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退一步清零 那些“下嫁”的職場人
2019-12-13 07:56:54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就是個下嫁的小媳婦

  “唉,我就像個下嫁的小媳婦……”雨文一坐下來就不斷地唉聲嘆氣。

  雨文是我一個非常能幹的朋友。從高節奏、高要求的外企大公司出來後,她著實快樂了一陣子。30歲,對于職場女性來説,要孩子既是現實的重要規劃,也是個理直氣壯休息的理由。

  “當時,我盤算著給自己3年時間,憑自己的資歷,找一個‘不那麼好’的外企慢慢做。等有了孩子,可以正常休産假,孩子兩三歲上幼兒園了,再開始第二輪事業衝鋒……”雨文一切都計劃得妥妥當當。

  雨文的簡歷如期地得到了幾個企業的青睞,經過認真分析,她選擇了一家剛進入中國、各方面都在籌建之初的企業。她覺得可以將原來的積累慢慢整理和實踐,從容不迫地走過幾年。

  看起來一切都是那麼完美,但“好日子”沒過多久,雨文的煩惱就接踵而來。

  “你完全想象不到我每天面對的是怎樣的‘低級錯誤’,連一個PPT都搞不定!客戶溝通,員工為什麼不能提前準備,那些計劃是鬧著玩兒的嗎?太不規范了……”

  雨文説起來氣鼓鼓的,習慣了大企業的她實在難以接受新企業規范缺失的狀態。

  多年練就的涵養和職業化掩不住雨文的憤怒和鄙夷之情。漸漸地,她的下屬開始對她有微詞,兩個同事幹脆離職了。

  “昨天老板找我談話,説我理解你在大公司做慣了,但你也要給這邊的同事時間……畢竟公司的發展要靠大家來努力,超越公司發展階段的要求只能給人以壓力,而現在我們需要動力……”

  雨文不服氣,找我這個生涯咨詢師訴苦。“我真的體會到了那些下嫁小媳婦的感覺。明明‘出身名門’,見識、閱歷都有一定水準,卻不得不去和糟糕的人與環境相處,忍氣吞聲,真是太憋屈了!”

  “你選擇這個企業時的初衷是什麼呢?”我問雨文。

  “新企業,一切都剛開始,正好我可以整合經驗,塑造新環境。”雨文説著,嘆了口氣,“可是真要面對這種初創期什麼都不行的狀態,就有點抓狂了。”這時,雨文的臉上現出糾結的神態。

  “那你希望它是什麼樣子的?”我接著問。

  “希望它一切規范,做事高效,人員素質整齊……哎不對,這怎麼又回到原來的企業去了呢……我是不是有點分裂了?”雨文的眉頭皺成一團,似乎被自己給弄糊涂了。

  “有一句話叫‘不忘初心’,你能告訴我是什麼意思嗎?”我笑著問了一句。

  雨文愣愣地看了看我,突然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也是,我怎麼走著走著就忘了自己要的是什麼呢!”

  我感覺自己倒退了20年

  柔桑是從外地前來咨詢的。一路風塵仆仆,再加上焦慮的情緒,使得她看起來有幾分憔悴。她告訴我她本來也在北京工作,去年“逃離北上廣”,回到了自己的家鄉——一個經濟不發達的三線城市。

  “我當時覺得自己的選擇是明智的,人生苦短,沒有必要那麼較勁。能夠和親人在一起,去掉買房的壓力,減慢工作節奏,提升生活品質……”

  柔桑説得沒錯,許多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輕人選擇回鄉,都是希望有個更為輕松的生活環境。

  柔桑用積蓄買了大房子後,憑借不凡的資歷進入當地小有名氣的企業,做了管理者。收入雖然沒有原來高,但是職位得到了提升,也沒有從前那種爭分奪秒的壓力。

  “但是一切並不如當初那麼理想。”柔桑搖搖頭,“地方上做生意和一線城市完全不同,經營模式和理念有很大差距。”

