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遊戲熱”退潮後上市公司從踩雷走向保殼
2019-12-16 08:54:5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遊戲熱”退潮後上市公司從踩雷走向保殼

  上市公司並購遊戲“後遺症”顯現,商譽減值吞噬利潤,有公司走到退市邊緣;今年已有1.8萬家遊戲公司注銷吊銷

  “錢已經燒完了,錯過了風口”,今年6月前後,經營小遊戲公司的楊勇經過很長時間的掙扎後,關掉了與兩個合夥人共同經營的遊戲公司。

  楊勇不是唯一的一個在遊戲退潮中關掉公司的人。事實上,經歷了資本狂熱後A股遊戲類上市公司,正逐步走向冷靜和理性。

  2015年和2016年,是A股遊戲市場最熱的時候,那兩年行業規模的增長率均在90%以上。而資本對遊戲公司的瘋狂追逐在這兩年也更為明顯,在對遊戲公司的並購中,收購方普遍對被收購的遊戲公司給出較高估值。Wind數據顯示,2015年,遊戲類上市公司的PE倍數高達98.46,而當年A股的PE倍數僅為23.16。

  但是,從2017年開始,中國遊戲市場增長乏力,增長率持續下滑。易觀遊戲分析師表示,今年以來,整個行業格局以劣質出局、遊戲出海和小遊戲為主。

  數據顯示,2016年以來,遊戲公司注銷、吊銷的數量急劇增加。2015年,注銷、吊銷的遊戲公司僅為1122家,而2019年尚未結束,這一數字已經達到18710家。相比之下,從2015年至今,國內新成立的遊戲公司共9247家。

  除此之外,2015-2016年前後,中小遊戲的資本狂熱開始出現“後遺症”。上市公司並購遊戲公司過程中形成的巨額商譽,如今正變成壓力;一些被收購的遊戲公司無法完成業績承諾,給那些曾在遊戲領域進行外延式並購的上市公司不小的打擊,有些公司甚至開始“狼狽”保殼。

  今年已有18710家遊戲公司注銷吊銷

  楊勇生活在深圳,今年年中的時候關掉了他的小型遊戲公司,入職某大廠。他告訴新京報記者,這家遊戲公司是他和兩個合夥人共同經營的,經過很長時間掙扎後才決定關閉的,“下一輪融資很難敲定,我們的錢已經燒完了,錯過了風口。”

  楊勇的公司成立于2016年8月,那時正是中國移動遊戲的黃金增長時期。

  易觀數據顯示,2015-2016年,中國移動遊戲市場高速增長。其中,2015年中國移動遊戲市場規模為570.8億元,較上一年增長104.7%,2016年市場規模達到1088.6億元,較上一年增長90.7%。

  2017年開始,中國移動遊戲市場增速開始下滑,當年的增長率銳降至31.7%,市場規模為1433.9億元;2018年,市場增長率進一步下降至11.7%,該年的市場規模為1601.8億元。

  易觀遊戲分析師告訴記者,今年以來,整個行業格局以劣質出局、遊戲出海和小遊戲為主。

  隨著市場增速下降,良幣驅逐劣幣的狀況出現,遊戲行業不少“楊勇”被迫出局。

  企查查數據顯示,2015年間,新成立的遊戲公司(包含公司名稱和經營范圍中含有“遊戲”的公司)共計1255家,2016年-2019年(截至12月12日)新成立的遊戲公司分別為1697家、1815家、1976家和2504家,增長緩慢。5年間,新成立的遊戲公司共計9247家。

  與新成立公司增長緩慢相反,五年間,注銷、吊銷的遊戲公司數量卻急劇增加。其中,2015年,注銷、吊銷的遊戲公司僅為1122家,小于當年新成立的公司數量;2016年,這一數字增長至3019家,2017年增至5336家,2018年,進一步增長至9705家。到了2019年,注銷、吊銷的遊戲公司達到18710家,較2018年增長了92.79%。

  記者計算發現,2015年-2019年間,新成立的遊戲公司數量僅為注銷、吊銷的遊戲公司的24.40%。

  商譽減值導致利潤減少,有公司走到退市邊緣

  在遊戲市場規模高速增長的2015年和2016年間,多家上市公司也將觸角伸向了這個行業。截至2019年12月15日,Wind數據顯示,電子遊戲類上市公司共計27家,總市值為3460.92億元。

  據Wind數據顯示,2015年,電子遊戲類上市公司的PE倍數(TTM)高達98.46,2015年A股的PE倍數僅為23.16。但是,2015年-2018年,電子遊戲類上市公司的PE倍數逐年下降,截至2018年,電子遊戲類上市公司的PE倍數降至20.27。從凈利潤增長數據來看,2015年-2017年,電子遊戲類上市公司整體凈利潤呈現逐年上升趨勢,但增長率下降很快,從2015年的83.48%降至2017年的21.52%。2018年,電子遊戲類上市公司的整體凈利潤增長率為-197.65%,行業凈利潤首現負數,整個行業凈利潤為-113.97億元。

