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對塑料垃圾再出重拳
2020-02-24 07:21:25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今年1月19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生態環境部公布《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意見明確,到2020年,率先在部分地區、部分領域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産、銷售和使用。中國將按照“禁限一批、替代循環一批、規范一批”的思路,加強塑料污染治理。

  據彭博社報道,中國將在未來5年減少塑料制品的生産和使用,這有助于縮減世界主要塑料污染源。報道指出,近年來,隨著網購和外賣日益成為一種生活方式,塑料包裝的使用也在增加。鑒于此,中國已經採取了多種措施減少塑料污染,包括推行強制垃圾分類制度。

  據拉美社報道,塑料制品對環境的危害已經日漸得到證明,這條限塑令與全球限塑活動相呼應。此外,它也是中國在全國境內推廣的垃圾分類措施的配套規定。

  中國是全球塑料生産和消費第一大國,每年生産塑料原材料一億多噸,塑料消費制品則有6000多萬噸。但塑料消費過後的棄置環節,尤其是塑料的回收再利用方面並不理想。之前,中國塑料再回收主要依靠拾荒人群,回收效率非常低下,絕大部分的塑料垃圾隨著其他城市垃圾一起進行填埋或者焚燒。雖然焚燒是一種垃圾無害化的處理方式,但是因此也會帶來溫室氣體排放問題。還有一些家庭作坊式回收中不規范的清洗破碎工序,給地下水帶來了污染。

  塑料循環問題主要有兩個方面的難點。首先,再生塑料的成本高企使得回收企業難以盈利。由于2018年禁止進口國外廢棄塑料政策使得回收再生塑料行業轉向國內回收,加上人力價格的上漲,導致再生塑料價格居高不下。而原油價格的持續走低和化工行業産能的不斷增加,又令原生塑料的價格越來越低。再生塑料和原生塑料的價格倒置,導致再生塑料産業失去利潤空間。所以,如何構建一個新的價值鏈是塑料循環的關鍵問題。

  其次,上遊的産品制造環節給塑料回收帶來很大困難。很多産品為滿足功能性需求,由多種材料復合而成,使得回收分離的工作很困難。比如食品保鮮包裝、服裝的化纖材料、種類迥異的塑料瓶,這些塑料制品的復雜性使得回收環節變得異常困難。很多産品從設計環節就沒有考慮到後端回收利用的問題。

  這些問題提示我們,塑料回收是一個全産業鏈都要參與的問題。單從上遊生産端或者下遊回收端發力,都不能解決問題。即使生産端的産品設計中使用塑料替代品或者可降解材料,下遊也仍然存在著不可逃避的回收處置問題。

  與之前相比,中國2020年最新“限塑令”的進步在于著眼于在整體性塑料循環産業鏈的構建。它提出了構建塑料回收管理體係和步驟,從不同的層面上發力,比如規范企業的生産,健全垃圾回收體係等。配套的監管、政策和科技研發方面也有了比較全面的框架和體係規劃。

  最新“限塑令”是對去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次會議精神的具體落實,説明國家在政策上已經確定了塑料治理的總體目標和方向,會成為今後法律法規的修訂以及地方政策措施的參考。例如正在進行的固廢法修訂,海南省的《全面禁止生産、銷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實施方案》,以及5月份北京將要實行的垃圾分類等。新一輪的“限塑”必定會對所有産業産生影響,各行各業都要考慮怎樣去替代或者解決塑料的循環問題,這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完成。

  同時,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每個消費者都要提升環保意識,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消費行為。其實塑料的問題,最終會歸結到消費問題上來。消費已經佔了中國總GDP的50%,是經濟生活的關鍵,人們消費行為的改變最終能讓産業發生巨變。(受訪專家:中國合成樹脂供銷協會塑料循環利用分會秘書長 蔣南青)(秦寧蔚採訪整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5701125616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