  柔桑進入的這家企業,多年來主要的客戶渠道來自當地的一些關係。隨著政策變化,企業發展遇到了難題,目前正準備轉向更廣闊的市場,這也是企業引進她這個大城市人才的原因。

  “我本來也認為可以好好施展一下,但真正融入,才發現面對市場的改變不可能一蹴而就。企業在多年的經營模式慣性下,想快速轉身,要割舍的東西太多了……”

  而且整個企業重關係不重質量的風氣很重。提升質量不敢投入,原來的關係單位又不能丟。兩三個月下來,柔桑這個大城市精英無論是企業改革還是市場開拓,都進展不大。

  “我很焦慮,因為老板開始明裏暗裏敲打我了。我的工資很高,如果一直不出業績,簡直無法交代。”柔桑下意識地攥緊了拳頭。

  “從這個月起,我已經開始跟著大家跑關係了,和地方上的人打交道,我還真不擅長,一切要從頭學起。最關鍵的是在市場上摸爬滾打了那麼多年,現在反過頭來退回去走關係,這種變化讓我很難受,倣佛倒退了20年……”

  柔桑的語氣裏充滿不甘與委屈。

  “尤其在朋友圈看到原來北京的同事又在開拓新項目,獲得新成績的時候,我心裏有種説不出來的失落。我現在最困惑的是,究竟應該繼續留在家鄉,還是回到北京來。”

  柔桑的這個取舍顯然不容易。她在家鄉已經買房落戶,所有的關係好不容易都已塵埃落定,如果再重掀巨浪,又是一番人仰馬翻。而且回到北京,她將面對的也是現實的壓力,過去的困境又會重回面前。所以,一切必須從長計議。

  我拿出了生涯選擇當中最常用的工具——平衡單,和柔桑一起將她在生涯選擇中考慮的因素一點一點地列入表格,並耐心地加權分析。

  柔桑告訴我,她生命裏最在乎的是家人,她從小看著父母從鄉下打拼到城市,一切太不容易,如果家人守在一起,是人生莫大幸福。對于職業發展,她沒有太強烈的渴望,只希望做一份踏實的工作,有一份生活保障就好了。“我沒想過要大富大貴,收入能自立就可以了”。

  經過細致的盤點和思考,柔桑的平衡單上兩種選擇分數顯現了出來,留在家鄉是157分,回到北京是95分。

  看著兩個分數,柔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謝謝老師,我知道怎麼選擇了。其實我心裏一直是希望留在家裏的,否則當時也就不會毅然放棄北京的一切。”

  “但是,這份工作實在讓我太難受了,所以才有回北京的想法。現在我想,可以換一份工作,讓自己不那麼焦慮,並通過其他方式,讓自己一直保持和時代接軌。”

  柔桑的臉因興奮而泛著紅光,聲音裏充滿了自信。

  為了兒子的前途我不得不放棄自己

  和柔桑的逃離北上廣相反,周曉為了兒子,從家鄉——一所中等城市的大學辭職,舉家進了北京。

  人説“進京降三級”,果然如此。原來在大學當處長的周曉,到了北京只能進入一所普通中學當德育老師。而且到了學校她才發現,自己的年紀已經過了進一步提拔的界限。

  “校長找我談話的那一天,我特別失落。我是個好強的人,原來在大學一直幹得不錯,想著在北京進中學怎麼也可以做個主任,沒想到降到一文不名……”

  更難以忍受的是,近兩年,能幹潑辣的周曉不得不看著自己帶過的年輕人一個個成為她的領導。

  “他們能幹我也高興,但是看著他們居高臨下的樣子,實在有點氣不過……”周曉説起來禁不住淚光閃閃,可見平時積累了多少委屈。

  而且,因為政策不同,這些年輕人一進入學校,工資起點就比較高。所以每個月的發工資日,就變成了周曉鬧脾氣的日子,看誰都不順眼,年輕人都躲著她。

  時間長了,被她擠兌過的年輕人也慢慢表現出不滿,她的工作氛圍日益緊張。

  “這樣的狀態有可能改變嗎?”我問周曉。

  “政策上的原因沒法改變,要改變的只有心態。本來我也想能不能在外面做點什麼,但是因為兒子在本校上學,我暫時還不能離開學校。”

  “兒子還有幾年上大學?”

