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專欄

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專訪國家發展改革委有關負責人

2020-04-09 23:38:33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4月9日電 題: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專訪國家發展改革委有關負責人

  新華社記者安蓓

  《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9日公布。這是落實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的一項重大改革部署,也是新時代推進經濟體制改革的又一具有標志性意義的重要成果。

  為何要推進要素市場化配置?有哪些重要改革突破?記者專訪了國家發展改革委有關負責人。

  補市場體係短板 推進要素市場制度建設

  問:中央專門出臺文件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有何深意?

  答:黨的十九大明確將要素市場化配置作為經濟體制改革的兩個重點之一。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進一步強調,推進要素市場制度建設,實現要素價格市場決定、流動自主有序、配置高效公平。意見的出臺,對于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設高標準市場體係、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完善要素市場化配置是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建設高標準市場體係的客觀要求。經過40多年改革開放,我國商品市場發育較為充分,商品和服務價格97%以上由市場定價。要素市場建設和改革也取得重要進展,但與商品和服務市場相比,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數據等要素市場發育相對滯後,市場決定要素配置范圍有限、要素流動存在體制機制障礙、新型要素市場規則建設滯後等,影響了市場對資源配置決定性作用的發揮,成為高標準市場體係建設的突出短板。

  完善要素市場化配置是解決經濟結構性矛盾、推動高質量發展的根本途徑。要素配置扭曲具有很強傳導性和擴散性,由此造成一係列經濟結構性矛盾和問題。加快要素市場化改革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解決制約全局深層次矛盾的重要突破口。從破除無效供給看,有助于推動“僵屍企業”出清,釋放錯配資源;從培育新動能看,有助于生産要素從低質低效領域向優質高效領域流動,支撐實體經濟發展,形成協同發展的産業體係。

  完善要素市場化配置是讓要素活力競相迸發的重要保障。要讓企業成為獨立的市場主體來配置要素資源。在完善政府調節與監管的基礎上,抓緊解決要素産權不清晰、市場化交易機制不健全、市場發育不足等問題,形成有效的激勵機制,提高要素配置效率和全要素生産率,盤活“沉睡”的要素資源,靠改革來激發要素蟄伏的潛能,使之成為推動經濟發展的動能。

  因此,文件的出臺,將會對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産生長遠的基礎性影響,在當前形勢下,對于對衝疫情影響、有效激發各類要素潛能和活力,也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分類施策、循序漸進

  問:意見的總體考慮是什麼?

  答:要素市場是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體係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實踐中不同生産要素屬性不同,改革進展差異很大。

  推進要素市場化配置,一方面要不斷擴大要素市場化配置范圍,加快發展要素市場;另一方面,要根據不同要素屬性、市場化程度差異和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分類施策、循序漸進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

  生産要素與商品屬性不同,例如勞動力要素附著在勞動者個體身上,土地要素天然帶有一定公共性,因此要素市場建設不能完全等同于商品市場建設。在推進要素市場化配置過程中,必須處理好政府與市場關係,堅持充分發揮市場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不能一放了之,要從實際出發,做到放管結合,逐步擴大市場決定要素配置范圍,健全制度規則,引導各類要素協同向先進生産力集聚。

  意見從各要素共性出發,為從整體上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明確了基本原則,即市場決定,有序流動;健全制度,創新監管;問題導向,分類施策;穩中求進,循序漸進。

  發揮數據對其他要素效率的倍增作用

  問:為何將數據納入生産要素范圍?

  答:生産要素的形態隨著經濟發展不斷變遷。土地、勞動力是農業時代重要的生産要素,之後資本成為工業時代重要的生産要素,還催生出技術、管理等更多生産要素。隨著信息經濟發展,以大數據為代表的信息資源向生産要素的形態演進,數據已和其他要素一起融入經濟價值創造過程,對生産力發展有廣泛影響。

  數據生産要素屬性的提升,關係經濟增長長期動力,關係國家發展未來。世界各國都把推進經濟數字化作為創新發展的重要動能,在前沿技術研發、數據開放共享、隱私安全保護、人才培養等方面做出前瞻性布局。我們也要推動實體經濟和數字經濟融合發展,推動制造業加速向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運用大數據提升國家治理現代化水平,提高感知、預測、防范風險的能力。

  根據生産要素的重要性和時代性,意見明確要素的范疇為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數據。將數據作為一種新型生産要素,充分發揮數據對其他要素效率的倍增作用,培育發展數據要素市場,使大數據成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動能。

  穩中求進提高要素配置靈活性、協同性、適應性

  問:針對不同要素領域,意見有哪些突破?

  答:意見分類提出五個要素領域改革的方向:

  土地要素方面,著力增強土地管理靈活性,靈活産業用地方式,靈活土地計劃指標管理,適應經濟社會發展需求。

  勞動力要素方面,著力引導勞動力要素合理暢通有序流動,暢通落戶渠道,暢通職稱評審渠道。

  資本要素方面,著力完善多層次的資本市場制度,完善股市基礎制度建設,完善債券市場統一標準建設。

  技術要素方面,著力激發技術供給活力,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激活産權激勵,激活技術轉移機構和技術經理人活力。

  數據要素方面,著力加快培育數據要素市場,全面提升數據要素價值。

  此外,意見提出加快要素價格市場化改革和健全市場運行機制,明確政府對要素價格、市場運行的調節和監管內容。

  分階段、分區域、分步驟推進

  問:如何推動意見落到實處?

  答:一是建立工作機制。國家發改委牽頭建立推進要素市場制度建設工作機制,確保各項重點任務落到實處。

  二是抓住工作要點。梳理提煉近期可操作、能落地的改革事項,推進各項改革舉措盡快落地見效。

  三是深化基礎性改革。加快政府職能轉變,打破行政性壟斷,大幅減少政府直接配置要素的范圍。深化國有企業和國有金融機構改革,確保各類所有制企業通過競爭等市場手段平等獲取要素。

  四是注重試點先行。在維護全國統一大市場的前提下,開展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試點示范,激勵地方開展首創性、差異化探索,為完善要素市場化配置提供制度創新經驗。

  五是持續跟蹤指導。加強跟蹤分析和協調指導,研究新情況、總結新經驗、解決新問題,重大問題及時向黨中央、國務院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