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有源頭活水來——四川藏區築牢生態安全屏障
2020-03-10 14:58:1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成都3月10日電 題:為有源頭活水來——四川藏區築牢生態安全屏障

  新華社記者陳天湖、謝佼、張海磊

  四川藏區地處青藏高原東麓,是全球變暖趨勢最明顯、生態挑戰最大的區域之一。黨的十八大以來,四川藏區各族兒女推進生態保護工程,築起長江黃河上遊生態屏障。

  草原狼背後的濕地故事

  2020年1月,致公黨四川省委農業委員會主任、生態專家沈尤又來到若爾蓋濕地尋找草原狼。在九曲黃河第一彎唐克鄉等地,他記錄到幾頭草原狼正準備偷襲牛群,被牦牛逼退。其中有一只幼狼。

(圖文互動)(3)為有源頭活水來——四川藏區築牢生態安全屏障

  黑頸鶴在青藏高原翱翔(2013年12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天湖 攝

  此行還記錄到了藏狐、藏原羚、大天鵝、高山兀鷲等高原物種。“濕地生物鏈完整,生態環境在逐漸改善。”沈尤説。

  20多年前,他還是大學生時,就隨成都大學社會實踐隊到若爾蓋濕地植樹治沙,清楚記得:“草原小土包底下盡是鼠害,風一吹,黃河上遊草原就刮沙塵暴。”生物多樣性遭遇衝擊,草原狼一度消失在人們視野中。

  若爾蓋濕地是國內最大的高原泥炭濕地,黃河上遊水量的30%來源于此。濕地蓄水總量近100億立方米,泥炭總儲量達70億立方米,分布于5000多平方公裏的沼澤中,在調節氣候、保持水土、減少溫室效應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2012年以來,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資金向若爾蓋濕地傾斜,僅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就向黃河流域累計投資1.2億元用于濕地保護。通過歷年來擴湖補水還濕措施,水面由2010年的215公頃擴大到650公頃,水位新增30厘米,恢復周邊半沼澤和幹沼澤上萬畝。2019年,四川又投入1.13億元實施川西北濕地重大修復工程,修復退化濕地約4.5萬畝。

  黑頸鶴翩躚起舞,紅軍經過的若爾蓋濕地恢復著寂靜與遼闊。

  生態與發展,魚和熊掌如何兼得

  生態的寧靜意味著生産活動的減少。四川藏區是脫貧攻堅“三區三州”的重點區域,如何統籌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實現魚和熊掌兼得?

(圖文互動)(1)為有源頭活水來——四川藏區築牢生態安全屏障

  這是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境內的景色(2019年11月3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天湖 攝

(圖文互動)(6)為有源頭活水來——四川藏區築牢生態安全屏障

  這是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內的景象,森林、草甸、河流、牦牛還有皚皚白雪(2016年12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天湖 攝

  在海拔4200多米的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縣達攏村,43歲牧民公秋遲裏把660頭牦牛減牧大半:“不讓草原休息,牦牛遲早有吃不到草那一天。”

  雅礱江在這裏發源,通天河在石渠改稱金沙江,全縣3216萬畝天然草地約佔四川省草地面積的六分之一。石渠縣縣長羅林白天治理裸露的草原,晚上在黑土灘上睡帳篷,一住大半年,腿因此風濕嚴重,站不了幾分鐘就會抖。草原人家不叫他縣長,而喊他草地娃羅林。幾年玩命下來,板結荒漠長出了牧草。

(圖文互動)(5)為有源頭活水來——四川藏區築牢生態安全屏障

  這是在扎溪卡大草原朝霞映襯下的雅礱江源頭(2019年11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天湖 攝

  通過“逐草遊牧”向“種草集約定牧”轉變,僅2014年至2018年,石渠縣就實施退牧還草200萬畝。羅林説,以前放牧1000頭牦牛需要40余名勞動力,通過畜牧業集約化後,只需8名勞動力。

(圖文互動)(2)為有源頭活水來——四川藏區築牢生態安全屏障

  在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縣,當地村民在放牧(2019年11月1日攝)。通過“逐草遊牧”向“種草集約定牧”轉變,僅2014年至2018年,石渠縣就實施退牧還草200萬畝。新華社記者 陳天湖 攝

  人不放牧幹什麼?美景處處的四川藏區,生態保護衍生出新崗位。在松潘草原“岷江源”國家濕地公園,多年前一場泥石流把一個村衝成了寒盼、川盼兩個村。寒盼村草原巡護員甲凸茨地説,生態惡化的教訓必須記住。“一周巡兩三次,不讓濫挖草藥、草皮和肥土。”近年來僅松潘縣就向貧困人口新增2000個生態公益崗位。

  生態旅遊催生處處民宿,好客的牧民生意興隆。誰説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王者歸來,生態屏障守望者

  “香格裏拉”原型的洛克遊記,木裏是起點。

  這是涼山彝族自治州西北角的藏族自治縣,森林覆蓋率為47%,森林面積約佔全國百分之一。

  過去森林一度被視為砍伐資源。李龍忠記得他到木裏林業局當伐木工砍的第一棵樹,3個人輪流鑽到大樹肚子裏,像挖山洞一樣往外砍。“到1994年,我完成的木材生産任務近20萬立方米,相當于砍了1500畝原始林。”一位退休伐木工對記者説。

  1998年大洪災後,中央決定實施“天保工程”,徹底停止長江上遊天然林商品性採伐。緊接著在西部地區實施坡地退耕還林工程。四川十萬“砍樹人”變成栽樹人,千萬農民不再耕種陡坡,前所未有的植樹造林在四川展開。

(圖文互動)(4)為有源頭活水來——四川藏區築牢生態安全屏障

  這是四川九寨溝的景色(2018年11月6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天湖 攝

  衛星從太空俯瞰,四川藏區從南到北快速充盈著綠色。而當年伐木工人向上級爭取“留給子孫”的九寨溝,早已是舉世知名的世界自然遺産。

  “黃河流域3個斷面,岷江流域22個斷面,嘉陵江流域7個斷面,達標率100%,6個出州斷面水質長期保持為Ⅱ類水質!”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州長楊克寧説,“阿壩州作為長江、黃河上遊最大的‘綠色生態天然屏障’,把守護生態擺在第一位,全州單位GDP能耗下降6.16%,嚴禁在長江黃河重要支流1公裏范圍內新建石油化工、煤化工、涉磷、造紙、印染、制革等項目。”

  2月12日,四川藏區的若爾蓋縣、紅原縣、色達縣、汶川縣、白玉縣獲批全國生態綜合補償試點縣,若爾蓋濕地國家公園創建工作正大力推進。國家“兩屏三帶”生態安全格局的“青藏高原生態屏障”和“黃土高原—川滇生態屏障”,又翻開了嶄新篇章!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為有源頭活水來——四川藏區築牢生態安全屏障-新華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90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