  在2015年、2016年,上市公司瘋狂並購遊戲公司,普遍出現了高估值的特點,形成了高額的商譽,2018年,一些被收購的遊戲公司業績變臉,包括天神娛樂在內的多家上市公司計提了巨額的商譽減值,吞噬了利潤,成為導致行業凈利潤急速減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並購遊戲公司為何會給不少上市公司帶來負面影響,某遊戲上市公司前高管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一是對遊戲行業有誤判,中國遊戲的發展實際上是內容和發行倒置,擁有流量的平臺方話語權太強,導致頭重腳輕,內容同質化嚴重,長此以往遊戲人才的自我迭代能力減弱,除了頭部廠商以外,小廠的競爭力越發萎靡,並購後也並不知道怎麼協同。二是,前兩年杠桿和資金的豐沛超越了企業認知和能力邊界,加上政策處于弱監管周期,遊戲行業有著輕資産的質地卻有著財富快速累積的能量,所以價格一路攀升,遊戲和影視並購當年成了賣方市場,價格過高導致收購時有太多內部夾層和外部債務,崩盤時不可逆轉。

  在此背景下,*ST遊久、*ST富控和ST天潤三家上市公司已經走到退市邊緣。

  2019年即將結束,不少遊戲上市公司在經歷過2018年大額商譽減值過後,扭虧為盈進而保殼就成為了工作重點。

  ■ 個案

  *ST遊久

  兩年提10億商譽減值,擬賣房求生

  *ST遊久由于此前收購遊久時代,2017年和2018年分別計提了3.13億元和7.76億元的商譽減值。在2017年、2018年兩年連續虧損達13億元之後,保殼成為*ST遊久最重要的事情,12月12日晚間,*ST遊久決定賣房求生。

  公告顯示,*ST遊久擬將位于上海市浦東新區浦東南路256號501室等共計8套房産挂牌出售,出售的房産建築面積合計2852.74平方米,挂牌價格參考上海滬港房地産估價有限公司出具的評估價值1.554億元,最終出售價格以實際成交價為準。若上述房産出售按評估價值在本期完成交易,則扣除相關稅費預計將增加本期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8000萬元。

  作為一家遊戲公司,*ST遊久是一家典型的輕資産公司。截至2019年9月30日,*ST遊久合並報表中,固定資産僅為2255.55萬元,投資性房地産為3486.95萬元。而評估報告中並未顯示此次出售的8套房地産的公允價值。有多年從業經驗的高級會計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對于遊戲公司,用于辦公的房地産可以計入固定資産和投資性房地産兩項中,在固定資産中,其價值體現是以購入該房地産時的買入價格,後期計提折舊。而計入投資性房地産,意味著後期隨著房價的走高該部分房地産的賬面價值隨之走高。

  隨後上交所緊急下發問詢函,要求*ST遊久説明本次集中出售8套房産的商業考慮,相關決策程序是否符合規則要求,相關處置是否符合公司的業務發展戰略,是否會對公司日常生産經營活動的開展産生不利影響,並説明本次交易預計將增加本期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8000萬元的具體測算依據和計算過程以及明確本次交易的後續具體收入確認時點及相關會計準則依據。

  聚力文化

  借殼轉型遊戲,商譽減值吞噬利潤

  聚力文化的前身為帝龍新材,2008年登陸資本市場。2016年4月,帝龍新材作價34億元購買美生元100%股權,闖入遊戲行業的賽道。

  美生元作為一家遊戲公司,並購時也具備高估值的特點,34.72億元的評估值相較于公司2015年9月30日經審計的歸屬母公司所有者權益賬面價值1.72億元增加了33億元,評估增值接近20倍。

  2018年,美生元的財務隱患開始顯現。當年,聚力文化實現營業收入34.93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8.97億元,扣非後的凈利潤為-29.31億元。聚力文化對美生元計提商譽減值損失29.65億元。年審會計師事務所天健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對聚力文化2018年度財務報告出具非標準審計意見。

  收購美生元後,公司擬新設成立新材料全資子公司,將現有中高端裝飾貼面材料的業務逐步轉移至浙江帝龍新材。今年10月19日,聚力文化變更了2019年三季報的公布時間。公告稱,因子公司浙江帝龍新材不配合上市公司編制定期報告,公司無法在原定時間內完成三季報編制。10月23日,雙方紛爭升級。聚力文化監事會審議通過了關于提請罷免余海峰董事長職務的議案。

  財務危機背景下,聚力文化內鬥紛爭仍未解決,一切源于2016年的並購。(記者 張妍頔)

+1
【糾錯】 責任編輯: 閆雨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0112535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