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聚焦“銀發經濟”:如何讓老年消費開心又放心
2019-12-06 08:05:41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有效激發老年消費需求,不僅給商家帶來機遇,更能充分挖掘內需潛力,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我國老年消費市場有哪些新動向新趨勢?做大做強做優“銀發經濟”應從何處發力?記者進行了調查採訪。

  老年群體逐漸在我國形成消費新勢力。根據《中國老齡産業發展報告》預測,2014—2050年間,中國老年人口的消費潛力將從4萬億元左右增長到106萬億元左右,佔GDP的比例將從8%增長到33%左右,中國或將成為全球老齡産業市場潛力最大的國家。

  消費潛力十足,市場空間廣闊

  “海南三亞,碧海藍天!”這幾天,北京六旬老人劉雲安在朋友圈裏曬起了退休生活,照片裏他頭戴草帽,穿一件印花短袖,留下一個燦爛笑臉。這條微信不僅收獲上百點讚,還引來不少年輕人羨慕:我在北方的寒風裏瑟瑟發抖,您卻在南方過夏天,真自在!

  “我熱愛攝影,趁著身體好,一有時間就出去走走。”退休3年,老劉扛著“長槍短炮”,背著三腳架,飛過美國西海岸,也在南半球的新西蘭留下足跡。“人老心不老,世界那麼大,咱也去看看。”

  一些老年人花錢過起“追著風景走”的候鳥式生活,另一些老年人則樂得在家門口購買高品質養老服務。

  搬進上海市虹口區彩虹灣老年福利院前,耄耋之年的章顯訓已看過多家養老機構,最終選擇這裏,是看中了優越的設備和多樣的服務。“飯菜每天不重樣,還有條老上海風情街,平時健身、看電影、跳廣場舞樣樣都有。”章顯訓告訴記者,他在這裏的護理等級是五級,每月吃住加護理費為5000元。“服務很周到,住著很幸福。”

  追求高品質的晚年生活,老劉和老章並非特例。環顧我們身邊,越來越多的老人選擇“老有所學”,在不少城市,老年大學人氣火爆甚至“一座難求”;更多老人活躍于各大網購平臺,開啟“雙11”第二波購物高峰;不僅消費需求強,賺錢也有一套,很多老人不再滿足于單一的儲蓄,而是念起了“理財經”,提高即期生活質量……凡此種種,都刷新了人們對于以往老年消費“在支出上選擇節儉,在價格上追求低廉”的固有認知。

  中國老齡協會今年發布的《需求側視角下老年人消費及需求意願研究報告》顯示,隨著老年人收入提高,消費理念更新,特別是對生活、生命的認知重塑,越來越多的老年人在消費行為上日趨年輕化,對晚年生活的品質性、享受性要求不斷提高,在娛樂文化、健康養老等方面支出持續增長。據測算,我國老年消費市場規模到2020年將達到3.79萬億元,可見老年消費市場空間廣闊、潛力巨大。

  “當前我國老年消費市場呈現出多元化和信息化兩大趨勢。從消費內容看,老年人不再滿足于基本生活需要,而是追求多層次的健康服務和精神文化需求;從消費方式看,老年人的消費習慣更加切合信息社會的發展,網上消費、電子支付越來越多。”全國老齡辦黨組成員、中國老齡協會副會長吳玉韶認為,由于財富積累、受教育程度更高、社會環境更優越、産品供給更豐富,老年人有著更強的消費意願和品質要求,隨著老齡化程度加深,老年消費正進入快速增長時期。

  老年消費市場供給依然存在短板

  記者調查發現,與日益旺盛的老年消費需求相比,老年消費市場供給依然存在一些短板。

  一方面,市場缺乏細分,個性化需求得不到滿足。

  在章顯訓這位高齡老人眼裏,當前老年消費市場的“硬條件”挺不錯,但“軟環境”還有待加強。“比如專業養老護理員數量太少,能夠提供醫養結合服務的養老機構就更少見。”

  《需求側視角下老年人消費及需求意願研究報告》指出,當前我國老齡産業發展尚處于初創階段,針對老年人實際需求的産品和服務供給嚴重不足。從老齡産品來看,據統計,目前全球老年用品有6萬多種,其中日本有4萬多種,而我國僅有2000多種。在健康服務方面,一份來自金磚國家的報告顯示,俄羅斯、巴西、印度和中國健康服務業産出佔總産出的比重分別為3.5%、3.5%、1.2%、1.7%。

