,相比于正常市場價翻了十幾倍,到我們做的時候價格到了每噸40多萬元。”正常情況下,一個月1萬元左右可以租到面積很可觀的廠房。但熔噴布市場火爆導致廠房需求量激增,到後來發展到按機器算錢,一臺機器每天租金2500元。到後期是一房難求,根本找不到可以租用的廠房了,很多人只能到揚中附近的泰興、大港等地區去租廠房。

  熔噴布的原材料聚丙烯,最初價格每噸只要七八千元,張強開始入行時價格是每噸1.2萬元,“後來一天一個價,最高漲到每噸4.8萬元。”

  張強解釋説,這種聚丙烯只能做無紡布口罩,用于建築工地等。而生産醫用口罩的聚丙烯原材料有更高標準,這種材料的價格在4月上旬已到了每噸六七萬元。

  張強購買的機器屬于當地人比較喜歡的50型號,一天一夜能出一百七八十公斤布。“我們的機器24小時能出220公斤,一般每家至少有兩臺以上機器,一天一夜就能出貨三四百公斤,收入十幾萬元,很快就能回本。即使機器差些,一天也能收入幾萬元。”

  買賣時,大多數人選擇現金交易。經常有人去銀行取錢時,發現ATM機已被取空。

  揚中市場監管局公布的信息顯示,截至4月10日,揚中登記注冊的涉及熔噴布生産、銷售的企業為867戶,個體工商戶300余家,由于大量規模以下企業和個體經營戶的存在,揚中熔噴布的實際産能難以統計,據估算日産能約70噸左右。

  “大家買材料都非常瘋狂。”當地從事原料生意的劉洋(化名)説,兩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只要通過朋友圈知道對方有貨,就會直接加好友。“有人在不知對方底細的情況下,加了好友就直接一次性轉賬十幾萬元,再通知時間地點拿貨。”

  “布生産出來絕對不愁賣不出去,24小時內就會有二道販子來收,有時候在廠裏,同一時間會有六七個二道販子來談價格。”張強説。

  不僅有人倒賣熔噴布,還有人倒賣原料,模具、二手機器。張強的朋友組建了一個5人團隊來倒賣模具,分工合作,最後賣了80多套模具。“我也在朋友圈轉發信息,最後也賣了兩套模具。我只是做了個中介,打打電話就賺了2.8萬元。”

  “休克療法”終結違規市場

  揚中市市長張德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熔噴布行業在安全管理、生態環保等方面問題叢生,熔噴布市場出現嚴重的泡沫,風險集聚累加。

  4月3日,在前期小規模摸底排查的基礎上,揚中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牽頭組織了10個專項執法小組,開展拉網式排查,分別深入全市各鎮街區熔噴布制造企業進行熔噴布行業規范化整治工作。6天後,揚中市召開了熔噴布行業規范整治推進會,並向488家熔噴布生産經營單位發放告知書。

  4月10日,揚中市應急管理局通過抽簽的形式,隨機選取了當日的檢查對象,對熔噴布行業進行抽查。4月14日,揚中市再次召開熔噴布行業規范整治推進會。

  4月15日,當地公布了應急管理局與市場監督管理局熔噴布執法情況報告。當天,揚中在全市范圍內實行熔噴布行業“休克療法”:熔噴布生産企業、個體工商戶一律停産整頓,直至産品符合相關質量標準、生産環境設施滿足安全環保要求,再經審批方可重新開工,對經審查無法整頓到位或不具備生産經營條件的,堅決予以關停、取締。

  如今,在揚中的大街小巷裏,隨處可見寫著“理性投資熔噴布”“勸君莫為市場狂,理性投資不能忘”的宣傳橫幅。

  張強回憶,4月12日左右,他就接到通知,全面停産整頓了。

  目前,揚中市在長江一橋、長江二橋、長江三橋以及泰州大橋處設立了卡口。有30萬人口的揚中是長江中的一座島,進出揚中必須經過這幾座大橋。

  據卡口民警趙峰介紹,從4月10日晚上6點半起,他們便在橋頭檢查過往車輛,如果其中載有熔噴布,就送到市場監督管理局去檢驗。4月16日,揚中市長江二橋查處了一輛被用來運送熔噴布的救護車。

  “因為是外地牌照,被攔下來檢查,一下就露餡了。”趙峰説,“現在每天我們要查200輛車左右,第一天查到了10輛左右,之後逐漸減少,現在幾乎沒有了。從4月27日起,我們開始對進入的機器設備和原料進行勸返。”

  停産整改第二天,張強就賣掉了機器。

  對發“疫情財”的違法者嚴懲不貸

  3月10日,市場監管總局對外表示,不法經營者層層加碼,投機漲價、抬高熔噴布價格,涉嫌構成哄抬價格違法行為,市場監管總局依法對相關企業和個人立案調查。涉嫌犯罪的,將移送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此外,各級市場監管部門將加大對熔噴布等防疫用品價格監管力度,對疫情防控期間哄抬價格、發“疫情財”的違法者嚴懲不貸,全力維護市場秩序。公安部與市場監管總局協同配合,迅速部署開展專案行動。各地公安機關在公安部統一指揮下,以經銷熔噴布中間商為重點,上溯源頭、下查去向,全鏈條、全環節開展調查,快偵快破了一批案件。

  與此同時,有關部門加緊制定熔噴布的規則標準,以進一步規范熔噴布企業的生産經營。目前,國內有2項熔噴布相關行業標準,但是,一項不適用口罩,另一項最終用途不限于口罩,且規定過濾效率、透氣率等關鍵指標的標準值由供需合同約定。

  為此,江蘇省市場監管局、省纖維檢驗局、南京市産品質量監督檢驗院及相關熔噴布生産企業共同起草了《口罩用聚丙烯熔噴非織造布》團體標準,旨在規范熔噴布企業生産經營行為、保證口罩核心原材料質量。

  4月23日,江蘇省紡織工業協會正式發布《口罩用聚丙烯熔噴非織造布》團體標準。這也是全國首次發布口罩用熔噴布團體標準,主要適用于衛生防護用口罩熔噴布。該標準將于4月26日起正式實施,由團體成員按照約定採用,並供社會自願採用。

  江蘇省市場監管局有關人士認為,做好熔噴布産品標準與防護口罩産品標準的有效銜接,能夠從技術角度起到規范一批、提升一批、整治一批企業的積極作用。下一步,他們將做好標準宣傳和解讀,對省內主要生産企業和基層監管人員開展培訓,進一步指導熔噴布生産和監管工作。(記者 李超 實習生 顧成琪)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61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