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烏鎮四大風向標
2019-11-11 09:55:3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這是互聯網之光博覽會場館外巡邏的5G警用機器人(10月18日攝)。 新華社記者徐昱攝

  編者按:

  烏鎮很小,輕搖烏篷船不消多少勞頓;烏鎮很大,地球村的“樣板間”時刻聯通世界。

  在烏鎮棲居的兩三日,也是大咖們的黃金時間。科技的爭鋒、産業的聯姻、思想的碰撞、共識的磨合……足以攪動未來互聯網發展的大事件,或許就起因于一次月光映照下的河邊漫步,或是樹影婆娑裏的徹夜長談。

  烏鎮是個風向標、瞭望臺,在這裏可以感知世界互聯網新趨勢。當前,新技術新應用層出不窮,數字經濟發展動能強勁,極大豐富了人們的生産生活,延展了人類的想象空間,引領這個星球進入數字世界。

  本期産業觀察特邀參加世界互聯網大會的記者,採訪部分互聯網大咖,共同感知互聯網新趨勢,從人工智能、開源芯片等角度,為即將召開的2019年“創新經濟論壇”聚焦展望新議題。

  智能經濟將成核心引擎

  未來人們將會以更自然的方式和機器、工具進行交流。人工智能不僅不會毀滅人類,反而可以讓人們獲得“永生”。

  ——百度董事長兼CEO李彥宏

  在烏鎮,一家酒店房間通過改造,已經可以實現簡單的人機互動——有了人工智能音箱這一入口,窗簾拉合、燈光開關一呼即應,十分方便。

  而這一場景,只是人工智能展現“智能”“人機互動”的一個縮影。今年世界互聯網大會的主題是“智能互聯 開放合作——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智能是本屆大會核心的關鍵詞之一。

  當前,新一代人工智能在全球范圍內蓬勃興起,呈現出深度學習、跨界融合、人機協同等新特徵,成為引領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量。

  在會上,智能是百度董事長兼CEO李彥宏口中的“智能經濟”,是騰訊眼裏的“ABC(AI+Big Data+Cloud Computing)”及産業智能化,是阿裏看重的智慧零售、智能支付……

  在互聯網之光博覽會上,“人機互動”的相關應用更是五花八門。騰訊展臺裏,AI正在重塑運動評估,憑借一部普通的智能手機,帕金森患者就可以在家完成運動功能日常評測,節省大量就診或者隨訪時間。

  另一款AI醫學解決方案,可以利用AI醫學影像分析,輔助臨床醫生篩查早期肺癌、眼底病變、結直腸腫瘤、宮頸癌、乳腺腫瘤等疾病。

  而站在一個智能機器前,機器自動讀取了參觀者的臉部信息,就能比對出最相似的明星臉;另一個機器又讓參觀者變成了兒時模樣,倣佛回到了“童年”;此外,在現場,AI技術幫助警方找回走失多年的兒童……

  在我們的印象中,人工智能是一個非常有未來時代感的名詞,但是它的誕生時長比我們許多人的年齡還大——1956年,科學界首次提出了“人工智能”這一術語。我國對人工智能的發展也十分重視。

  2017年,國務院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提出了面向2030年我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的指導思想,部署構築我國人工智能發展的先發優勢,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和世界科技強國。

  截至2019年6月,我國人工智能企業數量超過1200家,位居全球第二位,“智能+”新模式、新産品、新業態不斷涌現,形成了政産學研用協同發展的良好模式。

  同時,行業應用不斷深化。人工智能同一、二、三産業加快融合,人工智能技術在醫療、交通、金融、教育等領域廣泛應用,加快推動傳統産業轉型升級、經濟發展提質增效。

  記者點評

  人工智能發展到今天,仍有很多不確定性。它會讓一部分人失業嗎?它發展下去還安全可控嗎?悲觀派認為人工智能會毀滅人類,也對倫理提出了挑戰。就像電影《機械姬》裏上演的一出機器人潛伏並且“背叛”的好戲。先進的科學技術充滿魔力,但在機器人超越人類智能這一方面,又的確讓人恐懼。科技的進步究竟是利大還是弊大,需要人類深思。當然,也有樂觀派,如李彥宏就認為人工智能可以讓人們獲得“永生”。

  作為樂觀派的一員,筆者認為人工智能在各個領域真正“穿透”之後,能夠使人們擁有更多獲得感。相信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人機互動在未來會越來越自然、融洽。

  開源芯片或成世界主流

  即使我們有了錢、有了市場,也買不來關鍵核心技術。我們已經認識到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必要性。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

  有沒有辦法擺脫芯片産業受制于人的現狀?在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現場,開源芯片被不少人寄予厚望。

  芯片研發的門檻之高、投入之大業內公認。以主流的14納米工藝為例,芯片制造精度最小要達到14納米尺寸,僅相當于頭發絲的萬分之一,以這樣的標準研制一款芯片,往往需要上億元經費、上百人的團隊和大量時間。

