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財經翻譯官】這幾萬億元的“錢”,怎麼來?怎麼花?
2020-05-23 16:17:3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今年的全國兩會是不同尋常的,在經歷了一場全民戰疫之後,這次特殊時期、意義非凡的重要會議承載了更多期許。

  疫情給中國經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和挑戰,停工停産導致稅收收入下滑。2019年,我國實施的大規模減稅降費已達2.36萬億元,今年繼續實施新增減稅降費約5000億元。加上今年新出臺的階段性減稅降費政策,預計全年為企業新增減負超過2.5萬億元。

  而接下來,常態化防控疫情、修復經濟、拉動經濟都需要花錢。2020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下降,支出卻要保障增加,尤其是民生支出只增不減。那麼,“錢”從哪兒來呢?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給出了答案。在報告公布的一係列數字中,中央財政赤字、抗疫特別國債和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讓這筆“錢”有了著落。

  今天,翻譯君就為大家解釋一下“錢從哪裏來”,“錢將花到哪裏去”。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我國財政赤字高嗎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新增財政赤字1萬億元。

  中央財政赤字反映的是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支差額,通過發行國債彌補。計算公式為:中央財政赤字=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支出+補充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中央財政調入資金(含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政府性基金和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調入資金等)

  而衡量財政風險的一個重要指標赤字率它是指財政赤字佔國內生産總值的比重。

  單説赤字,大家可能會問,國家還會欠錢嗎?其實,國家和我們每個人的小家一樣,遇到急事兒、大事兒借錢正常關鍵是借得起還得

  幾乎每一輪積極財政政策實行之前,關于財政赤字都會引發無數討論。那麼,這些新增的赤字用來幹什麼?

  以往的中央財政赤字規模和赤字率,是根據當時的經濟狀況來定的。比如,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我國在1998年到2004年實行積極財政政策,這是在國內外經濟環境急劇變化的情況下採取的一次逆周期調節,赤字率有所提高。從2005年開始,財政政策從“積極”到“穩健”,赤字率逐年降低。到2008年,我國重啟積極財政政策,這次是為應對美國次貸危機造成的影響,這一輪積極財政政策已經連續12年。

  如今,為了對衝疫情造成的各種風險,提高赤字率也是特殊時期的特殊舉措。我國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為促進經濟快速恢復,赤字率擬按3.6%以上安排,是實事求是,也是符合預期的。

  抗疫特別國債的目標是什麼?

  政府工作報告中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數字就是抗疫特別國債。這次政府工作報告中,抗疫特別國債的規模是1萬億元。

  抗疫特別國債是對衝疫情影響的特殊舉措,全部用于地方基礎設施建設和抗疫相關支出。

  我國有兩次新發和一次續發特別國債。兩次新發分別在1998年和2007年。其中,1998年發行的特別國債面向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和中國建設銀行定向發行,所籌資金全部用于補充四家銀行的資本金。

  2007年,為成立國家外匯投資公司發行的15500億元特別國債,到2017年,這筆特別國債開始到期,財政部選擇續發以維持。

  以往的發行慣例,抗疫特別國債不納入一般公共預算,而是納入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對項目有收益性要求。

  1萬億元新增財政赤字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2萬億元全部轉給地方,建立特殊轉移支付機制,資金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主要用于保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包括支持減稅降費、減租降息、擴大消費和投資等,強化公共財政屬性,決不允許截留挪用。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用到哪兒?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還提到了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擬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券3.75萬億元,比去年增加1.6萬億元,提高專項債券可用作項目資本金的比例。此外,安排中央預算內投資6000億元。

  根據新預算法規定,地方政府發債只有“地方政府債券”一種形式,簡稱為地方債,分為一般債和專項債兩種。一般債納入一般公共預算,用于沒有收益的公益建設項目;專項債則納入政府性基金預算,用于有收益的公益建設項目。

  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簡稱專項債)是指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含經省級政府批準自辦債券發行的計劃單列市政府)為有一定收益的公益建設項目發行的、約定一定期限內以公益性項目對應的政府性基金或專項收入還本付息的政府債券。

  專項債發行靈活,不計入赤字,而且成本相對較低,通過項目收益償還,還款來源有保障,並依法實施限額管理,可以有效防范風險。

  基礎設施投入大,一些施工單位面臨資金吃緊的窘境。專項債券在一定程度上可解燃眉之急,資金到位後,可加快工程建設進度。據了解,經履行必要程序,前期已累計提前下達2020年專項債限額2.29萬億元。

  今年以來,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各地專項債發行快馬加鞭,充分發揮了專項債資金穩投資、補短板的積極作用,同時,還要讓這些項目盡早“看得見、摸得著”。

  財政的錢應該怎麼用?

  無論是提高財政赤字率,還是發行抗疫特別國債和增加專項債券,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體現更加積極有為的財政政策,穩住經濟基本盤,兜牢基本民生底線。

  “建立特殊轉移支付機制,資金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這些話語透露出財政政策精準匹配的信號。2020年,中央安排對地方的轉移支付8.39萬億元,增長12.8%,增幅為近年來最高,支持地方保基本民生、保工資、保運轉。

  作為宏觀調控政策之一,財政政策的力度是與“前所未有”的衝擊和困難相匹配的,其操作也必須“精準和精細化”,把每一筆錢都用在刀刃上、緊要處,政策越細化,定位到的人群越精準,相關的主體獲得感越強。

  在當前嚴峻的形勢下,國家需要考慮的問題太多,該解決的問題積極解決,比如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的經營困難,隱性失業和貧困人口的增加等等;該補的短板抓緊補上,比如國家應急能力建設和醫療衛生體係等等;在這樣的歷史節點,拿出切實可行的方案。

  翻譯君通讀了政府工作報告全文,雖然這份報告相較去年字數減半,但減稅降費、就業、基本民生支出只增不減、脫貧攻堅等工作的力度絲毫不減,字裏行間透露出對人民的關切。為人民花錢,造福于人民,這是國家花錢的價值取向。有理由相信,無論面臨怎樣的困難,國家的錢一定會花在刀刃上。(【財經翻譯官】高暢/文)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財經翻譯官】這幾萬億元的“錢”,怎麼來?怎麼花?-新華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126017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