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滕泰:布局2020,以穩增長和結構調整為核心
2019-12-16 15:03:1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近日召開,會議強調要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明確穩增長的底線,彰顯深化改革和推動經濟結構轉型的決心,並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對逆周期調控做出有新內涵的戰略部署。

  加大逆周期調控穩增長

  正如會議所指出的,當前經濟增速下行壓力加大,結構性、體制性、周期性問題相互交織,不僅是周期性因素,更多的長期性問題;不僅要關注總量目標,更要關注結構性目標;不僅要重視逆周期宏觀調控,更要重視經濟體制改革。而首先應當“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這可以説是其他工作的前提。

  目前,很多地區和産業有居民收入增速放緩和就業率下降的跡象,如果任由經濟增速繼續下滑,勢必引發更嚴峻的社會問題。正因為如此,我們看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部署2020年六項重點工作時,特別對民生保障和就業保障做出重點部署和安排,強調要發揮政府作用保基本,做好關鍵時點、困難人群的基本生活保障,強調要穩定就業總量,改善就業結構,提升就業質量,突出抓好重點群體就業工作。為了確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圓滿收官,也需要強調穩增長的底線思維。

  同時我們也要看到,逆周期調控持續加力,但並非全面發力,而是更加強調政策的結構性。

  財政政策方面,大力提質增效,更加注重結構調整,提出要堅決壓縮一般性支出,在有限的財力下,做好重點領域保障,支持基層保工資、保運轉、保基本民生。值得重視的是,在傳統基建領域基本飽和、空間有限的情況下,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著眼國家長遠發展,加強戰略性、網絡型基礎設施建設,推進川藏鐵路等重大項目建設,穩步推進通信網絡建設,加快自然災害防治重大工程實施,加強市政管網、城市停車場、冷鏈物流等建設,加快農村公路、信息、水利等設施建設”,對基本建設的方向做出具有前瞻性的規劃。

  考慮到財政赤字率仍然低于3%,遠低于西方發達國家,積極財政政策還有加力空間,尤其是在上述結構性基礎設施投資上,仍有一定的增長空間。

  貨幣政策方面,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穩健貨幣政策靈活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貨幣信貸、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降低社會融資成本。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增加制造業中長期融資,更好地緩解民營企業而和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結合中國經濟面臨的多重下行壓力,以及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保持貨幣供應合理充裕、降低社會融資成本的要求,我們預計2020年中國貨幣政策還有降息、降準空間。

  用改革的辦法推動結構轉型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多次強調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要求“在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上持續用力”,甚至在部署科學穩健把握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時,也要求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線貫穿宏觀調控全過程。如何理解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筆者認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用改革的辦法推動結構轉型,具體可以從三方面邏輯主線去把握。

  第一,當前中國經濟周期背後的深層次原因是供給結構的老化,在工業化的早期或中期的話,這個問題不明顯,越是到工業化後期,供給結構老化的問題就越突出。中國仍處于周期的下行階段,用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去刺激,不能説不起作用,但根本原因還是供給結構老化,必須得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來推動供給結構升級,才能真正扭轉經濟下行的趨勢。

  第二,從增長邏輯角度看,經濟增長,涉及制度的條件、增長的要素和增長的技術新動力等條件。現在經濟增速下行,從供給側的改革紅利來看,就是如何進一步深化産權改革和市場化改革來挖掘改革紅利,如何通過深化土地市場改革、資本市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人口和戶籍制度改革等,挖掘新的要素紅利,並通過教育、技術等新體制改革來培育新技術紅利。總之,按照新供給增長模型,制度是增長的條件,土地、資本、勞動等是增長的要素,技術是增長的根本動力。供給側改革必須從這幾個方面著手,才能再續中國經濟增長的長期動力。

  第三,此前我國進行的改革是漸進式改革,這種改革有優勢,也容易留下一些計劃經濟的“砂礫”,比如對要素、産品、服務都有很多供給約束。如何取消這些供給約束,這是漸進式改革第二階段必須幹的事。國家目前在深化放管服改革,包括減稅、降費、取消行政審批,這都屬于放松供給約束的范疇。

  總之,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就是強調用改革的辦法推動結構轉型,以推動供給結構升級為目標,以消除計劃經濟的“砂礫”為突破口,通過培育改革紅利、要素紅利和新技術紅利,為中國經濟增長打開新空間。

  向新經濟尋求新紅利

  在合理運用積極財政政策和穩健貨幣政策,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的同時,中央經濟工作會對貫徹新發展理念,實現高質量發展也做出全面部署。會議指出,中國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必須以創新驅動和改革開放為兩個輪子。結合當前經濟形勢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調整産業和供給結構,主要應向以下幾個方向發力。

  首先是挖掘産業新紅利,布局新經濟。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加快科技成果轉化應用,加快提升企業技術創新能力,健全鼓勵支持基礎研究、原始創新的體制機制,完善科技人才發現、培養、激勵機制。要支持戰略性産業發展,支持加大設備更新和技改投入,推進傳統制造業優化升級”。當前階段,雖然傳統産業面臨越來越多的挑戰,但是隨著新技術突破和新産業爆發,必然帶來更廣闊的經濟增長前景。從新供給的視角看,5G産業鏈、物聯網、新能源、生物制藥等新技術會成為經濟結構的主流增長點,這些産業主要以人們的創造性思維為價值源泉,而不是以加工地球資源來滿足人民精神需要的産品。未來新經濟産業的佔比將逐步提升,這是産業發展的大趨勢,也是布局投資的核心領域。

  其次是區域經濟發展的新機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加快落實區域發展戰略,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打造世界級創新平臺和增長極。”區域經濟發展的關鍵在于引導人才、技術等要素資源通過市場化的配置和流動,提升區域整體的全要素生産率。發展區域經濟需要注意的是,要根據區域的實際情況、資源稟賦和已有的産業基礎,明確區域發展的定位,有針對性地進行産業升級,避免出現盲目跟風、區域內重復建設等現象。

  第三是抓住消費新機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充分挖掘超大規模市場優勢,發揮消費的基礎作用和投資的關鍵作用。” 2018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為38.1萬億元人民幣,折合5.55萬億美元,略小于美國的6.02萬億美元。預計到2023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有望增長到7.75萬億美元,中國將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消費市場。考慮到中國中等收入群大約只有4億人,佔總人口比重不足30%,而發達國家中等收入群體佔比通常在75%以上,中國的國內市場還有巨大的成長空間。2020年,培育和擴大內部消費市場的主要抓手,應當是通過收入分配改革,擴大中等收入群體,釋放消費潛力。十九屆四中全會將“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寫入了《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要“健全勞動、資本、土地、知識、技術、管理、數據等生産要素由市場評價貢獻、按貢獻決定報酬的機制。”隨著中等收入群體人書的擴大和收入的穩定增長,對于新産品、新服務新供給的需求將有效釋放出來,在5G等新技術逐步商用的情況下,相關領域的消費將逐步興起,同時,知識文化消費、信息消費、健康醫養等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新消費內容和消費形式,也將迎來新的發展機遇。

  2020年是“十三五”的收官之年,也是全面實現小康的決勝之年,更是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關鍵之年。只要我們對中國經濟的韌性和空間有充分的信心,把握宏觀經濟和政策的結構性特點,掌握工業化時代後期産業發展和價值創造的新規律,就一定能夠挖掘新紅利,激發新動能,為中國經濟打開新的增長空間。(萬博新經濟研究院 滕泰 張海冰)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001125352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