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昌數據連環爆:子公司業績變臉孫公司分崩 高管辭職
2019-12-09 09:21:24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當初憧憬轉型的投資者做夢也不會想到,“棄海入網”只是曇花一現,僅僅時隔4年,中昌再度來到命運的崖邊。

  過去2個多月,中昌數據接連爆雷——先是控股股東三盛宏業陷入債務危機,再是董事及其他高管紛紛辭職,又是旗下核心公司失控。冰山僅露出一角,記者調查發現,中昌數據另外兩個核心資産——博雅立方、雲克科技盈利能力也在承壓,一旦在全年業績中體現並計提商譽減值損失,將進一步影響公司業績。此外,控股股東債務問題仍在拖累上市公司日常運行。

  利用“換賽道”爬出困境,卻再次陷入泥潭,中昌的轉型經歷令人唏噓,可這正是部分A股公司轉型的真實寫照。過去幾年,層出不窮的新鮮事不僅誘導投資者追逐概念,也讓不少公司迷失方向,它們總把業績不好歸因于行業,以為換個新興行業就能一蹴而就,卻不想風口從來都是為深耕者準備的,為了一時投機跨界而來,只會成為最先掉下來的“豬”。

  億美匯金失控僅是冰山一角

  12月6日,中昌數據宣布,對給公司貢獻主要利潤的孫公司億美匯金失去控制,預計將對公司造成重大影響——2019年前三季度,億美匯金營業收入佔上市公司當期營業收入比例為19.60%,同期億美匯金歸屬上市公司凈利潤佔上市公司的比例為59.69%。

  中昌數據在4年前啟動轉型後,連續收購了3個核心資産——博雅立方(全資子公司)、雲克網絡(全資子公司)、億美匯金(持股比例為55%),均為數字營銷行業。除了億美匯金,其他資産也出現了問題,種種跡象已在三季報中顯露。

  先看博雅立方,雖然三季報不披露下屬子公司具體財務狀況,但從公司所得稅費用變化可見一斑。前三季度,中昌數據所得稅費用為570.42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52.45%,甚至低于上半年的924.64萬元。這意味著,中昌數據在第三季度的所得稅費用為-354.22萬元,而公司給出的原因是,博雅立方業績下滑。根據稅法規則,所得稅費用為負,説明上市公司當期出現了虧損。

  顯然,博雅立方拖累了中昌數據整體業績,而且博雅立方甚至出現了虧損。今年上半年,博雅立方凈利潤為2514.99萬元,而中昌數據合並報表中的凈利潤為6148.56萬元(雲克網絡、億美匯金貢獻較大,中昌數據母公司有2245.42萬元的虧損)。

  假如在第三季度,雲克網絡、億美匯金及上市公司母公司的凈利潤表現與上半年保持一致,那麼,博雅立方在第三季度很可能是業績虧損,甚至還抵消了雲克網絡、億美匯金的同期盈利,這與其上半年的盈利形成鮮明反差。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是博雅立方完成業績承諾後的第一年。“卡點”完成業績承諾後,博雅立方就開始業績“變臉”,這不僅會影響上市公司當期業績,還可能導致公司大量商譽需要計提減值。三季報顯示,截至9月末,中昌數據商譽高達21.56億元,其中博雅立方的商譽為7.82億元。

  擅長“卡點”完成業績承諾的還有雲克科技,根據此前約定,雲克科技2017年至2019年的扣非後歸母凈利潤分別不低于7200萬元、9700萬元和1.27億元。而在今年上半年,雲克科技這一盈利指標為6388.59萬元,恰好是當年承諾業績的50.3%。

  而在2018年,雲克科技已經為了擴大收入規模而降低毛利率,導致當期利潤不達承諾。而且,這還是建立在雲克科技對大客戶給予3至4月的信用賬期,進而應收賬款項目居高不下的基礎之上的。

  買了不管,隱憂早已埋下

  根據目前中昌數據及旗下資産的運行情況,幾乎可以確定,公司從4年前開始的轉型宣告失敗。那時,在航運業掙扎的*ST中昌選擇以並購切入數字營銷領域,這是大數據産業中“離錢最近”的細分領域,公司也因此摘星脫帽,變身中昌數據。

  海運是傳統産業,市場給不了高估值可以理解,數字營銷概念熱炒,市場倒是可以給高估值,可公司又交不出好的業績。為何轉型之路如此難走?

  問題還是出在中昌數據自己身上。僅從此次億美匯金意外失控,就可對其公司治理、風險管控略窺一二。

  簡單梳理事件過程,2019年10月24日和11月25日,中昌數據向億美匯金派出財務總監,被後者漠視。此後,上市公司注意到媒體報道,與億美匯金溝通未得到回復。11月29日,上市公司通知億美匯金配合審計機構預審。12月3日,審計人員到現場,未獲配合。次日,審機人員再去,又未獲配合。

  令人驚訝的是,上述情況是中昌數據在12月5日晚間對外公布的,10月下旬派出財務人員被漠視,公司不僅未公告,也沒有再追究。更詭異的是,2018年6月20日,億美匯金55%的股權已經過戶至上海鈺昌名下,可直到1年多之後(即今年10月),中昌數據才向億美匯金派出財務總監,那過去的1年多,億美匯金的財務數據是否真實?

  依靠連續並購切入某個産業,無論是看項目的眼光,還是投後的管理都非常重要,不僅是上市公司要格外謹慎,負責的中介機構也需要持續跟蹤。可從中昌數據對億美匯金操作來看,幾乎相當于不管理,即使這次不出問題,後續能否持續推動億美匯金向好發展也是問題。

  除了公司治理、信息披露,中昌數據在財務數據上也頗為“大意”。2018年,博雅立方、雲克科技均出現了凈利潤不達承諾的情況,博雅立方的完成率是95.47%,雲克科技的完成率是72.23%。

  事實上,數字營銷公司商業模式獨特,易于通過隱秘手段實現超強的業績爆發表現,不少上市公司在2014年、2015年大舉收購數字營銷公司,可到了2017年、2018年,這些昔日的“香餑餑”業績迅速變臉,計提的商譽減值直接導致上市公司年度虧損,有的甚至已“奄奄一息”。

  行業的整體情況及標的資産的變化,並沒有引起中昌數據的注意,在2018年年報中,公司沒有計提任何商譽減值準備,理由是測算下來過去綜合完成了,預計未來也不錯。

  危機愈演愈烈之際,中昌數據副董事長謝晶、董事長遊小明、副總經理徐鴻翔等高管10月下旬以來先後以“個人原因”提出辭職。亦不由令人猜測:作為對上市公司經營運作知根知底的“自家人”,上述高管的集體撤離,是否在傳遞著“山雨欲來”的信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凱茵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51125322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