  “目前我國老年消費産品和服務比較單一,沒有充分體現老年人需求的特點,難以滿足老年群體的實際需要。”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社會發展研究所主任邢偉説。

  另一方面,隨著老年消費所佔比重越來越大,老年消費“陷阱”日益增多。

  去年7月,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市民韓老先生在一家按摩院進行免費按摩體驗,在按摩師的推銷下,購買了5660元的按摩劑。“使用後,原本失眠的症狀更嚴重了。”

  老年人養生保健需求大,一些機構往往打著“免費體驗”的旗號損害老年人身心健康。據中消協統計,養老服務、老年養生保健等針對老年消費者的特有服務成為新的投訴熱點。此外,旅遊服務漠視老年消費者體質差異、針對老年人預付式消費周期長、利用老年人信息不對稱推銷所謂收藏品等現象多發。老年人消費權益得不到保障,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消費意願。

  老年市場供給短板為何這麼多?

  中國老齡科學研究中心老齡經濟與産業研究所副所長王莉莉認為,我國老齡産業發展較晚,整體還處在初期發展階段。目前許多從事老年産業的企業是從房地産、家政、醫療等行業轉型而來,缺乏設計老年産品、提供老年服務的專業經驗,直接從國外照搬的服務和經營模式“水土不服”,還需要有一個探索和試錯的過程。

  此外,培育“銀發市場”的社會環境尚未真正形成。比如,一些老年人在物質消費方面往往“湊合湊合算了”,不要求有專屬服務和産品,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供給單一”,隨著老齡化程度的加深和老年市場的不斷完善,類似問題將逐漸得到改善。

  增加供給,嚴格監管,更加重視老年人消費需求

  吳玉韶介紹,2013年我國出臺《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若幹意見》,被業界稱為“養老産業元年”,此後相關政策頻出。目前國家層面助推老年市場發展的政策文件已達百余個,在促進養老服務加快優質供給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

  不過,充分釋放老年市場消費潛力,還需在供需兩端一起發力,把工作做細做實。

  ——完善市場供給,解決老年産品和服務不夠好、不夠多等問題。

  “推進老齡産業健康發展,需要科學研判,什麼階段應該重點發展哪些行業,出臺哪些政策,解決哪些問題,要有統領性的規劃指導。”王莉莉説,日前印發的《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提出,按照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要求,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構建管長遠的制度框架。“要加強政策的可執行性,相關部門要認真梳理當下老年消費的難點、痛點、堵點,按時間節點給出有針對性的解決辦法,使政策盡快落地見效。”

  ——嚴格市場監管,解決老年消費陷阱問題。

  生活中,部分老年人因為受教育不足、知識更新不及時、網絡常識不夠等原因,消費時容易上當受騙。騰訊社會研究中心等機構2018年發布的《中老年互聯網生活研究報告》顯示,67.3%的中老年人表示在互聯網上當受騙或疑似被騙過,其中受騙信息類型最多的是來自免費紅包、贈送流量、優惠打折團購商品等。

  “對此,要加大宣傳教育力度,幫助老年人提高辨別能力。公安部曾發布《中國老年人防詐騙指南》,應通過基層社區、媒體、廣告等渠道做好宣傳告知。與此同時,市場監管部門要用好徵信手段,整治老年消費環境。對涉嫌虛假宣傳和欺詐老年人的企業建立‘黑名單’制度,同時暢通消費維權渠道,發揮專業協會的監督力量。”王莉莉説。

  ——動員社會各方,更加重視老年消費需求。

  邢偉認為,老年消費有很強的針對性,開發産品和服務必須深入研究老年人需求特點。要認識到這不僅是老年人的事,“老年消費滿足得好,才能帶來更大程度的家庭幸福與社會和諧。”

  “企業要從老年人需求實際出發,認真研究各項政策,找準市場定位,創新産品和服務供給,提供更多性價適宜、安全可靠的高質量産品與服務。老年人家庭子女也要順應發展趨勢,以改善和提升老年人的晚年生活質量為目標,加強溝通交流,努力發現並滿足老人的需求。”邢偉説。(韓鑫 邱超奕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13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