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明”舉牌“暗”現身 資本玩家李紅星布新局
2020-02-14 09:19:26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邊掐點舉牌匯源通信,一邊與威創股份“新主”交往甚密,與昔日盟友唐小宏分道揚鑣後,資本玩家李紅星卷土重來。

  2月13日,匯源通信股價高開低走,收出一根長陰線,前一日因股東——鼎耘科技二度舉牌而攪動的上漲戛然而止。可在另一家上市公司,鼎耘科技及其掌舵人李紅星卻露出蛛絲馬跡:1月21日,國信中數宣布入主威創股份,此前一個月,國信中數剛與鼎耘科技等“牽手”設立了合夥企業,2月10日,該入主方案涉及的豁免條款獲得威創股份股東大會審議通過。

  在分析人士看來,李紅星深諳資本玩法,在舉牌匯源通信的同時,又與威創股份“新主”有交集,其操盤思路、後續操作都應重點關注。

  與威創股份“新主”交往甚密

  1月21日,威創股份公告,控股股東威創投資及其一致行動股東何小遠、何泳渝日前與國信中數簽署協議,後者擬通過發起設立並由其自身擔任執行事務合夥人的合夥企業,受讓前者合計持有的公司2.195億股股份(約佔公司總股本的4.22%),轉讓價款為14.56億元,約合6.63元/股。該價格較公告前的收盤價溢價約40%。

  國信中數控股股東為北京國信新創投資有限公司(持股40%),係國家信息中心下屬的全資子公司;華融資本持股40%,濰坊元禾持股20%。

  就在宣布入主威創股份前一個多月,國信中數與鼎耘科技一起成立了一家合夥企業。工商登記資料顯示,2019年12月17日,鼎耘科技、國信中數及鼎耘投資(李紅星控制另一企業)一起成立了濰坊國信鼎安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後者也成為國信中數設立的4家合夥企業中,最新成立的一家。

  仔細閱讀威創股份的易主公告可發現,國信中數擬受讓股權的方式並非常見的直接買入,而是發起設立合夥企業,盡管其強調是“自身擔任執行事務合夥人”,但其他合夥人有誰來擔任?國信中數並未披露。

  記者查詢發現,國信中數旗下4家合夥企業所涉及的所有合夥人中,僅有鼎耘科技算得上是“資本老手”。國信中數與鼎耘科技先設立合夥企業,再宣布入主威創股份,還將發起設立合夥企業來承接,李紅星在其中發揮的作用令人浮想聯翩。

  會否重蹈匯源覆轍?

  如果與威創股份“易主”還算牽涉不多,那李紅星對匯源通信可謂傾心已久。匯源通信2月12日發布公告稱,截至2月11日,鼎耘科技通過增持已持有1934.403萬股公司股份,達到10%的持股比例,構成二次舉牌。事實上,鼎耘科技在2019年三季度末便已持有匯源通信9.75%股權,在“休憩”數月後,才于2月11日買入49.27萬股主動“撞線”,屬于標準的掐點舉牌。

  這不是李紅星對匯源通信第一次出手。早在2015年11月,蕙富騏驥斥資6億元從匯源通信原控股股東明君集團手中受讓上市公司20.68%股權,成為第一大股東。後來李紅星曾透露,自己那時已經介入運作。“運作匯源通信項目的核心團隊有三人,唐小宏是幕後主導者,方程全程參與了殼交易的談判,我負責募集了部分資金。”

  後來,李紅星與盟友唐小宏、方程發生內訌,一度欲以北京鴻曉的名義入主匯源通信未果,後另起爐灶,轉而通過鼎耘科技持續買入匯源通信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在李紅星、唐小宏、方程三人2015年運作匯源通信時,披露在外的蕙富騏驥就被視為國資背景。那時資料顯示,蕙富騏驥的普通合夥人是匯垠澳豐,後者有3名股東,分別是匯垠天粵(持股40%)、上海慧宇(持股30%)、廣州元亨(持股30%),而匯垠天粵的實控人為廣州市政府。可從事後信息來看,匯垠澳豐僅充當了通道,李紅星、唐小宏、方程才是控制方。

  有了前車之鑒,此次國信中數宣布入主威創股份,似乎同樣不簡單。資料顯示,國信中數成立于2019年3月15日,注冊資本1000萬元,在此條件下,其將如何支付14.56億元交易款項?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曉波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武漢必勝!
武漢必勝!
中國南極考察隊拜訪巴西費拉茲站
中國南極考察隊拜訪巴西費拉茲站
武漢:停擺的列車
武漢:停擺的列車
北京節後復工首日見聞
北京節後復工首日見聞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21125572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