  “只有少數企業能承受中高端芯片的研發成本,這一點制約了芯片領域的創新。”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説,希望開源軟件的模式同樣可以用于芯片領域,減低門檻,減少芯片設計時間和投入。

  開源芯片廣受關注的背後,芯片行業正在發生變化。隨著物聯網時代的到來,車聯網、可穿戴設備、工業互聯網等不同應用場景,對芯片的要求千變萬化。芯片研發不僅要求快,還要滿足功能多樣性。這些變化,都非常適合開源芯片的成長。

  然而關于開源芯片的願景美好,現實卻有些“骨感”。

  開源並不意味著核心技術可以“拿來”。阿裏巴巴旗下半導體企業平頭哥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開發出性能領先的玄鐵910開源處理器,是因為研發團隊有著近20年的行業積累。一套開源指令集僅僅是規定了芯片的“骨架”,其中的“血肉”需要自己填充。

  阿裏巴巴達摩院研究員謝濤説,如果把整個芯片制造流程比作出版一本書,設計就是寫書,制造就是印書,封裝就像把書裝訂好大量分發出去。

  在這個過程中,開源芯片只是對于書寫有幫助,對于制造一顆芯片來説,這還只是“萬裏長徵第一步”。

  “我們希望芯片行業蓬勃發展,但缺少人才是很大的挑戰。”浙江大學教授儲濤説,雖然芯片業一天到晚都在喊缺人,但奇怪的是,他們就是不願意開高工資。

  “一個芯片專業的博士到一家大型集成電路工廠,年薪只能開出20萬元人民幣。很多學生畢業以後學了軟件、圖像處理,然後去互聯網公司編程序了。”他説。

  開源芯片也帶來安全性的考驗。如果研制芯片的門檻降低,任何一個企業都能夠研發芯片,該如何保障品質、鑒別芯片硬件中是否有後門,從而讓用戶放心地使用開源芯片?

  “開源芯片想要像開源軟件推動互聯網繁榮那樣,對整個半導體行業産生影響,可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謝濤説。

  記者點評

  在2018年舉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旨在推動開源處理器的中國開放指令生態聯盟宣布成立。短短一年間,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加入到世界開源處理器的“朋友圈”。

  在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像阿裏巴巴平頭哥這樣的企業不僅開始嘗試研發開源處理器芯片,還將開發平臺進一步開放給中小企業,這體現的就是開放、協作、分享的互聯網精神。

  在科技進步的賽道上,比拼的始終是硬實力。中國是開源的受益者,也是開源的貢獻者,我們期待開源也能為芯片行業開啟更廣闊的天地。

  互聯網也要有制動裝置

  如果能做到安全大數據、知識庫、安全專家能力的協同、共享、相互調用,就會讓整個行業能力提升一個數量級。

  ——360公司董事長兼CEO周鴻祎

  “有多少嘉賓,是從杭州抵達烏鎮的?”在一個網絡安全相關論壇上,面對從世界各地趕來的互聯網界大咖,主持人提出一個互動性很強的問題。

  臺下紛紛舉手。

  主持人繼續説,如果從杭州抵達烏鎮的話,幾乎必經的練杭高速公路,承擔了高峰時期50%的流量,其中100多個紅綠燈是由阿裏大腦提供的。

  “如果它有一天被篡改了,難道不會癱瘓半個城嗎?”主持人問道。

  互聯網方便百姓生活的同時,也讓個人信息採集變得更加隨意,信息遭肆意傳播販賣現象屢禁難絕。

  “當網絡給我們提供了更多生活上的方便時,安全變得越來越緊迫。”這句話道出了論壇嘉賓坐在一起的理由。

  尼泊爾“互聯網之父”馬哈比爾·潘舉例説,今年8月,尼泊爾有大量資金從ATM上被盜竊,攻擊者通過一個中介的支付方跳過了一些漏洞,影響了尼泊爾的財務係統和金融係統。

  “這是國際社會共同面對的問題,需要加合作力度。”馬哈比爾·潘表示。

  大會期間,多場討論圍繞信息安全話題展開。你點擊過的商品,瀏覽過的新聞,訂過的酒店,查詢過的地圖,點過的外賣……一切數據構成了用戶網絡畫像。

  信息越豐富,畫像越精準。

  會場外的相關新聞,也時常引發熱議。比如某跨國的連鎖酒店集團泄露了很多客戶的資料,其中包括加密的信用卡信息和不加密的護照信息,“如果生物特徵信息一旦被泄密了,我們難道換張臉嗎?”

