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Tony老師”已就位,你的“頭等大事”這樣解決
2020-04-10 10:15:41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漫畫:趙春青

  閱讀提示

  許多人宅家倆月頭發瘋長,亟須進理發店剪頭。目前,部分理發店採取放號、預約的方式復工,每位理發師每小時僅能預約1位顧客,一客一消毒。很多顧客反映,這是從未有過的理發體驗。而復工的理發師雖然收入縮水,依然對這個行業充滿信心。

  隨著天氣轉暖,消費者對解決理發這件“頭等大事”的需求快速增長。微信官方最新發布的“復工者聯盟”大數據顯示,美容美發美甲服務的微信支付增幅高達356%,一躍成為復工後“最旺”行業,可見,能出門後最想見的人是誰,“Tony老師”必須擁有姓名。

  那麼,有多少“Tony老師”重新拿起了剪刀,回到了崗位?特殊時期如何理發,是否安全?記者對此進行了實地探查。

  理發店空蕩蕩,消費者卻預約不上

  “Tony老師不復工,發型堪比梅超風。”這不僅是社交平臺的一句調侃,更是許多人宅家兩個月沒有打理頭發的真實寫照。雖然部分理發店已經開始復工,但是想要約到心儀的理發師卻沒那麼容易。據北京市美容美發行業協會數據顯示,截至4月1日,開業預約服務門店有403家,相比2月17日的12家已經恢復很快,但這與北京上萬家的門店總量相比,還是比較少的一部分。

  4月初,住在北京市東城區的耿先生在兩站地距離以外才找到一家已經營業的理發店。店內正在理發的顧客只有耿先生一個人,他表示“從未在這麼空蕩蕩的理發店理過發”。

  也有一些消費者表示,“常去的理發店雖然開門了,但是完全預約不上。”記者走訪多家北京的理發店了解到,為了減少人員流動和聚集,大多數門店都採取預約制。甚至有門店還採取“放號”的方式,在北京東四一家理發店的員工告訴記者,店裏每天早上6點半開始發號,每天30個號(男賓20個,女賓10個),發完為止,“不少顧客早上5點多就來排隊等號了,今天(3月24日)早上不到7點就全部發完了。”

  來自河北張家口張北縣農村的理發師李奧已經開工一個多星期了,他所在的連鎖理發店在北京有300多家分店,如今營業的只有幾十家。“我們店裏平常有12個發型師、8個助理,現在回來復工的只有6個發型師。”

  為了保證顧客和員工的需求,每個理發師每小時只能預約一位顧客,不能超過5個顧客同時在店裏。李奧表示,還沒營業前就有不少會員一直詢問什麼時候能營業,“我們現在每天最多只能預約30多個顧客,基本都是約滿的狀態,而且還要往後排。”

  一客一消毒,交流減少不再推銷

  3月19日,記者來到位于北京新街口的一家理發店,發現門口設立了登記處,每位進來的顧客都需要測量體溫並填寫體溫登記表,店內醫用口罩、護目鏡、消毒液、免洗消殺啫喱等防護用品一應俱全。在開始給顧客理發前,理發師劉星先是用免洗洗手液為自己消毒,從專門的消毒櫃中取出圍布為顧客圍好,將理發工具消毒一遍,與顧客隔著口罩簡單交流需求後才開始理發。

  記者注意到,除非是顧客需要,劉星很少會主動與顧客交流,而往常店裏供應的飲料和零食也暫時取消。“特殊時期,我們盡量減少和顧客的互動,這樣大家都覺得更放心和安全。”結束理發後,劉星再次用免洗洗手液對手部消毒,他告訴記者:“戴手套理發不是很方便,所以我們每次都要對手部進行消毒,並且每服務完一個顧客就要進行清理打掃。”

  此外,劉星和同事每天到達店裏的第一件事就是對店內進行全部消毒,下班前的最後一件事同樣是消毒。“我們做好防護措施,既是為了顧客的安全,也是在保護我們自己。”

  在北京安定門一家理發店,不僅店內顧客保持1.5米以上的距離分散而坐,還在門口準備了椅子,預約的顧客如果提前到店需要在門外等待。來自安徽農村的店員王偉告訴記者,“我們店內的所有排風扇都開著,門窗也全部敞開,我每天下班回家以後也都會從頭到腳換一套衣服。”

  來自山東農村的凱文在北京打拼多年,已是北京安貞一家理發店的店長,他告訴記者,2月中旬時,店裏所有的理發師都穿著防護服上崗,同時為顧客提供一次性鞋套。

  比平時清閒了不少,收入少了八成

  盡管劉星每天的顧客都能約滿,但和平時相比,“還是清閒了不少”。往常,劉星從中午11點開始,一直到晚上10點閉店都是忙碌的狀態,現在晚上6點就下班了,還有些不適應。

  即使店裏可提供一定的燙染服務,顧客依然是以男性居多,剪發的需求較多,燙染率不足兩成。劉星表示這直接影響了他的收入,“理發師沒有底薪,工資主要靠提成,其中剪發的提成只佔很少一部分,燙染才是佔大頭。”

  與此同時,多家理發店員工均表示復工以後,收費並沒有漲價,還是按原來的價格。在北京安德路一家理發店工作的打工者小風告訴記者,美發收費價格和發型師的等級有關,“我們店剪頭有38元、68元、88元3種價位,但是現在只有我和另一位88元價位的總監發型師,38元價位的老師還沒有回來,所以可能有的顧客認為剪頭變貴了。”

  客流量不足一半,燙染率下降,對不少理發店來説目前的經營狀況是入不敷出。店長凱文表示,目前營業沒什麼利潤,而且付出的成本很高。

  在劉星看來,即使收入減少,但是與其待在家裏,復工仍然是大多數人的想法。從河北衡水市阜城縣農村來北京打工多年,從學徒工到如今成為理發師,對他來説,現在最大的願望是為自己的兩個女兒多掙錢,過幾年能開一家屬于自己的店。對這個行業,他依然充滿信心。(記者 唐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Tony老師”已就位,你的“頭等大事”這樣解決-新華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5837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