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鄉村旅遊扶貧同質化現象突出 用地與資質問題尚待解決
2020-01-23 09:42:45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年來,我國鄉村旅遊産業蓬勃發展,特別是文化與旅遊融合之後的鄉村旅遊産品開發和服務升級,成為鄉村振興的新動力。地方政府通過對土地、資金、政策等方面支撐和規劃的指導,保障了鄉村旅遊發展的可持續性、科學性和合理性。

  然而部分地區在創新鄉村旅遊扶貧模式時存在同質化發展、無序性開發等現象,民宿等業態仍存在大量失序發展的現象,亟待整治。業內建議統籌資源,發揮制度與政策的合力,規范行業發展,盡快解決用地、合法性資質等問題,並加快完善旅遊扶貧産業鏈、發揮農民主體作用,提升鄉村旅遊扶貧成效。

  鄉村旅遊成為鄉村振興和脫貧有力抓手

  我國各地重視鄉村旅遊開發力度和鄉村旅遊富民工程的推進,在旅遊和扶貧、振興中找到結合點,將鄉村旅遊作為各地鄉村振興、脫貧攻堅的重要抓手。

  在脫貧攻堅方面,各地政府和國有企業對鄉村旅遊扶貧模式提供了三方面支持:第一,教育支持。在廣東、西藏、甘肅等地,由地方政府出資,對鄉村旅遊服務人員開展教育培訓,提升其服務意識與綜合素質。北京市密雲區大城小苑精品民宿從建設到經營過程中,帶動“空心村”大柵子村就業超過百人。在北京城建集團幫扶下,當地村民享受到北苑大酒店的帶薪培訓,村裏種植的木耳、板栗等農産品市場也被盤活。

  第二,資源支持。基礎設施建設、衛生醫療等配套公共服務設施方面加強了建設力度。比如,河南鶴壁市淇縣在旅遊扶貧重點村實施“八個配套”:一條鄉村旅遊景觀綠道,一批旅遊廁所,一批小微停車場,一批特色旅遊購物、超市、就餐等消費場所,一批旅遊標志牌,一套環衛設施,一批鄉村旅遊民宿,一本導遊詞,讓貧困戶在家門口掙上“風光錢”。

  第三,宣傳推廣支持。北京、浙江等地開展網絡、計算機下鄉行動,大興農村電子商務,推廣“暢遊京郊”等鄉村旅遊品牌,引領鄉村旅遊休閒度假及消費的新時尚和新潮流。

  在鄉村振興方面,安徽、廣東等地利用鄉村自然資源和人文資源,把農耕活動與休閒農業、傳統農業文明與現代鄉土文化有機結合起來,促進農村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將自然優勢、文化優勢轉化為産業優勢,帶動了餐飲住宿、農産品加工、交通運輸、建築和文化等關聯産業,增加了農民就地就近就業。

  浙江臺州、安徽蕪湖等地區在實踐中探索形成了“景區帶村”“合作社+農戶”“企業+旅遊”等切實可行、頗具成效的鄉村旅遊扶貧模式,從綠水青山中掘出了金山銀山。北京目前已經形成了涵蓋鄉村酒店、國際驛站、採摘籬園、生態漁家、休閒農莊、山水人家、養生山居、民族風苑、葡萄酒莊、汽車營地的10種鄉村旅遊新業態。其中,以山水人家、國際驛站、汽車營地、養生山居為代表的新型休閒業態主要定位于提升遊客的生活品質,業態發展遵循特色化、國際化的模式,並朝專業化經營方向發展。

  同質化發展、無序性開發影響扶貧成效,用地與資質問題尚未解決

  針對不少地區陸續形成的鄉村旅遊扶貧新模式,記者調研發現,部分地區鄉村旅遊開發方面存在同質性發展、無序性開發等現象。

  比如,過于注重眼前利益,沒有長期發展規劃;在經營手段上缺乏創新,沒有相應的營銷推廣策略與技巧;過于注重量的增長,不注重質的提高,跟風現象較多,缺乏地域特色;鄉村旅遊景點布置城市化、景區化,對遊客的吸引力有限。