  這兩年,隨著大數據、AI技術的突飛猛進,指紋、聲紋、人臉識別等信息採集通道越來越多,隱私保護、網絡安全已經成了與每個人息息相關的問題,制止濫用甚至非法盜用大數據、加強網絡安全,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烏鎮峰會傳遞出鮮明信號,互聯網應用無限擴張的本性,離不開有效治理甚至“剎車”。

  今年,中央網信辦會同工信部、公安部、市場監管總局聯合開展了App違法違規收集個人信息專項治理,旨在保障國家重要數據安全和公民個人隱私。

  此外,我國先後制定出臺了《網絡安全法》《電子商務法》等法律法規,加快推動數據安全、關鍵信息基礎設施保護、個人信息保護、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等重點領域的立法進程。

  記者點評

  住了一次酒店“被會員”,個人信息安全如何守護;“深度模倣”是否會讓網絡詐騙更加精準;人臉識別等生物特徵採集越來越多,“丟臉”的風險加大,誰才是那個最讓人放心的採集人;注冊容易“注銷”難,讓互聯網“遺忘自己”為什麼這麼難……在商業發展與數據安全之間,時刻存在著兩種力量的“暗戰”:商業發展需要數據共享,但出于安全考慮又不得不拉起警戒線。如何尋找最佳的平衡點,已成為未來互聯網發展的重點課題。

  怎樣避免信息泄露?我想,一方面需要每個個體增強信息安全意識,另一方面,數據採集方需要對規則充滿敬畏。此外,政府監管要跟上,完善相關法律,保障每個人的隱私權益。

  互聯網讓所有人都同步

  在世界各地,殘疾人可能都面臨難以接近的物理環境、重要的服務及信息障礙,缺乏基本的輔助技術等等。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駐華代表處主任歐敏行

  在世界互聯網大會召開前不久,上海盲人女性獨立出國旅行的故事,在她的朋友圈裏掀起一陣不小的波瀾。靠著一根手杖,一部手機,31歲的陳思穎獨自一人,在韓國展開了一場旅行。

  “當我説打算一個人去國外旅行時,很多人都説不現實,也有人覺得盲人就不應該出門。”思穎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如果不拄著導盲杖,很少有人知道她看不見這個世界的色彩。

  16歲時,愛打扮的思穎害了青光眼,由于手術失敗,她的視力不斷下降,視野也日漸縮小,“最後像電視雪花一樣,白屏之後,再也看不見了。”

  她一度很懊喪,原本自己是學校裏走在時尚前沿的人,失明後只能跟著家人朋友去商場,衣服也只能由別人幫忙挑選。

  在沒有互聯網,沒有各種App的年代,思穎經歷了錢包被偷,買東西被騙,和盲人朋友去商場被保安拒之門外。

  “當時覺得世界真的挺黑暗的,家人、朋友都不讚成我出遠門。但是我想,如果被這些事打倒,我就永遠生活在黑暗中了。”雖然失去了視覺,聽覺和其他感官卻變得十分靈敏了。思穎靠著手機的輔助讀屏功能和各類信息無障礙App,一點一點擴張著生活的版圖。

  這次她決定挑戰自己的極限,“走出國門”。出國前她也曾擔心,肯定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溝通障礙、找不到路、怎麼付錢等等。

  但是一些常用軟件幫了她大忙。交流可以借助翻譯軟件,買東西可以刷支付寶和微信,出門可以用地圖導航,路遠了還能用打車App……

  回到旅館,每天她還會用藍牙鍵盤和手機錄音,記錄下自己在韓國旅行的見聞。把編輯好的文字和有聲讀物,發布到個人公眾號上,和網友分享自己的旅程。

  “互聯網縮小了我和陌生人之間的距離,讓我和正常人一樣同步了。”有了互聯網和輔助視障人士的軟件,思穎又能像16歲前那樣,親自挑選喜歡的衣服和化粧品,做一個時尚達人。

  對思穎來説,互聯網和各類科技已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她坦言,除了看不見,她現在的生活與常人無異。她能用文字和朋友微信聊天,上淘寶網購,還能網上叫外賣、打車。

  現在她不僅定期制作發布有聲讀物,把自己的故事發布到公眾號上,還計劃借助互聯網創業,自力更生。

  記者點評

  從信息無障礙軟件、網絡慈善指尖籌款,到推動鄉村振興的“互聯網+鄉村”移動工作平臺,數字技術的發展,不僅能讓弱勢群體受益,也有助于縮小城鄉、區域之間的發展差距。

  在中國,像思穎這樣的弱勢人群還有很多,是技術給了他們探索世界的勇氣和可能。

  不可忽視的是,一些弱勢群體也可能被技術發展潮流拒之門外,如老人因為不會手機預約不到車;鄉村和偏遠地區仍缺少信息基礎設施……

  讓科技普惠大眾、推動社會發展,國內科技企業紛紛提出數字包容、科技向善的口號。如何用科技為善,不讓一個人掉隊,是未來各方需要進一步探討的。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多彩秋色“繪”泉城
多彩秋色“繪”泉城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16362