  “4年。”

  “4年之後,你會有什麼新的變化嗎?”

  “這……我倒是想過,我在高校做了那麼多年老師,很喜歡講課,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去一家教育機構做自由講師。”

  “那麼在4年裏,你可以為這個目標做些什麼嗎?”

  “我想我可以從了解教育機構開始,現在我在中學,已經有不少便利條件……同時,我也要找到自己的專業方向。”

  隨著周曉的敘述,未來的場景越來越清晰,她的眼睛也越來越明澈了。

  “感覺一下你自己,和剛來的時候有什麼不同嗎?”我提示周曉自我覺察。

  “當我把目光都放在自己那些不公平的事上,就覺得周圍的一切都對不起我,但如果把目光放在4年後,感覺一下子生活有希望了。”周曉的聲音有些興奮。

  “這對你有什麼啟發嗎?”我抓住時機促進。

  “和改變不了的東西生氣是沒有意義的,我應該調整心態,把眼光放長遠,好好為未來做準備。4年後兒子上大學,我也可以重新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了。”

  周曉走的時候,已經是釋然的樣子。“原來我一直以為,我因為兒子而不得不放棄自己,現在才發現兒子可以成就一個新的我”。

  職場“下嫁” 退步原來是向前

  人們對“下嫁”的傳統理解是地位高、條件好的女方,嫁給各方面情況相對要弱于自己的男方,倣佛屈就了。

  進入新時代的今天,職場上也同樣存在著如同“下嫁”的狀態,一些職場人或迫于某種壓力,或因為其他追求,犧牲了原有的拼殺地位,選擇了“紆尊降貴”的姿態,去從事看起來低于原來位置的職業。

  這種選擇,雖然也是心甘情願,但仍然擺脫不了固有優越感和現實失落帶來的挑戰。

  無論是雨文、柔桑,還是周曉,初到新單位都是信心滿滿。這種信心與其説來自過往的積累和經驗,不如説來自原單位高人一頭的優越感。這種優越感讓她們戴上了一層傲慢和高期待的“眼鏡”。

  通過“眼鏡”,雨文看到的是新公司什麼都不行,新同事素質太低;柔桑看到的是家鄉企業的落後和過時;周曉看到的是人人都對不起她……這些視角給她們帶來的只有憤怒、無力和失落。

  要改變“下嫁”的心態,他們首先需要問自己“下嫁”的初心。

  每種“下嫁”都是另有所圖,都有隱性的獲得。雨文為了調養身心,養育孩子;柔桑為了減少壓力,和親人團聚……每個理由都非常充分。不斷提醒自己選擇的初衷,才會更為冷靜地面對“下嫁”後的種種挑戰。

  其次,“下嫁”的職場人要學會面對現實,既然每個選擇都要付出代價,那麼他們現在的代價就是要面對某種“退步”或“歸零”。

  活在過去的輝煌裏是適應現實的最大障礙。如雨文和周曉,每念及過去,都會讓她們離現實更遠。所以,腳踏實地、耕耘當下才是明智的選擇。

  最後,“下嫁”的職場人也要學會將目光出離于情緒之外。比如周曉,糾纏于眼前的情緒無法自拔,進一步地破壞自己的職場環境。但仔細想想,這樣的局面並不是永久的,許多人在特殊狀況過去之後,還會“再入江湖”。

  所以,“下嫁”的日子可能只是休養生息的緩兵之計,千萬別把暫時當成永遠,一頭扎進短暫的得失裏,因衝動而壞事。

  其實,回過頭來看看那些曾經“下嫁”的日子,許多職場人會心生感慨。在這樣的一些時光中,他們學會重新審視自己,放下傲慢,鎖定目標,變得更為成熟和理性。這為他們未來的職場騰飛奠定了基礎。

  也有另一種職場人,也在這樣磨礪的時光中變得更加樸實,懂得生活,珍惜當下。

  不久前,雨文給我發來一條信息,説自從調整心態後,已經完全適應了現在的企業,感覺自己每天都過得很充實,每天也都在成長。現在從心裏體會到“退步原來是向前”。(林欣)

+1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24101125341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