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有“調”|我也想K歌了

2020-05-25 19:22:18 來源: 新華網

  某日午休,一位同事在分餐時長吁一口氣:“唉,好想去K歌一句話,引起了翻譯君的強烈共鳴。我也想K歌了。

  想是因為得不到。

  K歌,聚集性、流動性、接觸性、非必需性。

  在這次疫情中,人們的生活方式發生巨大改變,K歌為代表的聚集性消費自然也受到巨大影響。

  然而,即使是在防疫工作已經卓有成效的當下,對于多數人來説,K歌仍然是一個想而不敢,可望不可及的消費行為。

 

為什麼你不在?問山風你會回來——《夏天的風》

  這是5月23日拍攝的北京城區。 當日午後,北京迎來陣雨。雨後城市天際線與藍天白雲構成了一幅美麗圖畫。新華社記者 孟鼎博 攝

  “等疫情結束了,咱們……”在一季度戰疫最為艱巨的時刻,各式報復性消費的願望在朋友圈和抖音比比皆是,“咱們去擼串”“咱們去火鍋”“咱們走遍神州大地”“咱們去K歌”……

  然而二季度都快過完了,説好的“報復性消費”呢?

  在24日召開的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寧吉喆也給出了符合大家感知的答案。

  他表示,種種數據表明,隨著經濟持續恢復和復工復産的推進,我國消費規模擴大和結構升級的大趨勢沒有改變。但“報復性消費”不一定準確,恢復性消費是肯定的。

  消費市場需要人氣,人氣就是流量,沒有流量對于線下消費場景就是噩夢。我們經常在一家東西老貴的店裏徘徊半天啥也不買,店員也不會嫌煩,目的就是你的到來就是人氣,會對其他潛在消費者形成潛在影響力,道理就在此。

  然而線下的人氣往往就意味著聚集,這正是防疫工作重點針對的現象之一。

  K歌不是不行。事實上,在5月8日,國務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就發布了《關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態化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意見》指出,採取預約、限流等方式,開放影劇院、遊藝廳等密閉式娛樂休閒場所。

  但是從許可到邁出真正這一步,到大家都恢復到和以往一樣——想到就去做到的消費狀態,還有一個心理建設過程。

  也許,這有待于大家什麼時候能夠消除掉“病毒總在什麼沒注意的地方盯著自己,賤嗖嗖地‘嘿嘿嘿’笑著,令人後脖子發涼”的感覺才能實現。

 

沒有你的日子裏 我會更加珍惜自己——《大約在冬季》

  3月28日,中山沙溪鎮的一位服裝主播在直播帶貨。為盡快走出疫情影響和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首屆時尚沙溪3·28直播節暨沙溪休閒服裝網絡特賣會在該鎮淘寶直播基地舉行,沙溪鎮黨政領導也上陣客串主播帶貨,積極推廣該鎮休閒服裝産業的電子商務發展創新模式。 新華社記者 劉大偉 攝

  在病毒陰影“嘿嘿嘿”的壓制下,“宅經濟”興起,許多消費需求從線下向線上轉移。

  比如直播電商,直播帶貨在2020年的疫情期間迎來真正高光時刻。助力武漢的係列行動,遠比2019年或者更早的某些時候,還要靠刷的數據要亮眼得多。

  據第4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3月,我國網上外賣用戶規模達3.98億,佔網民整體的44.0%。疫情期間,餐飲業遭遇重創,美團的騎手倒是新增了95萬人。

  此外還有,今年一季度,中國遊戲産業實際銷售收入實現階段性、爆發式增長,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732.03億元,比2019年第四季度增長了147.43億元。

  ——直播“買買買”,外賣“吃吃吃”,網絡遊戲“幹得漂亮”。

  近年來,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已經把許許多多的消費場景從線下的大空間挪到了手機上。這也是中國在應對疫情時,“宅經濟”能夠迅速成型並發揮作用的基礎。

  但線上再紅火,也很難想象所有人都樂于關在家裏完成在線“吃喝玩樂”成為常態。

  別的不説,翻譯君其實嘗試過自己在家用K歌APP試著喊兩嗓子,但總感覺“沒內味兒”,且鄰居及鄰居家的小狗都非常反感我這種行為(不信你試試)。

  APP唱K、外賣、打遊戲等“宅消費”,和一群朋友在KTV瞎嚷嚷、吆五喝六地在小店涮鍋子擼串,三五好友一起約起來去旅遊等聚集消費,體驗上還是有本質的不同的。

  消費更加多元,這與疫情無關,而是我國近年來經濟社會發展轉型升級而帶來的必然結果。

  但是,我想K歌了,疫情壓抑住的“High”的部分,並不意味著需求就沒了。

 

愛滴魔力轉圈圈——《觸電》

  3月13日,在重慶小天鵝火鍋標準化生鮮火鍋外賣的門店內,後廚的工作人員為生鮮火鍋外賣訂單備菜。疫情期間,在“火鍋之都”重慶,當地通過線上點單、“零接觸”配送等方式,讓老百姓在家裏也能吃上熱騰騰的火鍋。

  報復性消費沒有到來。除了疫情因素之外,消費要有錢花才行,消費也要讓大家沒有後顧之憂、都有收入,才能真正激活。

  線上很火這是事實。互聯網企業一季度的日子過的都還不錯是事實,通過一季報可以看出來

  美團增加了95萬騎手,不知道有多少來自轉行的KTV服務員?

  根據天眼查發布數據顯示,2020年一季度,我國有46萬家企業在此期間注銷或者吊銷。但也能看到,同期有322萬家企業新增,其中超過46.12%的企業為批發和零售業,這也意味著可能有數百萬位新的賣貨“老板”誕生。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萬字篇幅為近年最短。談就業卻單獨用了一個章節,全部8個章節,談及就業的就有6個,報告全文中“就業”一詞更是出現了多達39次。

  報告指出,財政、貨幣和投資等政策要聚力支持穩就業。今年財政新增赤字和發行抗疫特別國債達2萬億元,主要用途就是保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包括支持減稅降費、減租降息、擴大消費和投資等。

  就業與消費相互促進,這是一個需要真正“轉”起來才能健康的循環。

 

唱出你的熱情,伸出你雙手,讓我擁抱著你的夢——《明天會更好》

成都萬年場街道萬象潤街特色商業街區,允許商販臨時佔道經營。來源:成都商報

  今年三月份,成都市發文,允許設置臨時佔道攤點攤區、臨街店鋪臨時越門經營、大型商場開展佔道促銷、流動商販販賣經營、互聯網租賃自行車企業擴大停放區域兩個月下來,成都市新增了8萬個就業崗位。方便了百姓生活,給8萬人增添了生計,這一特別舉措讓成都這座城市在經歷疫情之後,迅速恢復了煙火氣,生機勃勃。

  消費是一輪生産的終點,也是下一輪再生産的起點。只有産品或者商品進入最後消費環節,實現了“驚險的跳躍”,整個生産過程才算完成,再生産才能順利進行。

  其實,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無論是保證安全前提下的聚集還是獨自放飛,無論是消費者還是提供消費服務的生産者,關于消費的需求和推動力,一直都在那裏,而且更加多元。

  留得青山,贏得未來。

  我也想K歌,麥克風在等我。(財經翻譯官 黃博陽/文)

[責任編輯: 于楊 ]
消費有“調”|我也想K歌了-新華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61126031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