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兩塊土地的秘密
2019-11-20 07:26:24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堆放脫硫石膏的土地周圍,是村民的麥田。

土地四周圍上了藍色彩鋼板,廣告牌上説這裏是“北馬莊花卉盆景場”。

  這裏看不到一朵花,盡管旁邊挂著“北馬莊花卉盆景場”的牌子。

  這裏沒有一棵果樹,盡管在國土部門的規劃中,這塊地本應種果樹和做坑塘。

  這30畝土地頗為神秘,兩人高的藍色彩鋼板將它圍得嚴嚴實實。它緊挨著山東省郯城縣白馬河,遊泳出來擰著毛巾的人,説這裏的味道很怪。

  後來,人們發現,這裏堆放著粉煤灰、脫硫石膏等工業固體廢棄物。村民和附近遊泳釣魚的居民一次次舉報,也沒看到環評報告。

  距離該堆場不足300米的地方,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見到了2009年郯城縣人民政府設立的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標志。

  這裏不只一個“藍色的秘密”。與這片土地相距100米的魚塘,同樣被藍色彩鋼板包圍。今年6月的一個深夜, 3000多方砂石從這裏被偷採販賣。

  藍色的彩鋼板

  承包這兩片土地的是郯城縣北馬莊的馬恩河和弟弟馬恩亮。

  2018年2月,馬恩河當選郯城街道龍泉社區居民委員會中代表北馬莊村的委員,在村民看來,“就是我們這一個小自然村的村主任”。

  2013年,郯城縣遊泳協會在白馬河東西兩岸修建了簡易的水泥房,供會員們橫渡兩岸遊泳後上岸更衣衝涼。協會會長黃朝林清晰地記得,這塊土地上當時是荒地和魚塘,令他沒想到的是,一年後,這裏迎來了一個“惡鄰”。

  2014年3月,通過競標,馬恩河獲得了白馬河堰以東60畝土地的承包權,日後被藍色彩鋼板包圍的30畝就在其中。“他當時從化肥廠往這兒拉煤塵,兩邊的樹一挂,路上灑得都是。” 黃朝林説。

  黃朝林口中的化肥廠隸屬于北馬莊村南邊的山東陽煤恒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站在北馬莊村,能清晰地看到該公司配套電廠的3個大煙囪。公司官網介紹,電廠配套熱電機組年供蒸汽200萬噸。

  “下雨一衝,河面漂著沫子;一刮風,揚塵到處都是,還挂個花卉基地的牌子掩人耳目。”遊泳協會會員劉軍(化名)説。

  “那會兒放的是燒鍋爐煙囪裏下來的粉煤灰,嗆人,對莊稼也有影響。”緊臨這片土地的,還有北馬莊村黨支部委員、原村黨支部書記馬成峰承包的麥田。他説,這些粉煤灰看著和水泥粉似的,“一不小心掉裏頭,它有多深,人就往裏陷多深”。

  黃朝林説,擔任村主任後,馬恩河多次要求遊泳基地搬走,雙方的矛盾也逐漸激化。2018年3月,30多名遊泳協會會員和北馬莊村村民來到郯城縣生態環境局反映這塊地的污染問題。“我們就覺得堆放這些煤塵,對人是有毒的。”

  “環保局當時解釋是,化肥廠配套的電廠的煤塵,是經過高溫燒的炭灰,沒有毒害。咱們這夏天有一二百人遊泳,我也得跟這些會員解釋。” 黃朝林回憶,“環保局領導也到現場讓馬恩河搞清理,清理以後,煤塵不放了,現在放的不知道是什麼,就和黃泥土一樣。”

  11月17日,馬恩河接受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電話採訪時,否認曾在此存放過粉煤灰。而郯城縣人民法院2016年的一份判決書顯示,他曾多次銷售過粉煤灰,因貨款被拖欠起訴對方。

  對于此次舉報具體的處理結果,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多次聯係郯城縣生態環境局,未獲得相關回應。

  沒多久,這塊土地的四周就豎起了藍色的彩鋼板。

  被偷採的砂石

  和這片土地一起被圍上的,還有它北面一片29.6畝的魚塘。承包它的是馬恩河的弟弟馬恩亮。

  承包合同規定,馬恩亮只有承包魚塘的使用權、經營權,不得私自轉讓,不得改變魚塘用途,不得隨意破壞原有土質結構,不得興建永久性建築。

  一開始,彩鋼板並未引起關注,直到今年6月24日。那天晚上10點鐘,一個電話讓北馬莊村村會計馬西慶吃了一驚。

  “你們村在賣砂嗎?”來電的是在白馬河釣魚的人,他告訴馬西慶,村裏的魚塘,有人在大規模挖砂向外運。

  “魚塘是村裏的集體資産,砂石是國家的礦産資源,村裏邊都沒權力去開採,誰會往外運呢?”5分多鐘,馬西慶就開車趕到現場,遠遠地看見,彩鋼板打開了,四五臺挖掘機,十幾輛自卸貨車。他沒敢靠近,把車停在了河對岸。

  滿載的自卸貨車離開了這裏。馬西慶連忙聯係村民開車跟著它們,看看砂石運到哪兒。

  半個小時後,民警和縣行政綜合執法局人員趕到,“車基本就跑得差不多了,只有兩臺挖掘機還有兩臺自卸車沒跑掉,扣了這4臺車。”馬西慶説,“他們是倒騰砂石生意的,馬恩亮找了這夥人,他們把砂石拉走,到市場上去賣。根據測繪的結果,魚塘被採砂石達3000多方,價值十幾萬元。”