  “現在很多地方的鄉村振興,採取的是‘完全的現代化’,不注重保護鄉村的傳統文化和本來風貌,是破壞式的建設。”廣東省嶺南鄉村建設研究院副院長陳碧雲説,部分地方政府為了提升扶貧效果而急功近利,在景觀設計上突出城市化、商業化、人工化,導致鄉村建築毫無特色,與其固有的民俗、歷史文化不相協調,與城市環境差別較小,遊客在旅遊的過程中無法體驗到鄉土的原生態與真實感。不但未能提升旅遊的效益,反而增加了開發的成本,與扶貧目的背道而馳。

  而鄉村旅遊用地問題與鄉村民宿的合法經營問題成為旅遊産業扶貧的一大阻礙。

  記者採訪時發現,多數鄉村民宿的營業執照經營范圍僅含餐飲服務,不具備提供住宿的合法經營資質。部分民宿長期處于監管的灰色地帶,沒有營業執照、消防許可、特種行業許可等經營必備證照,一些民宿房屋土地不符合規定,導致自救通道和環保設施建設不完善,在消防、環保、安全等方面存在很大隱患。

  廣東清遠市文旅部門負責人表示,當地鄉村旅遊用地難問題突出。鄉村旅遊資源較好的地區,大多被列入生態功能區、農保區范圍,在現有政策下,無法進行合法調規,同時,點狀供地政策也一直無法突破,8縣(市區)在發展鄉村旅遊項目中,均存在用地性制約。由于用地問題,一些正在建設的項目目前停滯不前,一些已經投入營運的項目無法進行品質提升。

  “鄉村民宿發展問題主要集中在合法住宿經營權方面。目前,大多數鄉村民宿的營業執照經營范圍僅含餐飲服務,不具備提供住宿的合法經營資質。”北京市文旅局産業處處長于軍説,由于相關審批許可無法辦理等原因,鄉村民宿在衛生、消防、治安等安全方面存在監管困難等問題,影響産業有序健康發展。

  加強産業融合使鄉村文旅成富民産業

  雖然近年來我國鄉村旅遊得到迅猛發展,但鄉村旅遊扶貧方式仍較為單一,缺乏異質性及發展的持續性。業內建議在正確認知鄉村旅遊扶貧價值的基礎上,其一,統籌資源,發揮制度與政策的合力,規范行業發展,解決用地、合法性資質等問題。

  鄉村旅遊是一個關聯度高、涉及面廣的産業,需要多部門協作。湖北工程學院經濟與管理學院副教授屈小靜提出,各地應該以扶貧辦公室、文旅局為主體,推進旅遊扶貧項目的開發與建設,鄉鎮政府、村委會、農戶之間形成聯動協調,並在此基礎上整合住建、交通運輸、環保、工商等部門的資源,建立政府主導、部門聯動、農戶參與的鄉村旅遊扶貧推進機制。

  其二,推進文旅融合,加強鄉村遊與多種産業的融合,構建旅遊扶貧産業鏈。

  “文創與旅遊融合方面,目前還存在著對文創理念理解不深,給旅遊項目貼文化標簽的機械式、表層式文化旅遊,沒有實現文創與旅遊的深度有機融合。”清華大學文化創意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胡鈺認為,鄉村旅遊開發應該立足鄉村特色和地方實際,利用文化內容、創意設計、創意傳播、創新體驗等綜合文創手段打造符合鄉村屬性的“旅遊新場景”。

  北京市文旅局局長宋宇表示,在扶貧過程中鄉村旅遊應該與多種産業進行融合,比如工業、服務業、交通運輸業等,通過一二三産業之間的融合,帶動地方特色農産品的深加工和廣銷售,促進農業産業結構的調整,提升農産品的附加值。積極促進旅遊産品及扶貧模式的創新,在實現“生存、生活、生態”融合的基礎上,打造一大批鄉村扶貧旅遊示范村莊,促使鄉村旅遊扶貧可持續發展。

  其三,鄉村旅遊升級過程應重視發揮農民的主體作用。

  西北師范大學教授王三北説,鄉村旅遊發展的目的不僅是農業強、農村美,更重要的是農民富,通過鄉村的“三變”,即資源變資産、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實現農民的富裕,讓農民成為鄉村旅遊振興的主體。建議推進鄉村旅遊電子商務化,構建營銷平臺,打造“互聯網+旅遊+扶貧”三者結合的模式,成立鄉村旅遊營銷合作組織,提升鄉村旅遊的扶貧效果。(記者 張漫子 北京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閆雨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01125496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