  這一數字得到了郯城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張科長的印證,他向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描述了執法時的情形:“到現場的時候,那個魚塘挖得很深,已經運走了一部分,現場還留有很大一部分,我們調取了沿途的監控進行取證。”

  張科長説:“經過測繪評估,價值比較大,超過了我們的權限。根據程序,我們已經在6月底把馬恩亮涉嫌非法採砂一案的所有案卷材料移交給縣公安局。”

  針對該案的進展,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向郯城縣公安局了解,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土地引發的糾紛

  多位村民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村裏一旦有土地發包,馬恩河都會參與進來。北馬莊村黨支部書記杜相軍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北馬莊村80%左右的集體機動土地,都被馬恩河弟兄承包了。”

  “不管多少地,都是公開透明投標承包的,我可以對天發誓,沒有佔村裏一點便宜。”馬恩河説。這一説法得到了杜相軍的認同。但在村裏人看來,他承包土地堆放工業固體廢物,轉運出售,從中掙了大錢。

  很多糾紛也圍繞土地發生。

  2002年,北馬莊村投資建的包裝廠因經營不善,村集體開會決定將土地拍賣。競標時,其他競標者出價在40萬元,馬恩河一舉將價格抬到了65萬元。

  馬成峰時任村黨支部書記,他回憶:“中標以後,村裏就催著馬恩河簽合同,他不簽,説價格高了,也不交錢。他弟弟和他父親就跑來鬧了我一次,在西邊環城路打了一架。”直到最後,馬恩河也沒交這筆錢,這片土地被鄰村村集體以45萬元買走。

  2016年7月,郯城縣撤銷原52個城中村建制,以城區主次幹道為界,塊狀式設立11個城市社區,北馬莊村被歸入龍泉社區。按照上級要求,村集體資産要剝離至新成立的資産運營公司。“把所有的集體資産整合起來進行市場化運作,以前由街道居民委員會發包的土地,現在直接通過郯城縣北馬資産運營有限公司走公開招標的程序。”杜相軍介紹。

  2017年秋天,很多人在村委會辦公室開會,討論醞釀即將成立的資産運營公司。“當時我坐在朝門口那個位置,正在發言,馬恩河拿個板凳一下子砸我身上了,丟過來之後,他和他兒子就衝進來了。”馬西慶説。

  一段現場視頻顯示,馬恩河和馬西慶發生肢體衝突後被迅速拉開,馬恩河的兒子用胳膊緊緊箍住馬西慶的脖子,10秒後才被拉開。

  馬西慶認為,馬恩河當時是擔心在土地承包中利益受損,希望阻撓資産運營公司的成立。馬恩河則回應,資産運營公司的事務,“即使我作為一個普通的村民也有了解的權利吧?”

  被挪用的農用地

  舉報沒有影響馬恩河的生意。源源不斷的“黃泥塊”被運送到“北馬莊花卉盆景場”,堆放、風幹後再運走出售。

  今年11月,有人通過網絡公開實名舉報,這些“黃泥塊”是化工廢棄物電石泥。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取得了部分樣品,這些淡黃色的塊狀物散發著類似硫磺的氣味。

  郯城縣中聯水泥有限公司一名收原料的負責人告訴記者,這些樣品是脫硫石膏,打碎以後能作為生産水泥的原料,馬恩河為該公司供貨。

  一位多年從事環評工作的人士告訴記者,脫硫石膏屬于一般工業固體廢物,根據生態環境部發布的《環境影響評價技術導則土壤環境(試行)》,其處置和綜合利用的場所需要進行環境影響評價。

  馬恩河承認,目前這塊土地存放的為陽煤集團恒通化工有限公司的脫硫石膏,當時也沒有做環評手續。但他表示,“陽煤集團和我簽有存放合同,他們説完全是無毒無害的,每年都有檢測報告”,下一步希望辦成一個“合情合理的儲存場所”。截至記者發稿,馬恩河尚未向記者提供相應的檢測報告。

  “我們一直要求環保部門出具具體的數據,他堆放的東西危害到什麼程度,一旦認定對這個地、水源産生了具體危害,那他就違反合同了,我們就不能讓他再存了。現在我們一直在等這個環保報告。”杜相軍説。

  土地承包合同顯示,馬恩河在土地承包期間,要“對該土地加強管理,不得破壞和荒蕪,不得取土買賣,不得建永久性建築、不得抵押或拍賣,不得在此地塊從事違法經營活動,不得從事與土地規劃不相符的活動。”

  馬恩河稱,這塊土地的規劃為河灘、汪塘和建設用地。但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獲得的來自國土資源執法監察綜合監管係統的信息顯示,這片土地的規劃為“果園”和“坑塘”,屬于農用地。記者注意到,《山東省農業環境保護條例》規定,嚴禁佔用農業用地堆放、處理固體廢棄物,禁止在農業用地和農用水源附近堆放處理有毒、有害污染物。

  11月14日,郯城縣委宣傳部副主任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郯城縣生態環境局已要求對涉事土地進行處理。11月16日,場地內的脫硫石膏已經全部清理完畢,轉運至符合貯存規定的場地,“下一步還將繼續核實有關情況,落實追究有關責任。”(記者 劉言文並攝)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西廬山:楓葉美景迎客來
江西廬山:楓葉美景迎客來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皖南冬韻
皖南冬韻
天路彎彎
天路彎彎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1326112525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